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追夫记】(第三集)(番外十二)【作者:肥肥的小草】
字数:105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章角色扮演之狼女与交配(番外)

  他背着背包,脚踩登上鞋,握着木棍的手有着被树枝、荆棘割破的伤痕,身上也有着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丛林里只有他一人,抬眼望去都是无生命的植物。从小就喜欢探险,城市里的钢筋水泥带来的压抑似乎只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才能得到释放。他闭眼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睁开眼走了两步,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狼女似乎只有在古代或小说里才能看到,他没想到此次雨林探险竟然也碰到了一个。草丛中躺着一匹野狼,站在这麽远的地他都能闻到一股腥臭味,那匹狼一定死去很久了。可是它的身边却坐着一个女孩,要不是女孩的肌肤,他真以为那是一个印第安人。女孩口中发出的细小的如野兽般的低吟声让他下意识的靠近她。落叶被踩踏的声音,使得女孩机警的回过了头。她有着纯真无比的眼神,可是当他靠近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却迸发出很大的怒火,双手护着身旁的野狼,仿佛怕他伤害它一般。她的眼在那刻竟真如狼般凶狠。

  见他没有伤害之意,她靠在了狼的身上,红肿的眼睛,那是没有任何生机的绝望。涌上来的那股心疼,让他伸出手抚上了她的发。她尖叫着,手指在他的手腕上拉出了一道道的血痕。甚至张开小口咬向了他的脸,涌上来的血气的味道才让她停止了撕咬。她仿佛闻到了美味无比的食物,鲜血的腥甜,让她饥渴的对着他的脸舔了起来,她的肚子里也配合的发出了叽咕声。

  他从自己的旅行袋里拿出了干粮,小女孩吼叫了一声,从他手中将新奇的东西抢了过去,用小手抓着仔细研究了下,并用鼻子闻着,然後立马扔到了地上。哼,不是好吃的东西,她看着他流着血的脸,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那个和她长的相似的东西好像好好吃的样子。

  他又转而拿出了一个真空包装的鸡腿,替她撕去了包装袋。仿佛闻到了肉的香味,她的手把鸡腿一把夺了过来。鼻子对着鸡腿嗅闻着,然後狼吞虎咽的啃吃,甚至连骨头都嚼了进去。吃饱了她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後爬到了他的身旁,讨好的看着他,她的动作恍如一个初生的婴儿般,他对她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怜惜,看着幽深冷清的丛林,他怎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深山老林里。

  他把她带入了都市,她害怕都市里的一切可是好像又对着那些很感兴趣,而他就如一个父亲,耐心的教导着她,从语言、穿着、生活习惯…一点点的教着她。
  以前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的狼妈妈,很多她不懂,但又下意识的明白,她与狼妈妈是不一样的。狼妈妈满身的皮毛,在冬天都不会冷,可是她没有。她也知道自己和林子里的很多动物都不一样,她不会飞,也没有尖利的爪子,就连叫声也没有那雄浑的感觉。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什麽,直到那日遇到了他,当他抱着她的时候,她竟然不想对着他的大动脉咬下去,她知道怎样能使一个小动物失去生命,虽然她的牙齿没有狼妈妈的厉害。

  「小凡,你怎麽又把衣服给脱了!」虽然她被带进人类的社会已经好些年了,原先的女孩也长大成了小女人,可是在丛林里生活了这麽多年,使她至今仍改不了很多习惯。

  他说脱还是好听一点的,除了冬天,她比较乖乖的把衣服给穿上,别的时候让她穿衣服那是要费好大的劲,在夏天就别提了,那是根本穿不住一件衣服。而且说服她穿衣服,小丫头还用受了委屈的可怜眼神看他,搞的他都觉得对她犯了很大的罪过一般。

