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仲夏夜】(完)【作者:leeheen2013】
字数:56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这个炎热仲夏之夜,美娜很兴奋,一忙完就迫不及待地把房间门关上了。她穿了一件透明的丝绸睡衣,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上个厕所那么久,」她朝洗手间叫道,没有收到任何回答,「……你要在那里过夜?」她又叫,这家伙经常在洗手间里磨蹭得太久,让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来了!来了!……」洗手间里的男人一迭声地回答,紧接着传来「哗哗」的冲马桶的水流声,「唧唧歪歪的,忙了大半天,你还不累……」男人打开洗手间的门走出来,嘟嘟哝哝地说。

  「来,过来,」她陷在柔软的床中央,向他招了招手,抛了个媚眼柔声说。
  「别急,看你那样儿,」他揶揄着,摇晃着身子踱过来,说起话来拿腔拿调的,「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跑,你是逼痒了,想找日了吧?」

  「看你说的什么话,羞人答答的,」她嘟着嘴没好气地说,「今晚是我们搬新家的好日子,在新房子里第一次,难道不值得纪念?」

  部长走到床边,双手拄在床沿,低头注视着他的女人,目光灼灼有神:美娜虽然三十八岁了,比他整整小五岁,但却风韵犹存,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精力旺盛得就像一只凶猛的老虎,俗话说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一点也不假;尽管已经生了女儿娇娇,十八年过去了,她的身材除了略显丰腴之外基本上没多少变化,高挑的身材,修长的双腿,浑圆的臀部,爆满的乳房,浑身凹凸的曲线无一处不散发着成熟女性的诱惑,她就是那挂在枝头红艳艳的苹果,皮下的果肉饱含着香甜的汁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无论是谁见了,都想咬上一口。

  她仰着头抬起下巴等待着,部长俯下身来吻了上去,柔软的手臂就像藤蔓植物缠上他的脖颈,火热的嘴唇贴在一起,香软糯滑的舌头抖抖索索地伸了进来,湿润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热情地索取对方的精液,唇齿间发出「啧啧」的声响。他的手掌老早就不安分地移过来,隔着薄薄的睡衣覆在坚挺的乳房上摩挲着,清晰地感觉得到手掌下的乳房在膨胀,乳头也渐渐变得硬起来。

  「你躺平,」他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让我来给你服务!」

  「恩,」美娜低垂着眼皮轻声说,松开搂着男人的手臂躺倒在床上,脸上红扑扑地不胜娇羞。

  男人湿润的舌头及时跟了上来,像条蛇一样在她敏感的脖颈上扫过,在她的锁骨上、肩窝里温柔地舔舐,使她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扭动身子躲闪着他的嘴唇。

  「噢,亲爱的,你真香!」他喃喃地说,把脸埋在她长长的浓密的的头发里,像条警犬那样好奇地嗅着、呼吸着着她的味道。

  粗大的手掌沿着美娜颈部的曲线一路向下,来到完美的乳房中间停住了。她眨了眨眼,看见那颗毛茸茸的大头正朝着乳尖低下来,隔着睡衣在她的乳尖上轻轻地咬了一下。

  「啊喔,真痒……」她止不住轻叹了一声,甜蜜地闭上了双眼享受着,「我喜欢你的温柔,亲爱的」美娜喃喃地呻吟着,她喜欢他做爱的方式——沉着而宽厚。

  乳房就像新揉的面团,在男人的舌尖上发酵胀大。结实的身躯压在美娜的柔软的身体上,硬梆梆的阳具隔着睡衣顶在胯间,肉穴里面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动,簌簌地瘙痒起来。美娜叉开双腿,万分难耐地扭动着臀部挨磨着丈夫的裆部,想藉此来缓解穴内的瘙痒。哪知这样做犹如泼油浇火,除了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之外,肉穴里的瘙痒迅速地升级了,更加难以忍受,她忍不住哼叫起来,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使劲儿把他的身体往小腹上推下去。

