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阴】(1.3)【作者:子不语】
字数:884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女权主义

  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夏梦就搬到了林枫的房间,她的房间则当成了画室,除此之外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林枫的心理却多了层安全感,这才是他最开心的地方。

  这天夜里,两人云雨之后,夏梦如往常一般赤裸着身子在画室里画画,她作画的题材以女性为主,画中的女主人公都表现出非常独立和最求自由的气质,虽然林枫并不懂艺术,但是他还是能看出来夏梦画的非常好。

  「过几天,我妈妈要来,如果可以我想介绍她给你认识。」林枫站在门口说道。

  林枫说完,夏梦的手忽然一抖,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可以。」

  见夏梦同意见妈妈,林枫觉得两人的关系终於又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给夏梦做好吃的,晚上云雨的时候,也格外的兴奋,每次都会让夏梦舒服的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

  这样的生活,让夏梦也有些迷恋,每天回家都会有可口的饭菜,家里的卫生和自己的衣服都交给了林枫,让她可以专心的画画或者做些喜欢的事情,这让从小到大都不依赖男人的她感到了一种家的安全感。她知道,林枫和父亲不一样,他不是一个只会让女人流泪的混蛋。

  终於到了林母来的日子,林枫专门请了假,去火车站接妈妈,可是当他在路上的时候,却收到了夏梦发的微信:我要去写生,回来的时间不确定,不能见伯母了,抱歉!

  夏梦以前也是这样,经常会突然就去某个地方写生,有时候是博物馆,有时候是一个不知名的荒山野岭,可是今天夏梦要去写生,却让林枫非常得失落,自己在夏梦心中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重要!

  「路上注意安全,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会想你的。」林枫回复道,面对夏梦,他连生气都不舍得。

  虽然在妈妈面前极力掩饰,但是林母还是看出了儿子的低落情绪,问道:「小枫,你不高兴妈妈来吗?」

  「哪有,怎么会!」

  「那你怎么摆出一副苦瓜脸来。」林母假装不高兴地说道。

  「妈,你看出来了。」

  「你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有心事怎么能满得过我。」

  「妈,夏梦不能来见你了,她公司有急事,需要她出差。」林枫扯了个慌说道。

  「没关系的,只要你能把她娶回家,妈妈有的是机会见。」

  「嗯嗯,妈我一定会把她娶回家,让她给你当儿媳妇的。」

  林母待了三天就走了,在看过夏梦的照片和画的画后,林母也表示十分的满意,嘱咐林枫要好好珍惜。

  又过了两天,夏梦才风尘仆仆地回来,林枫虽然很心疼,但他觉得自己以前太不够男人了,不能这么惯着夏梦,便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对夏梦爱答不理。
  第二天,当林枫下班回到家里,只见夏梦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衬衣堪堪遮住她的臀部,走动起来,酥胸晃荡,私处若隐若现,若是往日夏梦这么穿,他早就如饿狼扑食般冲上去了,可是今天他却强行忍住,坚决不受她的诱惑。

  第三天,夏梦则穿着紧身衣在客厅里做瑜伽,摆出各种各样性感撩人的动作,但是林枫为了重振夫纲,还是忍住了。

  第四天,林枫回家的时候却不见了夏梦的踪影,心中颇有些失落,暗暗责怪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

  想到这里,林枫又不禁暗骂自己没出息,垂头丧气的走到卫生间里洗澡。
  当他洗到一半的时候,忽听卫生间的门响了一下,扭头瞧去,只见夏梦赤着身子,迈着妖娆的步伐向他走来。

  林枫瞧得有些楞了,直到被夏梦按在墙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只见夏梦从他的下巴开始吻起,从乳头到小腹,最后半蹲下来握住他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张开樱唇将棒头轻轻地含住,用舌尖来回地挑弄。

  这是夏梦第一给他用口!

  林枫的棒头太过硕大,夏梦勉强才能吞下,她一边仰着头,睁着大眼睛妩媚地看着林枫,一边来回的吞吐棒头。

  心理上的成就感,远远超过了生理上的快感。

  顷刻间,林枫就一泄如注。

  夏梦根本没有料到,林枫会来的这么快,根本来不及躲避,被他射的嘴里脸上到处都是,差点没给呛死!