  别墅里只有他俩,小丫头也不愿意出门,可他毕竟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整日里有一个拥有傲人身材却懵懂无知的女人在他面前晃,他能不心动充血吗?可是让他对着一个智商还很小的孩子下口又有点不忍心,而且不得不说,她发育的很好。胸如两个饱满的桃一般,颜色粉嫩嫩的,仿佛只要一个用力就弄从表皮挤出汁液来,那定鲜滑可口。她甚至连内裤都穿不住,黑色绒毛下的幽谭美穴里定更加的嫩粉。她特依赖他,看到他回家总是热情的扑到他的身上,仿佛在等待他的安抚一般,他怎可能没有淫邪的思想,可是也总不能时时刻刻的对她发情吧。後来他发现她竟然喜欢豹纹虎皮色的衣服,现在家里的衣服几乎一概都是这种颜色。那款式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却使她充满了野性却需要也能够被驯服的野味,他看着那样的她,要费上好大的劲才能压下将她扑倒的欲念。

  「热!」她很热的,他只说有人的时候不能这麽穿,可是家里又没有人:「小爸爸…热…」

  是啊,还有一个令他下不了口的原因就是他家丫头喊他小爸爸,感觉就是一个女儿似的,虽然脑子里对她有着无尽的想法,豆腐也吃了不少,可是真想时,总感觉乱伦了。

  几年前他带她出去,恰逢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而他就像牵着他家的大闺女。小女娃喊爸爸、妈妈,没想到丫头竟记住了,她还是能区分爸爸和妈妈的不同的,回去後整日里的拉着他喊爸爸,他让她唤哥哥也不听,实在不行,他就在前面加了个小字,让她喊小爸爸。

  「小凡,乖,把衣服穿上,今天有位姐姐来家里吃饭!」他从小的玩伴嫁去国外多年,这些日子回国探亲一下,他得好好招待一下。

  她看着餐桌对面的女人很不高兴,仿佛她的地盘被别的动物给侵占了。而且小爸爸刚才还抱那个女人了,那个身上好香好香的女人。她知道那个女人很漂亮,可是小爸爸怎麽能抱别人呢,小爸爸是她一个人的。吃饭时,小爸爸和那个女人有好多好多话说,而且很多自己都听不懂,她知道他们的对话很多都是英语,但她只会最浅白的,她觉得自己被他们俩隔绝在外了,那里有着她不懂也到达不了的地方。

  小爸爸会不会不要她了?不要,不要这样。她不要离开,不要回到以前只有她一个人的丛林里去。

  焦心的她实在憋的心里难受,好在她在这里也有一个好朋友,而且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好朋友。她现在认识很多字呢,竟能和好朋友在网上聊天,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厉害了,可是一想到小爸爸和外面那个还留在她家的女人聊着天,她的心里就好不舒服,她要跟自己的好朋友聊聊,而且她的好朋友知道自己和小爸爸的故事呢。

  「呜呜…今天有个母的来家里吃饭,吃了很多肉肉!都是小凡最喜欢吃的,而且小爸爸和她说了好多话。小凡心里难受,好难受,酸酸的。」她真的觉得心里好难受,眼睛对着门看了一下,刚才小爸爸都叫她回房自己玩呢,可是平时都是小爸爸陪她玩的。

  「那是你喜欢你的小爸爸,而且他也不是你的亲爸爸。你那是到了要交配的时候,你得找个公的和你交配一下。」

  「交配?」她知道交配这个词语,她喜欢看动物世界,小爸爸也给她买了很多和动物有关的碟片资料。小爸爸平时都很疼她的,可是今天却把一个人放在房间,都是那个母的不好!