  部长还兀自沉迷在女人的乳香中不可自拔,直到这时才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她下面已经饥渴饥渴难忍,正等待着他的嘴巴给它安慰呢。湿润的嘴唇依依不舍地离开乳房,沿着薄薄的睡衣一路下行,来到女人敞开双腿之间,浓密的阴毛在透明的衣衫下黑乌乌地分外诱人。他把鼻子贴在上面来回嗅着,氤氲的香气从衣衫下面散发出来,混杂着女人的体液的腥香,潮潮热热地撩拨着他的鼻翼——她的肉穴已经湿润,早已经准备好了向他的嘴唇。他把头再低一些,望向饥渴的肉穴,透过水波一般的衣衫可以看到淡褐色的阴蒂的尖端依然从裂隙中伸了出来。
  美娜的小腹不安地起伏着,她的呼吸已经凌乱不堪,她在耐心地等待。睡衣终于被揭了起来,湿润的舌头沿着她的大腿内侧滑行,如约贴在了她的另一个嘴巴——阴唇上,上上下下地沿着穴口扫刷起来。

  「噢哟……噢……」美娜浑身战栗起来,轻声呻吟着。两条修长的腿蜷曲起来夹住男人那颗毛茸茸的头,很快又被有力的双手分开了,湿润的舌头就像柔软的橡胶刷,陷入她的穴缝中间,找到快乐的按钮——阴蒂,灵巧的舌尖贴在上面点按着。

  「你的小穴真漂亮,」他分开双腿看着淡褐色的阴唇中间那道粉红的裂隙说,喘得像头牛似的:「我要……吃掉它!」说完张大嘴巴,再次把头埋在她的胯间,在女人高高的阴阜上滚动,把整个黏湿的穴口含在嘴唇之间,朝里面伸进舌头去深深地吸吮女人甘美的汁液。美娜今晚穿的是他最喜欢睡衣,还在阴部喷了淡淡的香奈儿香水——永恒之花——这种香味总是让他意乱情迷,混合着爱液的骚香气味和女人温热的麝香味,如一把欲望的万能钥匙,每次都能成功地开启他的情欲之门。

  「啊……啊……啊啊……,轻轻!」美娜高高低低地吟唱起来,全然忘记了在客厅另一边的房间里还有她的女儿娇娇,她颤抖着解开睡衣的腰带,把睡衣打开,把白花花的身子呈现出来,「舔……舔我的肉穴儿,舔它!亲爱的!舔!」她焦迫地央求他,捏着胸脯上小山丘似的乳房,拉扯着乳头配合着丈夫。

  看到妻子如此饥渴,部长拾起她的双腿,把女人的膝盖卷起来推到胸脯上,让肉穴大大地凸暴出来,如饥似渴地把嘴巴贴上去,来回舔女人肉穴上方的肿胀的嫩芽,引得女人尖叫着一阵阵地战栗。透明的汁液从肉穴里源源不断地溜出来,舌头伸进去的时候,宛如一小滩温热的泥潭,舌头像旋转的钻头在里面不断地捣弄、翻卷,搅起一片淫靡的「泽泽」声来。

  「味儿……不错,不错!」他舔着湿漉漉的嘴唇嘀咕着,「美味极了……」亮亮的液体蘸得满口都是,短硬的髭须上也挂满了淫液的粘丝。

  「呕!别停下来!」她叫起来,脑袋在被褥上来回滚动着,她的肉穴已经开始燃烧,一刻也离不开他湿润的嘴唇。他咧开嘴笑了笑,又低下头去努力地进行钻探的工作,湿热的舌头不知疲倦的在温热的肉穴里腾挪不止。「哦,不要……舔我的阴蒂,那里好痒!」她恳求他,扯着他的头发来,想把他火热的舌尖拉到等待已久的阴蒂上。