  至於夏梦这些天去了那里,林枫也不知道,他只要夏梦每次出门后,还会回来就够了。

  不过,这次夏梦出门收穫很大,她完成了一幅油画作品,画中的背景是《圣经》中的伊甸园,画中夏娃赤裸着身体依靠在一只雄狮的背上,她的面前站着一位来自天堂的天使,面对天使夏娃眼中没有丝毫恭敬的神色,反而流露出对天使完美肉体的欲望,夏梦把这幅画命名为《夏娃的伊甸》。

  虽然,夏梦依旧是那么的独立,追求自由,但是林枫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她心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今年的十一月天猫的双十一没有独霸新闻的头条,因为有一个突发事件,引发的强烈的舆论关注。

  事情是这样的,在北京的某个酒吧里,五位未成年的男孩子酒后轮奸了一个同样未成年的失足少女小丽(化名小丽)。

  因为酒吧的监控没有拍摄到案发的经过,所以案情变得十分複杂,五位少年一口咬定他们没有强奸,而是嫖娼,他们向失足少女付钱了,失足少女属於诬告。
  而失足少女的供诉则是,她没有同意和他们发生关系,是他们强行与自己发生了性关系。

  由於双发当事人身份的敏感性,又缺乏证明案情的关键证据,网络上的吃瓜群众也都吵翻了天,但是主要分成了两派观点:一派观点认为失足少女诬告,想要敲诈钱财,甚至有很多网友认为,就算是轮奸又怎样,反正那女孩就是干那一行的,大不了多陪她一些钱,不要追究五名少年的刑事责任,这样会毁了他们的一生;另一派观点则认为五名少年属於轮奸未成年少女,应该从重处罚,而且近年来未成年犯罪现象越来越多,应该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能让原本是要保护未成年人的的法律成为罪犯脱罪的工具,而且即使是失足少女也必须受到法律的公平保护,不能受到歧视。

  作为坚定和忠实的女权主义者,夏梦参加了很多维护妇女权益的组织,其中一个叫北京失足少女拯救联合会的组织就主动承担起了,为失足少女提供法律援助的服务,他们邀请到了国内两位着名的女性律师作为小丽的辩护律师,以轮奸未成年少女的罪名向法院提起诉讼。

  同样五名少年的家长也以诬告的罪名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夏梦作为北京失足少女拯救联合会的主干力量,全程参与到了小丽的案件中,每天一早就出门,深夜才能回家。

  终於,到了初审开庭的时间,林枫担心涉案少年的家长会做出过激的举动,也请了假,陪着夏梦一同参加庭审。

  果然,到了法院门口就看到对方男女老少来了几十号人,一幅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架势。

  当小丽在夏梦等人的陪同下走下汽车的时候,对方便开始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开始谩骂,如果不是十几位警务人员拦着,他们恨不得冲上前来要把小丽撕碎,就好像他们的孩子才是受害人,人性的丑陋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突然,竟有两名中年妇女冲破了警务人员的阻拦,向小丽一行人冲了过来。
  夏梦见状赶紧让两位律师带着小丽向法院跑去,她留下来负责阻拦。

  两名中年妇女一边朝夏梦跑来,一边从手里的纸袋里提出两个塑料小桶,脸上的表情恶毒阴狠,就好像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一般,看的林枫不寒而栗。
  「桶里装的不会是硫酸吧!」林枫刚刚撑开外套将夏梦护在身后,就见那两名中年妇女把塑料桶里的东西朝他泼了过来。

  「还好,不是硫酸!是大便!」

  更幸运的是,林枫把大便全都挡在了自己身上。

  「可是,尼玛,真臭啊!」林枫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你别过来!」林枫见夏梦要过来帮他清理,大声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赶紧去法庭!」

  林枫现在这个状况根本没法留在这儿了,把身上的髒衣服丢掉,又清理了一下,见警务人员已经把那帮闹事的傢伙们带走了。不用担心夏梦的安危,林枫就赶紧回家去了。

  进了家门,林枫就一头扎进了浴室,洗了一下午,还是感觉身上臭哄哄地。唉,不知道,夏梦会不会嫌弃自己。

  洗完澡,林枫就跑到床上睡觉去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钻进了自己的被窝,睁开眼睛一瞧,见是夏梦回来了,问道:「审判结果怎么样?」