        第02章角色扮演之狼女与交配2(番外)

  她从录像带里听到人解释过(现在是她的自行理解):那母的站在地上,或者趴在地上,公的前腿抬的高高的,骑在母的身上,把它腿间的东西塞到母的小洞洞里去,然後身子一直抖一直抖,这就是交配。

  她知道公、母,自己是母的,而小爸爸就是公的。那小爸爸今天带了一个母的回来,是不是要跟她交配,而且交配了还会生出一个小娃娃。

  「那小爸爸是不是要跟别的母的交配?」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她就难过,而且她好像看到了小爸爸如动物世界里的动物那般骑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上,不要,她不要。

  「小凡啊,人都要交配的啊!你家小爸爸也是!」

  「可不可以不要啊?」她不要小爸爸和别的女人交配。

  「那你和你小爸爸交配不就行了?你不是母的吗?而且你也到了交配的年龄了!」

  对哦,她可以和小爸爸交配呢,才不要小爸爸去骑别的女人,只要小爸爸骑她。可是她有看过电视里的,却不知道具体怎麽交配。

  「那怎麽交配呢?」她不耻下问,想到与小爸爸的交配竟觉得好兴奋,而且还有点紧张。

  「嗯…这一时半会还解释不清。今天我要出去,明天给你找些材料。就是一句话,你把下身脱的光光的,然後你小爸爸也要脱的光光的,你到他腿间去找一根硬邦邦的棒子,然後塞到你尿尿的地方,只要你塞进去了,你小爸爸肯定就知道怎麽做了。」

  「哦…那我待会和小爸爸去交配了!」她竟觉得一刻都等不了,仿佛现在就想他的大棒子塞到她尿尿的地方,而且那里好像有点疼,可是小爸爸的棒子都没有塞呢!

  ……

  他看着今天没有闹腾就进去洗澡的女孩,心里还很诧异的,咋这麽好说话的,第一次带她回到家,想让她洗个澡,可闹腾了。那叫的,好像要被宰了似的。他後来虽跟她讲了好多道理,但还就是不喜欢洗澡。今天真听话。

  哼…那个母的身上香香的,她今天也要洗的香香的,这样他就会跟自己交配,而且还能生下小娃娃。她的手特意去碰触自己尿尿的地方,待会就让他的大东西塞进这里去,然後他就会趴在自己身上抖啊抖。

  「唔唔…」小手的碰触,让她的小嘴里吹着泡泡的呻吟出声。

  他看着浴室的门开了,看着她走了出来,可是他的目光却再也移不开,丫头竟然又什麽都没穿,在水里泡过後,浑身显的更加的水嫩。她身上的水珠都没有擦,甚至还在往外冒着热气,胸前两团浑圆随着她的疾走竟颤动着,腿间绒毛下的幽深更是令人浮想联翩,而且丫头今天竟然洗头了,如墨的发丝垂着水珠。在他眼中她是懵懂可爱如精灵般的存在,可是此刻也能套上性感妖冶这些词语。
  「小凡,把睡袍穿了?」他几乎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一句话,口中唾液不断分泌,而腿间巨物也蹭蹭的翘了起来。

  每晚搂着小身子睡,而她还老不安分,甚至还喜欢他给她挠痒痒,完全跟小猫似的,把她挠舒服了,就趴在床上哼哼的直叫唤。每日里他都觉得自己的意志力不断在瓦解,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变成一头狼的,因为他身边就睡了一头诱人的小母狼。

  「热,不穿!」她的讲话一向简洁。

  「那乖乖坐好了。我帮你把头发给吹干了。」他的手拿起毛巾毯,丫头挺倔的,除非她乐意了,否则还真不能勉强。

  「嗯…」她立马乖乖的坐好,最喜欢吹头发了,小爸爸摸的自己好舒服。
  毛巾毯裹到了她的身上,还没捂紧,丫头就一下子用爪子扯了开去。而且还从小鼻头不满的哼哼着。他宠溺的看着她,把毛巾毯罩到了她的身上,一手拿着电吹风,一手梳理着她的头发,静谧与温馨在两人中流淌。在他眼中她是一个女人,可是他对待她却更像宠一个小孩那般。

  眼睛不得不被镜中的她吸引,那如黑宝石般闪耀的眼睛,那是夺人魂魄的;那泛着水光的嫩唇儿嘟起,好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毛巾毯虽然罩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却只遮住了美好身子的凤毛麟角。她憨态可掬,眼睛里还保留着那份如动物般的纯净。

