【羊水宴 (孕妇)】(07)【作者:sa080691】
字数:3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羊水宴进行到此,两个孕妇都已经破水,进入了宫缩无间断的产程。玄子躺在舞台中央喘息着储备体力,从阴部汩汩流出的羊水在舞台中间汇集成一大摊水渍。

  怡君则被人粗暴地从钢管上解下束缚,抓着双手直接拖到舞台的中央。
  怡君痛苦尖叫着大哭,双脚无意识地挣扎着乱踢,身体却像条破抹布似地摊在地上向后拖行。

  怡君的羊水在地面上擦出一条水痕,而挣扎的双腿挤压着更多的羊水一阵一阵地洒出,将地上的羊水痕点缀出好几摊大小不均的不规则水渍。

  玄子和怡君双双躺好在舞台中央,湿漉漉的阴户正对着观众,随着呼吸的频率一开一合的两个小穴令全场男人屏息。

  玄子已经调整好了呼吸准备开始用力,而怡君才刚要从惊恐里回复理智。玄子在用力之前不忘检视一下子宫口打开的程度,侧躺着用左手抬起了左大腿,右手绕过鼓胀的大肚子探到了胯下。在临盆的状态下一般孕妇的身体很难做到玄子这样姿势,幸亏玄子是个熟练的舞者,身体柔软度不下於瑜珈老师,在临盆的痛苦里仍能维持着柔软。

  不过这动作对玄子仍然有点吃力,手指在阴道浅处停留了几十秒,直到羊水禁湿了整个手掌,才一个用力探将手指插入阴道的深处。手指进入阴道的时候,敏感的阴道在手指的摩擦下令玄子一阵寒颤。

  这是自慰的快感,但玄子现在的身体无暇感觉愉悦,只能颤抖着哀亨。玄子探索着自己子宫口的画面,在台下观众眼里却像是欲求不满的自慰。

  男人们看着一个临产破水的孕妇在舞台上公然自慰,有人激动地吹起口哨,也有人索性就在台下打起手枪。

  「唔…痛痛痛…这,已经开了八指,就快了…」

  玄子知道了自己的产程,手指迅速抽离了阴道,暗暗算着时间准备开始用力。手指离开阴道的同时一波羊水随之喷溅在观众席上,有几个幸运的观众则是直接透过玄子的阴道口直接看见了深处大开的子宫口。

  玄子闭上眼整理好思绪,双手抱着肚子准备开始用力,这时却突然一阵激烈的痛感,有异物粗暴地闯入了产道!

  玄子睁眼一看,竟然是工作人员直接拿着双头龙假阳具直接插进了玄子的产道。这一下抖变横生,被假阳具直接顶到了柔软而敏感的子宫口,痛得玄子青筋暴露,目眥欲裂。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啊啊不要啊啊……」

  平日冷静睿智的玄子竟放声尖叫,在舞台的中央抛开了一切的矜持痛苦地惨叫。而台下的观众反之,则是前所未有的高潮欢呼。

  「玄子小姐,这是今天羊水宴的最后一项服务,请您务必要忍耐」

  「呜…好痛…这是干甚么,你要我怎么做…」

  「玄子小姐,今晚的羊水宴企划,就是这跟双头龙阳具。现在听好了,这跟双头龙阳具一半插在你的产道,另一半要进入怡君的产道。

  你们两个要同时插着双头龙进行分娩,谁先生出孩子,就是今晚的赢家。赢的人获得两倍的收入,输的人今晚甚么也没有,标准的WinnerTakesAll!!!「

  工作人员的解说铿锵有力,全场宾客在句尾同时爆发喝采。而玄子脸色铁青,这是她在羊水宴的丰富资历里未曾听到的疯狂企划。竟然要一边分娩一边把假阳具硬生生推出产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办得到!?

  「玄子小姐,请您不要犹豫,马上开始吧。医生会随时评估你们的产程,必要时会喊停的。现在请你专心做好该做的服务。你再不把双头龙插进怡君的产道,让她生出来了就算你输。去吧」

  观众的欢呼声已经盖过了舞台上沉重的喘息声,玄子知道已经无法回头了。
  挺着发痠的腰站了起来,此时玄子的脚已经难以合垄,被堵塞的阴道令羊水流出减缓。而假阳具另一头暴露在外,使玄子看起来就像长了一根阴茎一般。
  玄子艰难地走向怡君,看着怡君恐惧铁青的脸色,还有她慌乱地尝试摀住自己的产道的姿势,玄子停顿了好几秒,难以下定这决心。观众可等不下去,一群人大声鼓譟着