  「唉,这种案子,怎么可能这么快有结果呢,一周后还会再开庭。你没有事吧!」夏梦有些疲惫了,把头靠在林枫胸口上说道。

  「没事儿,是没事儿,可是我洗了一下午,感觉身上还是臭哄哄的,你不会嫌弃我吧!」

  「嗯~ 」夏梦用力嗅了一下,说道:「早就没有味道了,是你心理上的原因。」

  「你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爱死了。那两位律师,还特别羨慕我呢,说你连大便都敢替我当,肯定是真爱。」夏梦边说,边将手探入林枫的内裤,握住他的肉棒,轻轻套弄起来。

  「别说是大便了,就是硫酸我也档下了。当时,我真以为她们提的是硫酸呢!」
  「那两个女人太恶毒了,不过她们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最少也得关她们三个月!」

  「看那些家长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也教不出什么好孩子,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小枫子,你今天表现不错,本宫要好好奖励你一下。」

  「谢娘娘赏!」林枫配合着说道,可是当他伸手去枕头底下摸了摸,却发现早已空空如也,沮丧地说道:「没套套了。」

  「没关系!要是有了,咱们就把他生下来!」夏梦最喜欢女上男下的姿势,这样她可以自己掌控性爱的节奏,选择自己喜欢的深度和角度。

  夏梦扶着林枫的肉棒,在私处轻轻地摩擦,让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把它吞噬,虽然林枫的肉棒进入过不知多少次了,但是依旧会让她产生一种被撕裂的饱涨感,而且少了套套的阻隔,让她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林枫的火热,棒头的菇冠刮擦花径产生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夏梦的话成了林枫最好的催情药,肉棒硬的一柱擎天,紧紧贴合着夏梦的花径,连细小褶皱的蠕动和痉挛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这种没有任何的阻隔,肉体与肉体之间直接的交合,让两人都发出一声销魂的长吟。

  夏梦就像骑着奔驰的骏马,身体有节奏的上下晃动,发丝飞舞,乳浪波动,臀瓣起落间,肉棒时而露出棒头,时而又尽根没入,发出吱吱的水声。

  「啊!我要到了!你用点力!」夏梦双眼迷离,满面潮红地呢喃道。

  得到了夏梦的召唤,林枫掐住她的纤腰,开始用力地向上挺刺。

  夏梦的喉间娇语流曳,言不成语。花径中阵阵痉挛,如同捕到猎物的蟒蛇一般用力的绞缠着肉棒,直迫得林枫腰脊、阴囊处具是汹涌欲射的酸意。

  终於,在夏梦一声高亢的呻吟声中,两人同登极乐的巅峰。

  ◆澳门新葡京1495。com亚洲顶级线上博彩公司,百家乐日送50万,以小博大,紧张刺激,100万提款30秒火速到账,官方直营,大额无忧!
  一周后,小丽的案子再次开庭,对方有了对小丽不利的证据,他们还花钱僱佣了大量的水军,网上的舆论也开始逐渐向对方倾斜。

  「啊!林枫,你太好啦!我都快要饿死了!」夏梦回到家,看到餐桌上尽是她喜欢吃的菜,兴奋地说道,这几天她天天往案发地点的那家酒吧跑,想要寻找到对小丽有利的目击证人,可是始终一无所获。

  「宝贝,辛苦了!今天有收穫吗?」林枫温柔地捏着夏梦的肩膀问道。
  「今天我查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夜色酒吧地老闆是其中一个少年的爸爸的好友。」

  「也就是说,酒吧的摄像头可能根本就没有坏,只是他们把录像给删除了?可是,他们如果把监控器的硬盘也给毁掉了的话,就算是福尔摩斯再生,也没有办法了。」

  「是啊!但是现在只有这一条线索了,无论如何我也得试试。」夏梦歎口气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现在小丽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更可气的是,现在小丽的父亲竟然也在劝说小丽撤诉,因为少年们的家长愿意支付给小丽一笔数额巨大的精神补偿费!」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林枫惊呼道。