  「小爸爸…」她扭过了身子,转身面对着他,仰起小脸:「小爸爸…」
  她又娇滴滴的唤了他一声,眼睛里有着对他的全然信任,就如一个几岁的小女孩一般。

  他的手抚着她的发,他的动作让她靠到了他的腰上,双手将他搂的紧紧的。她才不要他找别的母的呢。仿佛母兽一般,对於出现在她周围的其余同性别的动物有着自主的排外思想。她也不要他和别的母的交配,而她也不愿和别的男的交配,她只想和他交配呢。

  「小爸爸,我们交配吧!」

  甜甜诺诺的声音从他的腰间传来,他的人被雷劈了,就连他抚着她发的手也僵住了,丫头刚才说啥,他没听错吧。

  仿佛怕他没听见一般,她的小脸从他的腰上抬了起来,两眼亮汪汪的看着他:「我们交配吧!小爸爸和小凡交配吧!」

  他被劈的不轻,只能呆呆傻傻的看着搂在他腰间的女孩。交配?他没听错吧,难道他产生幻觉了,只因最近对她的欲念越来越深,越觉难以把持的住。

  「交配吧,我们交配吧!」她有点急了,开始推着他,见他只是盯着她看,仿佛她没说似的。她本来就没有也不会去顾虑的想很多。她的双手放开了他,扭身走到了床前。他的眼珠仿佛已经黏到了她的身上,看着那纤细的美背、翘挺的臀部、扭过来的秀丽容颜。

  他看着她手脚并用的爬到床上,手脚撑着,摇着她的小屁屁,还回过头来勾勾的看着他:「小爸爸,我们来交配吧!」

  他觉得此刻的他就是一头兽,哪怕不是也有被兽附身。他的手握紧成拳,双腿已不受他控制,向床边走去。他站在她的身後,眼睛触目可及的就是白嫩与鲜滑,诱人与想望。臀瓣由於她跪撑的姿势,向两侧分开着,隐约可见那开口的花户,里面粉极了,如荔枝肉一般的感觉,感觉他的手指碰上去,上面那层表皮能立马碎了,流出甜美的汁水。

  小丫头急了,屁屁大幅度的摇着。他是不是不想和自己交配啊,而是想和今天那个漂亮的母的交配?她的一只撑在床上的小手抬了起来,摸上自己的臀部,直接摁进了花谷里,揉着花户里的嫩唇,小嘴委屈的呢喃:「和小凡交配嘛!交配嘛!用大棒子插到小凡尿尿的地方,和小凡交配嘛!来嘛,来嘛!」

  她的手指揉着她口中尿尿的地方,小嘴哼哼着摇着屁屁。这幅场景简直淫靡到了极致。

  他嘴中发出狼吼般的声音,窸窸窣窣的一阵动作,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

  「来嘛,来嘛!」她的眼看着他腿间的大东西,仿佛看到他把那东西塞到了她的腿心了,骑在她的身上抖着身子。可是那东西好粗,腿心里有点疼而且有点发胀,不过还是很想和他交配,这样就能永远和他在一起了。她的眼向後看着,如泛着狼光一般,小嘴里蠕动着,仿佛是在配合那分开的腿心里的小骚嘴的蠕唆,那摇动的小屁屁时不时对着他的腿心的方向顶上两下,仿佛想让他快点,快点去操她,快点去和她交配。

        第03章角色扮演之狼女与交配3(番外)

  他的手掌碰上她的臀,那一瞬间就让他激动的想嚎叫。没想到丫头急了,那是把臀部紧紧的贴着他的腹部扭,甚至还主动的扭着臀把她脆弱的腿心摁到了他的手心,腿心里似乎感应到了女孩的骚动,潮嗒嗒的。

