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加异化】(01)【作者:kevin agreas】
字数:42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事先声明:本作依旧改自KOF薇蒲虐杀坂崎良眉黛青山,双眸剪水。
  乳鸽初飞,斯人可追?

  与锯叶和毒藤作伴的少女亭亭玉立,向来宾展示曼妙身姿,小金刚呆望此间的女主人。世上万中无一的秀脸正楚楚地瞧着自己,而紧身军服则出色地炫耀起乳鸽的迷人线条。胶质的手套和长靴让脖颈之下一寸肌肤都不外露——她很懂得保养娇美的肌体。

  小金刚怔神时荆棘妖悄然一笑,巧笑道:「弟弟,让你尝点苦头吧~.」说罢,她的藤鞭已经抽向来客的脑门招呼过去。仙童灵动转身,甩头一躲,可长鞭却缠住脖子,不等他第二反应,少女的足尖便飞踹在他的后脑上。紧跟着,凌空鱼跃的女妖抡起叶绿长靴对着目标使出三连踢。转眼间,小金刚已然身中数脚,好在气劲流转,并未受得内伤。

  「哈~ 小鬼头,舒服吗?」荆棘妖嘻嘻娇笑道,「来吧,按摩吧,尝试一下我叶靴的按摩吧~ 嘻嘻~ 」略含痴态的娇笑洞穿少年的耳窝,渗进他的心房,奇妙的种子于无声处扎根。

  荆棘妖的靴子是她的专属法宝,尺寸与外形完美契合她那罕见而纤长的欧洲足,舒适之余靴尖装有一排锋利刀片,危险的棱面折射性感的寒光。

  「弟弟,赶快认输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呢!」女妖任性,调皮的少女性格使得只要敌人不认输,她便不会停手。

  暗中观察的蛇妖不由记起当年与三妖四怪争夺灵洞前,尚是千年大妖的荆棘妖独自面对一群降妖师。

  貌美如玉的她笑对久负盛名的蜀山道士,花言巧语诱得那些修士戒心全无,美如天仙的少女向他们款款走来,大诉苦楚皆不忍动手,假意弃暗投明,实则引人入局。

  相处数日后降妖师们纷纷大献殷勤,某个晚间少女妩媚向他们悄然一笑,缓缓脱下穿戴久矣的长靴,曼妙的花香在趾缝间悠扬,趁初出茅庐的男孩们心猿意马,媚术全开的荆棘妖舔弄起软滑的指尖,随后冲男孩们微微勾动。

  大哥哥们,快来呀~ 而待气血上头的修士匐近,女孩猝然抖动灵动若蛇的软鞭,电光火石间就撂倒了所有人。

  被暗算的小道士们这才领教了她的厉害。「哎哟~ 你们这些自诩男子汉的小鬼头趴在地上,不觉得丢人吗?」讽刺结束,荆棘妖的长鞭套住其中为首少年的脖子,像拉牲畜似的拽他到自己的膝前,可爱的脚趾不偏不倚地挑起他的下巴,让他得以直视慑人的容颜。

  「这样——你可满意了吗?说!你们是怎生晓得姑奶奶的位置的?」

  男孩却呆若木鸡,由于他早已沉醉在女妖的软语和倩影中,就算是少女将之大卸八块,他也认为这是种误无上享受。任凭那芬芳粉足在他喉结上游走,长靴跺在扎着道髻的头上,砰砰作响。

  「这就玩坏了?那么,下一个!」百无聊赖的妖女抬起另一只靴底,弹出锐利的锯叶蹍压少年的头骨,响亮的鞭子在空中独奏,抽打男孩的肉体,纵使疼得撕心裂肺,少年的眼珠却忠心地盯着雪白的大腿线条。

  正所谓「玉腿粉足,积毁销骨!」他乐于遭受女孩无情的摆布,道心瓦解中忘却了为人的基本尊严。荆棘妖产生了些许别的兴致,她停下鞭打和踩踏,嗔道:「你——痴迷我的脚,是吗?崇拜它?」少女冷酷的声线竟荡起些许柔和,男孩迫不及待地点头称是。

  「那好~ 我就给小鬼头你个机会,满足一下你鄙陋的欲望,不过~ 你可要将一切奉献给我呢~ 」修士扒开破烂的道袍,惊喜若狂,荆棘妖的右脚抬到他嘴边,命令道:「来~ 用你那贱舌伺候我的脚,舔吧。」

  「首先吮吸我的靴跟,清洁上面的灰尘。」男孩着魔地俯下身子,趴在地上,侧头用舌头仔细舔弄雪跟,又是一阵冷笑:「哼!好一条没出息的走狗,你这副衰样,还是蜀山子弟?说!谁透露的口风!」

  「是……是紫雷师娘……」

  荆棘妖十指紧扣一拉,男孩立刻被鞭子拉得仰脸朝天躺下,鞭子上的倒刺把他的大片肌肤刮得血红透染白衫,而后女妖去下另一只靴子,解放光滑的嫩足,然后双足齐下捂住孩子的口鼻。少年被迫呼吸女子的脚味以企求一丝空气,可顽皮的荆棘妖封住绝大部分空气,源源不断侵犯他鼻孔的莫过于那蚀骨花香。
  捂死了全身麻痹的猎物后,妖女优雅地赤足掉头,向其他的喽罗走去……
  「来,你们作为紫雷那贱人的徒儿,就代母受过吧~ 」

  青蛇念及此处,竟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小禁脔」来。

  「你可要争点气呀,小伙子,别倒在了装嫩的老太婆脚下~ 呃~ 这么说本宫好像也黑了自己……」

  草木尤物莞尔作态:「怎样?还是投降吧,我的小鬼。」少年闻言大怒,气不打一处,除妖无数,纵逢波折,可迄今未尝一败,而这妖物竟敢颐气指使,那仙君颜脸何存,他猛然迈开一道八字马,正要使出杀手锏——伏魔掌!