  「因为小丽有一个不务正业的哥哥,他父亲想用这笔钱给他哥哥买房娶媳妇,又是一个重男轻女的混蛋!」

  「所以,解放中国女性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了。女侠,任重而道远啊!」
  「别闹,人家烦着呢!」

  「你想从那里下手?」

  「我搞到了酒吧网管的微信。」

  「然后呢?」

  「我约了那个网管明天在夜色酒吧见面。」夏梦把秀发一甩单手支颐,说道:「凭本小姐的美貌,就算是他亲爹他也会出卖的。」

  「什嘛!你竟想要去色诱那个网管!」林枫大声道:「不行,绝对不行!」
  「放心吧,我只有把他灌醉了就可以了。」

  「那也不行,万一他把你先灌醉了呢!那不成了羊入虎口!」

  「嗯,这个吗?到时候你找个隐蔽的角落,暗中保护我就可以了。」

  「你去色诱别人,还要我在旁边看着!不行,到时候我肯定会受不了,一拳把那傢伙打倒的。」

  此时,夏梦正半躺在沙发上,林枫坐在她旁边,替她按摩穿了一天高跟鞋的脚,与其说是按摩,不如说是把玩,夏梦的玉足,皮肤晶莹剔透,脚趾玲珑细直,纤瘦合度,只堪盈盈一握,抚摸起来令人爱不释手。

  「不要这么小气嘛!」夏梦撒娇道。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林枫有些生气了,用手指在她的脚底挠了起来。
  「啊~ 哈哈~ 快停下来,痒死了!啊~ !」夏梦痒的身子不住的扭动,弄的
发丝凌乱,面色潮红,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最怕别人挠她脚底。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答应嘛!」夏梦媚眼如丝地说道,她轻轻地将两脚并拢,夹住林枫隆起的挡部:「这样可以吗?」

  「啊~ 不行了,不行了,人家的腿酸死了。」夏梦双脚并拢将林枫的肉棒夹住,不住的上下套弄。

  「你再用点力!」

  「人家真的没力气了,你自己来吧!」

  夏梦足底娇嫩软绵,林枫将龟头抵於玉足窝心的肥软处揉蹭起来,只觉所触皆柔滑肥美软绵如脂,顿爽得魂销骨酥。突刺了数十下,夏梦给她弄得酸痒难耐,五根晶莹玉趾随着林枫的突刺不住娇娇蜷缩。

  林枫心中一动,便将棒头塞到那春葱玉趾的缝隙间玩耍,瞧着夏梦白白的玉趾儿夹缠着自己通红的肉棒,更觉妙趣横生,只不过来回穿梭了十几下,蓦的一阵泄意翻涌,来得疾如星火,心头暗叫声「不好」,在那苦忍了好一会,竟没能挺过去,闷哼一声,已掉出一滴精来,滴落在夏梦的雪白脚背上,索性就从她那玉趾间抽出来,双手握住她的玉足,将棒头紧紧抵窝心的肥软处尽情激射,竟觉个中销魂丝毫不逊於真正交欢,却还多了另一番奇妙的风味。

  夏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此时她的脚丫已被林枫射得一片狼籍,玉趾间缠绕着丝丝白浆,窝心处更是堆了厚厚的一大团,正缓缓往下流淌,入眼令人怦然心动。

  「啊!这个禽兽,竟敢摸夏梦的手!」林枫窝在夜色酒吧一个角落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瓶啤酒,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重重地砸在沙发上。

  不远处,夏梦和一个形容猥琐,满脸痤疮的青年人坐在一张角落里桌子上喝酒。此时,两人已经喝掉了一瓶芝华士,都有了八九分的醉意。

  「哎呀,人家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夏梦把手从青年的鹹猪手里抽出来,揉了揉额头,一幅不胜酒力的样子。

  「醉了怕什么!有我在呢!」青年说着又给夏梦倒满了一杯,他就是夜色酒吧的网络管理员王明。

  「你?我可不放心,我听说这酒吧里乱的狠,有个女孩在这里喝醉了,被人给轮奸了,真是太可怜了。那帮禽兽都该拉出去醃了!」

  「我告诉你吧,那五个少年家里都是很有背景的!估计赔点钱就能了事。」
  「这还不得赖你们这家破酒吧,摄像头竟然没拍到案发的过程。要是有了监控视频作证,他们家里在有背景也跑不了。你也是助纣为虐的一份子,也该杀!」
  「我可比窦娥还冤啊!」