  手指忍不住掐着她的臀肉,看着白嫩的肌肤上摁上他的指印,他的心里变态的想要大力击打,听着从她小嘴里发出的呼疼声,竟觉得那滋味也别样的美好。
  她的眼睛里面迸发出来的是喜悦,他回应她了呢,他肯定也想和自己交配的。小屁屁摇的更起劲了:「快点,快点!」

  他既然来了,那就快点嘛!想到两人那般亲密的连在一起,她突然脸红心跳,可是却没有动摇她的任何决心。

  私花在他的眼前转着,而花户里的小嫩嘴也馋极了的蠕动,他的指被蛊惑着伸出,滑向她的穴口。

  「不要,不要手指!要那东西!」她很急,她才不要和他的手指交配,要和他腿间的大东西,要那大东西插进来。

  「小凡,用手指摸摸,待会再插进去,不然要疼的!」她的小穴还那样的稚嫩,一根手指塞进去估计都把她难受的够呛,别说比手指不知道粗上几圈的肉茎。虽然迫不及待的想埋到她的体内,可是意志告诉他不能把她弄伤了。

  可是她却不是这麽理解的,她觉得他想要反悔,想要拖延:「不疼,不疼!…」她的身子跪了起来,挪动着身子让她的臀部之间靠上了腿间的巨物:「好烫!」
  他的肉茎靠着她的臀部,仿佛一根被烧的紫红的烙铁,可那温度却使她想与他交配的心情更加的急迫:「要吃这个,不要手指!」

  为了表示她的想法,她压下臀部,那翘着抵着她花户的肉棒也被她的身体给带动的低下了头,小手从身後扭着握到那根欲物,直接抵上穴口:「要这个,要插在这里。」她的双腿向後挪,手又继续撑到了床上。而他肉茎的顶端却带有占有欲的贴上了她的腿心,肉茎已经插开了小肉唇,滴水的马眼已经抵进了穴口,她的屁屁往後一动。

  「啊…」伴随着一声媚声吟叫,在噗嗤声中大圆头已经插开肉唇,挤进了穴口。穴口被肉茎的圆头箍的泛起了透明水光。里面的内壁还紧紧的合拢贴着,穴口感受到外物的进入也在不适的往外推挤。

  「唔唔…」那要涨裂开来的感觉让她的呻吟里带上了喘息。可是他怎麽不动呢,身子怎麽也不抖呢!她的腰下塌,屁屁撅的更高了,她的动作使小穴仿佛也被赋予了生命,仿佛一张张开的小嘴,那抵开小嘴的肉茎还有很大很长的一截在外面。小屁屁摇着往後含,想把他的肉棒含进去,可是穴里太紧了,紧的她小幅度的动作都不能吃进他的欲物,而且那慢动作还放大着她的疼楚。双手撑紧床面,小屁屁往後一送,含着肉茎的穴口不得不张的开开的把热物吃进去了一半。
  「啊…疼…」她的身子僵在了一处,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小穴紧的厉害,他也觉得被她的嫩穴咬的好疼。可是这样不上不下也不是回事,丫头刚才都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就吃进去了半根。他一个用力挺腰,穴壁被圆头撑开,肉茎捅进了小穴一插到底。

  「疼…疼…」她的身子僵住了,没想到交配好疼!她得咬紧牙,他都插进来了,她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然後他就会只有她一个母的,再也不会去看其他人。

  小穴里好像遍布着小嘴,把他的肉茎咬的牢牢的,甚至还有意识的往里咂弄。可是都没做前戏,她的穴里生涩的紧。他怎麽忍心对着这幅娇嫩的身子一逞汹涌澎湃的兽欲呢。他的手从她的腰部饶过,一手摸着她的腹部,甚至能感觉到那顶上小肚子的大圆头,而另一只手绕到穴口,轻揉着那羞涩的花蒂。

  「嗯嗯嗯…」伴随着他的指腹揉捏着的节奏,她的小嘴里配合的直哼哼。
  「呀…」紧穴在手指的揉摸、肉茎的转动安抚下变的松泛了一点,穴壁里也粘上了滑液。他的手指一摁,小身子立马抖着在那里浪啼。