  「强奸她!强奸她!」

  「插进去啊!不然老子去插了你」

  「第一次长老二不知道怎么用吗,快插啊!」

  欢呼声渐渐成了嘘声,玄子看怡君的产道已渐渐打开,知道不能再等了。深深吸了一口气,玄子对怡君轻声道歉了一声,然后突然撑开怡君的大腿,直挺挺地将假阳具插入了怡君。

  这一下突刺,怡君痛得大叫,而玄子自己也忍不住痛苦叫出声来。此时是玄子必须主动插入怡君,需要使上腰力才能将阳具挺进,对於宫缩到极致的玄子来说绝对不是轻松的事。

  而且怡君的产道虽有羊水润滑,但在强烈的抵抗下,阳具只能一点一点缓缓地插入。

  每一次多插入一点,玄子自己也感觉子宫口被假阳具的龟头顶到更深处,表面上是玄子强奸着怡君,可是怡君所受的痛苦玄子同样照单全收,而且比怡君更加折磨。

  「呜…为什么…不是说…好痛痛痛,不是说好了彼此不犯吗…怎么会…唔喔喔好痛!」

  怡君痛到失了判断力,只对着玄子不断求饶。可是玄子此时也同样痛苦,紧咬着牙关忍耐,在一阵阵的疼痛里仍强力地挺腰。初产的怡君的产道紧缩,加上抵抗的意识,玄子尝试把假阳具顶到怡君子宫口极为困难。

  一次一次的尝试突刺,两个临产的阴道被挤出一波一波的羊水,变成了以羊水代替淫水的交合场景。

  每一次玄子挺腰,就有更多羊水喷出,喷在彼此的身体和孕肚上。两人全身大汗,乳头垂流着乳汁,又被羊水喷溅了满身,完全湿漉漉的两个临产孕妇就在舞台上以假阳具性交着。

  随着阵痛发出的呻吟听起来就像交合的淫叫,两个巨大孕肚的下缘不时地碰撞,两对胀奶的巨乳分别甩着乳渍的轨迹。

  台下男人的欢呼声渐止,各自屏息着享受这难得一见的临产孕妇交欢,聆听着两人既痛苦又愉悦的喘息声。

  空气里瀰漫着香汗、乳香、和羊水的腥骚,这场让观众无比沉醉的羊水宴是个疯狂的计画,也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天国。

  经过好一阵子的努力突刺,玄子终於感觉到怡君产道内的明确阻力,终於顶到怡君的子宫口了。玄子自己的子宫口也几乎被假阳具的龟头贯穿,在阵痛里还要使力挺腰,玄子的体力已经几乎被磨光了。

  此时两人的肚子紧紧挤压在一起,阴部几乎没有间隔地顶着,只残留着一小截双头龙连接在两人的阴道之间。

  子宫收缩的同时,双头龙都被挤出一点点往对面的产道里推,然后在对面的强烈宫缩之下又被推回来,形成了很微妙、但痛苦极大的拉锯战。

  玄子感觉自己的宫缩被假阳具阻挡,知道龟头已经穿过了子宫口,自己是成了被假阳具强奸着子宫的局势。但转念一想,玄子是经产妇,子宫口柔软易开,加速打开子宫口是自己产程的优势。

  虽然很痛,玄子还是决定开始轻轻旋转扭起腰身,让子宫口被假阳具扩张得大一点,有利於自己分娩占优势。

  相对来说怡君是初产妇,子宫口开得缓慢,在这样插着双头龙的磨镜姿势未必能顺利打开子宫口,反而是子宫口被假阳具戳得痛彻心扉。

  扭腰的同时羊水噗滋噗滋的声响加剧了彼此的呻吟,两人的阴蒂也在过程里多次的碰撞,一阵阵波浪状的快感轮番袭击着玄子和怡君,两人的呻吟也不时地参杂淫靡的娇喘声。

  果不其然,玄子的子宫口被假阳具给扩张得极大,子宫口已经全开了,胎头已经准备进入产道。但玄子的优势也仅仅到此为止。玄子靠着药物称到44周的迟产极限,胎头已经十分巨大,要让这巨大胎头穿越产道是另一个阶段的难题。
  怡君虽是初产子宫口开得慢,但是胎头大小正常,一旦子宫口全开,胎儿穿越产道的速度远远快过玄子。

  玄子要把握分娩的优势只有在怡君子宫口全开以前尽可能用力了。玄子的呻吟里少了刚才志在必得的自信,巨大胎头在产道里寸步难行,即使自己努力挤压子宫,也只让产程进展少许。

  玄子开始有点慌了,扭腰的同时用尽了下半身全部的力量,羊水的滋润也渐渐抵不过胎头挤压产道的痛苦,用力到极致的呻吟成了忍不住的啜泣。

  多年以来的羊水宴经验,这是玄子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如果来不及娩出胎头,反被怡君推回双头龙的话,那痛苦已经不是玄子可以想像的了……

  怡君这边也好不到哪去,子宫口开得缓慢、但龟头已经侵入了子宫,现在被玄子推出的双头龙已经深入怡君的子宫。子宫收缩得猛烈,但怡君渐渐恢复了一点点理智,在多次的痛苦袭击下也看清了局势。她知道玄子的焦虑,玄子此刻猛烈的攻势马上就要后继无力。

  怡君渐渐停止了哭叫,感受到自己的子宫口也渐渐打开。虽然很痛苦,但是产程的确有进展。怡君深深吸了几口气,等玄子这一波进攻乏力了,就是怡君反击的时刻…

  虽然刚刚被折磨得很惨,可是怡君准备好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