  「你还冤!都怪你,没及时把摄像头修好!你该不会连个摄像头都不会修吧!哈哈!」夏梦满脸鄙视地说道。

  「怎么可能!」王明猛地乾了杯中的酒,附在夏梦耳边,眼睛却顺着她宽松的衣领往胸口处瞟,发现夏梦竟然没穿内衣,两只玉乳瞧得一清二楚,一时间血脉喷张,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说道:「其实,酒吧的摄像头根本没有坏。」
  「警察不都检查监控系统了吗?本根没有拍到。」果然如此,夏梦听了心中一紧,心知小丽的案子要想胜诉,就得落在王明身上了,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夏梦也是豁出去了,身体故意地晃动了几下,没有内衣的束缚,玉乳也跟着颤巍巍地晃动。

  王明只瞧得眼花缭乱,恨不得把头埋在夏梦的双峰间,哪里还有脑子思考,随口道:「案发的那天,我们老闆刚好在店里,警察来之前他就把监控器的硬盘给换掉了。」

  「切,我不信,你刚才还说,当时你没在店里!是不是你们老闆扣你工资了?你才这样污蔑他。」

  「你根本不知道,我们老闆就是大变态!他竟然把那个女孩被轮奸的监控视频存在了他电脑里,我昨天给他修电脑的时候发现的。」

  「真的?假的?」夏梦听了心中窃喜,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还看了呢!」王明道。

  此时,坐在不远处的林枫再也看不下去了径直走到夏梦跟前说道:「亲爱的,我来接你了,太晚了,咱们回家吧!」说完,拉起夏梦就往外走。

  夏梦被林枫的突然行为弄得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两人之前说好的是,如果夏梦喝醉了,林枫才要过来救场。

  眼看刚要吃到嘴里的肉,就要被人抢走,王明自然不肯答应,一把抓住林枫,说道:「你是那里来的!」

  「我是她男朋友!」林枫怒道。

  「你说是就是啊!我还是她老公呢!」因为刚才夏梦谎称自己没有男朋友,所以王明以为林枫是过来半路截胡的,自然不肯示弱,胡说道。

  「我操你大爷!」林枫再也忍不住了,一拳打在了王明脸上。

  夏梦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想要拉住林枫。只是两个雄性为了争夺配偶所发生的战斗,是非得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的,夏梦哪里能拉的住?

  两人辟里啪啦一阵乱打,直到酒吧里的保安赶来,才把两人制止下来。
  王明在自己的地盘上,又是林枫先动的手,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嚷嚷着要报警,把林枫抓起来。

  夏梦本来还打算从王明这里弄到小丽受害过程的监控视频,这下算是彻底黄了,心中也是气极了,但也不能看着林枫进警察局,只好忍着噁心,给王明说尽了好话,又赔给他了两千块钱,才算是把这件事给了了。

  「为什么给那个混蛋钱!」

  「我要是不给他钱,你今天就要在公安局里睡了!」

  「我宁愿在公安局里睡,也不要你给他钱!」

  「你!你不可理喻!」

  「因为我爱你啊!我怎么能看那混蛋沾你的便宜!」

  「你这不是爱我!只是你的佔有欲在作祟罢了!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你知道吗?小丽受害过程的监控视频就存在酒吧老闆的电脑里,这下好了,全让你搅黄了!以后我的事,你少管!」说完,夏梦便拂袖而去。

  林枫这才知道自己冲动闯了祸,只得呆呆地看着夏梦离去。

  当天夜里,夏梦就搬到了画室去睡,此后的几天连正眼也不看林枫一眼,连道歉的机会也不给他。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庭了,小丽坐在原告席上一直不安地朝夏梦望去,而夏梦能回应她的只有坚定的眼神。

  小丽其实已经决定撤诉了,因为五个作案少年的家长答应给她一笔数额巨大的和解费,这笔钱可以让她下半生都过上舒适的生活。

  但是,夏梦和律师告诫小丽,这件案子已经全国皆知,如果撤销诉讼,那么她将背负一身的骂名,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无论她躲在那里都会有人认出来的,将来如何生活?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子女。