  「唔唔…」他没抖,可她却在那里抖了,而且还流水水了,但是好像不是尿尿,怪怪的,流水水了。不要,应该是他抖的。肯定是她开始怕疼,所以两人的动作才反过来的,可是现在没那麽疼了,虽然还很涨。从疼痛中缓过来的她又摇起了臀部,绕着那根插在她穴里的肉棒转起了圈,这左一圈右一圈的节奏,让穴里分泌的花液越来越多,她也越来越舒服。甚至已经恋上了被他插在穴里的感觉。肉棒觉得在穴里越来越畅快,而且越来越活动的开。小屁屁还时不时往外滑弄着吃上两口。这股天然的清纯骚劲,让他的眼睛通红。

  「小凡,喜欢吗?」喜欢自己霸道着占有她的感觉吗?而他喜欢,甚至也在梦里对着这副诱人之极的身子垂涎了好久。每晚的抱着几近赤裸的身子,他不做春梦才怪。而且他家丫头的睡姿也奇怪,喜欢趴着睡,甚至连她的两条腿都缩了起来。见她这般睡着不舒服,他纠正了几次,没想到丫头索性就这般趴到了他的身上,这不是对他的考验吗。他的双手一来就能碰到那撅在那的小屁屁,甚至因为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和碰到她的肌肤而翘起来的欲根都要抵到了她的腿心里。
  「嗯…」她喜欢吗?刚开始只是迫不及待的想和他交配,也没有顾虑到那麽多,插进去的那会有点疼,现在却舒服,而且听着那叽咕叽咕的声音,她突然有点害羞了:「喜欢…」

  但诚实一向是她最大的优点况且她也不会对他说谎。

  真的有舒服,喜欢这种感觉,她的臀向後送着,想要吞吃套弄那根巨物。她那骚浪的馋劲实在让他心痒难耐。他的手握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被小穴吮弄的肉棒狠狠的一插,顶的那往後吞吃的穴儿哆嗦的抽泣。

  「啊…」那麽沈重的一下,让她的身子又僵硬的挺在那。可是他却剧烈的动作了起来,卖力的挺动,将肉茎实打实的往穴里插。双手固定着她的腰肢,阻止着她受不了那强烈刺激而想要逃身子。「噗嗤噗嗤…」的水声响起,点点星星的汁水被肉茎强悍的从穴里插的飞溅。

  她仰着头的浪吟,时不时的扭头看着他,可是她的那股骚浪劲,却让他更加的没有自制力,每夜里抱着那副诱人的小身子,他已经囤积了太多的渴念,甚至怀疑再忍耐下去,某一天他真的会爆精而亡,而今天终於能让他肆意宣泄,就如打了那兴奋剂一般,而她才是能解他的药。

  又快又猛的深捣,啪啪啪的肉体拍打的声音更加加深了他的欲念。

  「唔唔…要撞死了…要交配…」虽然动物交配时,母的也有叫,可是她却叫的好大声,而且和她平时的声音还不一样,好像动物发情一般。对哦,母的只有发情了才会找公的交配的呢!

  而他现在是一阵阵快速的插她,好像要被他插破一样,虽然插的让她爽透透了。可是他并没有像她想象中公的那般骑在她的身上,嘶叫的一抖一抖的。可是她现在发情了呢,就像叫春一般,她要跟他交配了,这样还能生下小宝宝呢:「啊…要交配,交配!」

        第04章角色扮演之狼女与交配4(番外)

  那副求着他上的骚劲,可是却纯真的不知道他此般的动作正是她口中的交配,那如精灵又如狼女的感觉在她身上融合。

  「小乖,这就是交配呢!这就是人类的交配!用那大棒子插的小凡下面的小骚嘴流水,干的小凡在那里浪叫!记住了,这就是人类的交配,但是小凡只能对我这麽撅着屁屁给操哦!记住了吗?」她的妖艳只能在他的面前绽放,她的骚浪也只能在他面前展现。