  「玩一下69如何?」他抬起头来问她,他尤其喜欢这个能互相取悦的姿势希望她不要太累。

  「又来!每次都是你在上面!」她尖叫着抗议,「这次我要在上面!」
  「没问题,」他大度地说,解开睡袍赤条条地爬上床来,在女人身边仰面躺了下来。

  女人翻爬起来,调转头来趴在他身上,头朝着他的搅得芳香,丰满的臀部跨他的脸部上方,湿淋淋的肉穴悬停在嘴巴上面,裂开一道浅浅的口子等待着他的舌头。美娜低头看到男人的大肉棒在胯间矗立着,粗大如小儿的手臂,硬梆梆地上筋道盘结,就像一位昂首挺胸威风凛凛的战士,蛙口已经渗出了亮晶晶的液体。
  「哇!多么漂亮的宝贝啊!」美娜每次都会这样情不自禁地赞叹,「我爱你,也爱你的肉棒!」她伸手握住高耸的肉棒喃喃地说。男人灵活的舌头已经在她湿滑的阴道内快乐地滑行,来来回回地刷动。她轻轻握住粗大的肉茎,缓缓地套弄起来,同时把如花瓣一般性感的两片柔软的嘴唇贴在蘑菇头上,盘旋在冠状沟边沿,转着圈儿舔舐起来,光滑的红亮的龟头咸咸的,有股好闻的奶酪的香味。舔着棒身柔软的皮肤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那暗褐色的血管里血液簌簌奔流的声音。整个肉棒都被她舔了一个遍,最后一路下滑来到肉棒根部,鼓鼓囊囊的肉蛋被松松皱皱的皮囊包覆着,煞是好看。

  温暖的嘴唇轻轻地夹住阴囊的包皮拉扯的时候,男人在下面呻吟着粗鲁地叫骂出来:「噢……草……」肉棒在女人的手掌中不安地抖动,似乎经不起女人有节律的套动。「呵——淫妇,我能把鸡巴放你的嘴巴你吗?」他粗声粗气地问。
  「得了吧!我吞你的精液还吞得少吗?!」她虽然喜欢吞下他的精液,但是也讨厌他这种装模作样的请求。她抬起头来,伸出温暖的舌尖舔了舔蛙口,大大地打开嘴巴含住硕大闪亮的龟头,缓缓地含下去。肉棒紧张地抖动着,在湿润温热的口腔里慢慢地滑行,一点一点地前进直到抵达了女人的喉咙深处。她「呼呼」地喘着粗气含了一会儿,才把头缓缓地拉起来,一边用手握住湿漉漉的肉茎套弄,一边用口腔包住龟头盘旋不休。

  好戏才刚刚开始,部长就止不住喘着粗气哼叫起来:「哦……哦……我的心肝,吸吧!吸吧!吸我的大鸡巴!」

  女人火热的嘴唇在下面缠绕着肉棒吮咂,脸上方是湿的一塌糊涂的肉穴,腥香的味觉混合着胯间的快感,对部长来说,属于一种历久弥新的奇妙体验。他贪婪地吮咂她的肿胀的蒂肿,舔舐多汁的肉穴,吞下腥香的黏液——部长知道怎么舔才会让她爆发,他喜欢舔美娜的肉穴,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啊啊……哇喔……亲亲,太棒了!」美娜迷乱地呻吟着,在悸动的肉棒上纠缠不休,男人如饥似渴地吸吮她的敏感阴蒂,让她情不自禁地抽搐起来,「就是那里,那里,快一点,快……」她迫不及待地催促他,大腿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部长知道她就快到了,像猫舔浆糊一般「噼噼啪啪」地扫刷起来,粉红的肉褶在一抖一抖地颤动着,热乎乎的汁液从肉穴里泛滥出来,流过他的下巴,流到他的脖颈上。火热的嘴唇纠缠着湿润的阴唇,舌尖频频地地点击肿胀的阴蒂,膣道内的肉壁在簌簌地攒动,美娜也很清楚自己就要来了,她想和他在同一时间达到高潮,便开始把重点放在龟头上,疯狂地吸吮起来,上升和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男人不由自主地挺动着屁股迎凑着美娜的嘴巴。

  「噢——快来了!快来了!」美娜高声呼喊着,「快点,跟我一起,把你的精液射到我嘴里,全都射进来!给我!」她开始大吞大,他开始大抽大送,火热的龟头在口腔里暴涨,她知道他马上要射出来了,肉穴早已经准备好了满满的一腔汁液,时刻喷他个满嘴。

  所有的快感都在龟头聚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部长知道高潮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终于,小腹下面卷起一股强劲的旋风,沿着肉棒根部突突地上来了,「啊……啊……,来了!」他大喊一声,使劲往女人的口中耸进去,顶在喉咙口「噗噗」地一阵狂射。与此同时,男人的嘴巴离开了她的肉穴,仰面到了下去,穴口紧紧地皱缩着紧闭起来,像一张嘴巴就快窒息似的,募地一下子向外翻开粉红的肉唇,一股浓浓白白的精液奔涌而出,喷洒在男人的脖颈间、肩窝里、胸脯上。