  虽说如此,但是夏梦多少还是有些坎坷不安,因为缺少关键性的证据,小丽并没有百分百的胜算,她害怕自己地坚持最后会让小丽一无所有。

  突然,一声微信消息的通知将夏梦拉回现实,她拿出手机,见是林枫发来的一条视频消息,点开一看却惊讶地合不拢嘴,视频中五个男生正对一个女孩拉拉扯扯,因为虽然视频有些模糊,但是她依然可以看出视频中的女孩就是小丽。
  来不及询问视频是怎么来的,夏梦赶紧把视频拿给两位律师看,两人既兴奋又惊讶,口中不住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这下终於可以给他们定罪了!」
  因为出现了关键性的证据,小丽的案子当庭就作出了判决,五名少年分别被判处十到十二年的有期徒刑并赔偿了精神损失费。

  十五天后,林枫刚踏出拘留所的大门就看到夏梦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他也不说话,张开双臂,夏梦就如飞鸟如林般投到了他的怀里。

  「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吗?」林枫道。

  「本宫念在你将功补过的份上就原谅你这一回,下不为例!」夏梦笑着说道。
  原来,开庭当日林枫发来的视频是他侵入夜色酒吧老闆的电脑得来的,事后他被侵犯他人隐私的罪名,拘留了十五天并且罚款三千元。

  两人回到家里,夏梦先让林枫去洗澡,说要做一顿大餐,来为他接风。
  林枫见夏梦终於有了居家女人的风范,心中大喜,便哼着小曲进了浴室。
  可是,等他出来的时候,却傻了眼,因为夏梦所谓的大餐只有三菜一汤,而且其中只有一道土豆丝他可以认得出来是什么菜,另外黑乎乎的两道菜和浓稠稠的汤,他实在看不来那是什么菜。

  「这三菜一汤,我已经练习了好几天了,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夏梦兴奋地说道,就像一个向父母邀功的孩子。

  「这,这看起来味道应该不错。」林枫心虚地说道。

  「我觉得也是。」夏梦颇有自信地说道。

  「你没有尝一尝?」林枫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是为你做的,第一口当然要你来吃啊!」夏梦理所当然地说道。

  看到夏梦含情脉脉的眼神,就算是毒药林枫也会尝一尝的。於是,他颤颤巍巍地举起筷子,轻轻地夹了一小撮,放进了口中,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菜了,可是口中依然说道:「嗯,虽然卖相不好,但味道还可以。」
  「是吗?我还以为很难吃呢,那你多吃点。」

  「不过,我现在最想吃的却不是饭。」

  「那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你!」说完,林枫便把夏梦打横抱起,向卧室走去。

  「啊~ 」

  林枫倚靠在床头上,夏梦如猫儿一般趴在他身上,身子有韵律的起伏晃动,两只软弹的玉乳被压成扁圆,肿胀发硬的乳头来回摩擦着林枫的肌肤。

  「屋顶上的这面镜子,你什么时候装上去的?」林枫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屋顶上多了面硕大的椭圆的镜子。

  「前几天装上去的,有没有趣?」夏梦娇媚地说道。

  此时,林枫通过屋顶的镜子,可以清晰地看到夏梦挺翘圆润的玉臀正像一个被拍打着的篮球一样上下跳跃,花唇吞吐着自己的肉棒,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粘液,花唇往上便漏出一窝淡粉色的菊眼,周围那些吹弹可破的褶皱竟也在微微地蠕动,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这更诱惑人心的景色了。

  「爱死了!」林枫说着,忽然心中一动,用右手的中指在夏梦的花唇上沾了些粘液轻轻涂抹在她的菊眼上,然后指尖顶住菊眼如蚯蚓钻地般向里面蠕动。
  「呀!不要碰那儿,别……啊!坏掉了!」

  当林枫指尖穿过菊门,触碰到内里的软肠时夏梦的身子先是骤然绷紧,然后又像个漏了气的皮球迅速瘫软下来,花蜜沿着林枫的肉棒流了好大一滩……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