  「嗯,嗯…哦…」力道足足的,插的她想直接摇着屁屁在肉棒上抖:「嗯,一个人的,只和小爸爸一个人交配。也不能找别的女的哦,只能和小凡一起!」她已经尝到了那被肉棒操弄的销魂蚀骨的感觉,仿佛上瘾了一般,他动作停顿一下,她就如犯了瘾,自己压腰向後一下一下的主动套弄着那肉茎。

  「小骚货,小浪女…」他被她弄的舒服透了,那小骚嘴咬的肉棒紧紧的,一口一口的吞咽,叽咕叽咕的水声从穴口发出。握着她的双腿,把花户往他的肉茎上拉,这可比她自己吃爽多了。而且偶尔配上他挺腰撞上去的动作,一下下让她爽透了。

  「啊…要破了…要把小凡顶破了…」他的肉棒对着自己的嫩穴就这麽冲了下去,真怕从她的肚子里穿出来。原来并不仅仅是她想的那般抖着身子就行。
  她的话语没有使他的动作变轻,仿佛插的更猛、捣的更凶,配合着他的手拉着翘臀向後的动作,每一下的插入都是紮实的:「小凡,不是自己把大肉棒喂到小骚嘴里的吗?知道你馋,不过我是舍不得把我家小凡给捅破的,只会给你舒服。舒服…」

  一泼一波的花液从花宫里被肉棒捣出,滋润着肉茎,圆头涨缩着,拉出穴口的一瞬间肉茎竟感觉到穴里穴外的天壤之别,好享受被穴里的嫩肉团团包围的压迫之感,才抽出的肉茎又重重的顶了进去。小身子发颤的抖着,手再也撑不住。她翘着臀趴到了床上,一副给他操的骚样。她浑身的气力好像都被抽尽,只能翘着屁屁等着他干。

  穴里被捣的酥透的小嘴裂开了一道口子,肉茎毫无一点怜惜的对着那张嫩嘴儿重击,甩动的软袋只觉就要喷发。嫩嘴张开了口子,包住了大肉棒的圆脑袋,可是那大圆头竟然不满足的对着那包着它的宫口又往里塞着。

  「啊…」她在床上扭着屁屁,却可怜兮兮的被他握着大腿,卡的牢牢的,想逃都逃不开。淫水被插的从急剧收拢的小穴里对着肉茎浇上,那热腾腾的汁液一淋,大肉棒也冲动到了极致。将圆头又狠狠的插进子宫,抵着子宫壁上的嫩肉,一大股一大股的精液打在其上。烫的小身子如触电一般,只能在那里浪叫的抽搐。
  他觉得从没有过的舒坦,那囤积了这麽久的精液终於射了出去,那是通体的舒畅。他的双手卡着她的臀部,把肉茎从蜜穴里拉了出来,被操成肉洞状的小穴咕咕的往外吐了几口,又闭的紧紧。真想继续,不过丫头还没缓过神呢,再给她缓缓。

  他躺到床上,把小身子搂到怀里,平复着彼此的情潮。

  「小爸爸,原来交配并不是像动物那般公的骑在母的身上抖啊抖的!」恢复点气力的小丫头那是又眨着亮晶晶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可是全身的那股慵懒劲说明她曾被男人狠狠的操干蹂躏过:「人类的交配是乒乒乓乓的把肉棒往尿尿的地方插呢。」

  他决定今晚一定要纠正她观念里的根深蒂固。他翻身从床上而下,失去温暖怀抱的她顿觉很委屈,而她一动,腿间里被他射满的精液又在往外淌了。

  他又爬到了床上,把她搂到他的怀里,一只手摸到她的腿心,满手的黏滑,让他心痒难耐:「都流出来?是不是喝的太饱了,我来帮小凡放点出来,这样就舒服了!」

  他的手伸到她的身下,那穴缝里正往外滴滴答答挂着稠液呢,他的手指顺着湿滑剥开小穴,里面的淫水顿觉找到出口一般,噗噗的往外流,流的他的指间都是。

  电视里的喘息声响起,那暧昧的呻吟声听的人的心都热了。而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又热了起来,烧出了对他的渴望,竟想他像刚才那般对待自己。