  满口都是滚烫而又粘稠的精液,美娜贪婪地吞咽着,喉咙里「咕咕」直响。她全都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淋漓的肉棒还在一抖一抖地律动,还有白色的液体从蛙口里翻吐出来。她咂了咂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再次把嘴巴盖上去,含住龟头贪婪地吮吸着,直到吸得一滴也不剩了才松开。直到她翻身下来调转身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身下的男人已经软得像一滩烂泥似的,一动也不能动了。「噢……噢噢……亲爱的!」他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胸膛上一片狼藉。

  「真不错,感觉又吃饱了,」她俯下身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男人闭着眼喘息着没有回答,「你的精液好好吃,我喜欢品尝你的精液!」她又说,扭转身去找毛巾,看见那曾经威武坚挺的肉棒也无精打采地萎缩下来,跟男人一模一样的神态。

  「你……不觉得我们太大声了?」部长终于苏醒过来,扭头问她。

  「什么……」她抓了毛巾回过头来,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我是说,你叫那么大声,就不怕女儿听见?」他又重复了一遍。

  「噢,你是说娇娇……不会听见的吧,门是关着的……」她也有些拿不准,「再说了,娇娇也不是xiaonvhai了,你知道她和阿华那个混小子缠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不可能不知道……」

  「唔,也是啊……离开阿华她也许会不习惯吧?」他有些担忧地说。

  「她会习惯的,这点不用担心,」她打断他的话说,「换个环境,远离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对她有好处!」

  「但愿如此吧,希望她很快适应这里的坏境。」他说。他才意识到她的继女已经长大成一个妙龄少女了,这其中恐怕也有那个叫阿华的男孩的功劳,只是离开那家伙之后,她会习惯吗?或者确切地说,欲望的阀门被打开之后还能关上吗?说不定就在他们做爱的时候,她正在房间里借助他们的声音自慰呢。突然,一个淫邪的想法在他的脑袋里闪过,这个想法竟然让他异常兴奋。他知道他不应该去想这个问题,但是客厅那头的房间里也许正在发生着的事情深深地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你没有忘记明天应该去部门经理家的事吧?」美娜揩擦完自己的阴部,接着揩擦他的胸脯一边提醒他,「那样对你的工作有好处?」

  「没……我没忘记,」他怔了一下回过神来摇摇头说,「他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家伙!」

  「讨人喜欢,什么意思?」她歪着头问。

  「一点也不摆架子,会说笑话,很幽默,容易亲近,还有……」他想了一想,「噢……很年轻,比我小几岁,人也长得帅气,姑娘们见了都喜欢。」

  「是吗?」她突然来了兴趣,丈夫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她的脸红了红,讪讪地说:「……噢,跟我差不多大嘛,男人还是像你这样成熟的才讨人喜欢。」
  「他看起来就像在你喜欢的一个韩国肥皂剧演员。」他眨了眨眼睛补充说。
  美娜惊讶地说:「我喜欢很多韩国的演员,你是说哪一部电视剧?」

  「呃……让我想想,你知道的,我不爱看那玩意儿,」他皱着眉使劲儿想了想,不确定地说:「每天晚上你都爱看的,叫什么来着……星星上的你……?」
  「哈哈,」她忍不住笑起来,连连摇着头纠正他:「不对不对,说错了,是『来自星星的你』!」

  「对对对!就这个,真是的,怪怪的名字……还来自外太空呢!」他懊恼地说,「那个小白脸叫什么来着?」

  「什么小白脸,人家是韩国着名演员、当红歌手、广告模特,不折不扣的大明星呢?」她不满地说。

  「好啦!好啦!就算是这样,叫什么?」他有点快失去耐心了。

  「金秀贤!」她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想说出初恋的情人的时候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难道他真的看起来像他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明天看到了你就知道了,反正我觉得有几分像。」他淡淡地说,朝她摆摆手,「睡吧睡吧!忙了一天累死了,明天还要早起,真要命……」有这种花痴老婆真是让人头疼。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