  「小凡,看到电视里的了吗?那才是男女的交配,而且不应该叫交配哦,动物的姿势有限,而人的姿势多样。我们刚才那叫做爱,和我爱的小凡在做爱!」
  她的脑海里如海绵一般,对着涌上来的知识疯狂的吸收着。原来并不是只有她跪趴着才行,她也可以躺着,也可以骑在他的身上。

  「小爸爸…」她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眼睛里绚烂无比,当然也含着讨好。
  「小凡,不要喊小爸爸了,是老公知道吗?现在已经是你的老公了,知道吗!是老公!喊老公,我们就是一对了,永远不分开的一对!」

  不分开的一对,她喜欢这样,永永远远的不和他分开:「老公!」

  一声又媚又甜的呼唤舒软了他的心,也让他腿间的巨物再次膨胀了起来。
  「老公,我们继续学习吧!试一试他们的姿势!」仿佛要让学到的知识找到用武之地,屏幕上的男女正酣畅淋漓,她模仿着女人翘高了臀趴在床上,岔开的腿间还在往下一滴滴的挂着淫液。

  他手握腾腾热气直泛的肉茎,一个向前挺动,就着穴里充沛的淫水,把肉棒很顺利的捅了进去。电视里的呻吟声响起,仿佛要比赛一般,他们的呻吟声与电视里的人同时发出来,一阵盖过一阵,而且听到别人的呻吟,好像有被人窥视的感觉,而且别人发出来的声音也仿佛催情剂一般,将他们动情的细胞成倍的翻涨。两人都无比的投入,床上的纱幔不住的荡来荡去。

  梁暖暖觉得自己的嘴里都呼不出任何的声音了,她已经记不住他们换过多少种的姿势,此刻她正被他抱在身上,上下抛送。她的小手抚着他的脸。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李甜甜、卓云…她突然觉得她是何等的幸运,有一个把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男人疼她、爱她,她还有什麽不满足的呢!她也会好好的报答他的,用她生生世世的爱来回报他。

  何旭北今天爽啊,暖暖竟然没哭着求他别操了,还配合着他摆出平时要求好久才肯摆出来的姿势,那还不抓紧机会,因为那过了这个村,肯定就没有这个店了。

  「暖暖,老公今天把你操透透了!」他的肉棒更加奋力的往上冲撞,暖暖骚起来真是浪透了,不过还是和平时一样的美艳。

  「啊…喜欢老公…喜欢老公操!」她的小手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小舌伸进他的口中,配着他的抽插,吸紧了他的舌根。

  「那老公得更加卖力了,把我家暖暖喂的饱饱的,下面这张小嘴真是骚透了,咬的好紧,骚宝,咬的好紧哦!」托着她臀瓣的大手对着那紧致的嫩肉一掐,顿觉被咬的更爽,奋力的一顶,自家暖暖那抬颈闭眼的动作真是媚啊!

  「老公…」她好爱他!

  可是她家北北太容易顺杆而爬了,今天只不过自己松了口,他就立马色状毕露,从柜子里掏出了豹纹状的性感衣服,其实那根本算不上衣服,还要自己扮演求他交配的小狼女,他的脑子啊,不过还真佩服,她家北北虽然脑子里对着她有无数色色的想法,不过还真灵光。

  「骚宝,是不是特喜欢今天的狼女啊!老公发现我家暖暖每到这样的时候都兴奋的不得了呢!很喜欢吧!」说喜欢吧,这样他就可以说「老婆,我们下次再扮演吧!」

  她的嘴继续堵上他的,她当然知道他心里想的,小舌在他的嘴里轻刺,共谱欢爱的乐曲。不知色北北,下次会想出什麽坏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