  趁少年气走八脉,散逸百经的一霎,少女侧腰举腿,长靴离开雪足踢向小金刚,靴刀刮过他的胸口,虽表皮未损,可那暗劲却破去了他酝酿的周身功力,仙童不由怔神。

  又趁他这一失神,棱刺错落的藤鞭巧妙卷来,紧绕少年的左腿后发力拉向半空。少女预谋借手腕转力打小金刚慌忙挣脱之力,轻而易举地达到功效,又卸鞭甩人,把小金刚摔了个嘴啃泥。

  貌似文弱的女妖居然如此凌厉,让自己寻觅不到半丝反击机会——必杀被破,手脚酸麻,如此下去可是要被生擒了——难不成要用火攻辣手摧花?

  少年睁开虎眼,尚在权衡利弊,娇嫩的粉足踏住他的咽喉,「咳咳……」喉咙被脚趾点住,顿时失去了言语的能力,气息不畅,不得不咳嗽起来。纤足的主人垂头一笑,胸口的粉壑颇有风情,她柔声道:「小鬼,要你投降,怎生不答应呢?我为了破你的必杀——把靴子都踢飞了,脚丫没地方放,只好委屈一下你的脖子咯~ 」谈笑间,粉足慢慢加力,「咳咳……嗬……咳咳……」

  少年喘咳中顶门热气腾腾,黄豆大的汗珠颗颗滴出,双颊阵阵痉挛,面部痛苦得变形,接着荆棘妖稍稍放松美腿,柔嫩的脚心细致搓揉男孩的喉结,起伏间尽展娇俏,可对被踩住的某人来说就成了一种别样的羞辱。

  「怎样啊?小鬼,要认输就要喊投降啊,你喊了之后我可舍不得调教你,怎么不喊呢?」莺语中满怀关切,可箇中滋味仅有当事人清楚是如何可怖,想奋力脱困,奈何手脚被布满倒刺的毒藤绑得动弹不能。

  艰难扭动脖子的少年希望拜托锁死喉咙的小脚,身上的「小天使」笑语吟吟,柔情似水地欣赏自己的丑态,纤足愈踩愈狠,仙童的脸憋得通红,气息几欲凝滞,明白自已无翻盘可能,只求荆棘妖尽快结束这羞辱。

  媲美恶魔的少女摸透了他的心事,娇声道:「小鬼,你的表情好可怕呀~ 万一你再出一次必杀……我可会怕怕呢~ 那么,让我给你点乐子吧。」

  妖物娘柔荑暗拟,拍打起仙君的肚皮,封死他最末的一点内劲。岩洞内蠕动生长的毒藤结出一株株倒挂的食人花,向下垂下足以腐蚀外衣的粘稠消化液,不久少年的外衣便被溶化殆尽。说来也怪,那蛋黄色的液体流经男孩的体表,并没有继续腐蚀,而是让那洁白的肌肤逐渐通红……

  好烫!

  意识模糊的小金刚垂软身子,任由妖女的藤蔓将自己倒吊在洞顶,少年那完美的胴体在微薄的光线中展现出残缺的魅力,那么……为何不让这种残缺美继续发扬呢?

  重新穿戴好靴子的柔腿屈膝发力,猛击猎物的后颈,荡起它的全身后火辣的女郎甩动长鞭,在空中画下辛辣的勾痕。

  刷!啪嚓!

  素手一抖,回旋的鞭稍勾破光滑的背脊,二连击留下醒目的血红大叉,恰与荆棘妖岔开双腿的站姿无暇契合。只见那桃臀稍颤,葱腿重心游弋,施虐的刑具再度出击,自上而下垂直劈中倒挂少年的两胯之间。

  啊!哈……

  以鞭响为发令枪,刻骨钻心的疼痛以长枪和菊穴间的会阴为起点,飞速冲过起跑线,争先恐后地跑向下身各处经脉的终点。

  痉挛的身子骨没有激起女妖的母性,反而愈发为她畸形的热情添上一捧火花。
  更多……

  抿起的嘴角诉说着施虐者的饥饿,无尽的哀嚎,恐惧的尖叫,示弱的呻吟……更多……我要更多……

  让叱咤风云的仙童在自己的鞭下彻底屈服,从脚趾到发梢,自宝具往后庭……每一处……每一处都有我的印迹。

  逐次翻开的皮肉绽放诱人的血花,铺展在小金刚的肌皮,衍伸后呈鳞状交叠,柔化的藤鞭是矫健的飞燕,也是扑击的雄鹰,以啄食少年的苦楚为生。

  啪!啪啪!啪!

  刷!

  刺啦!

  凝结的血珠在倒悬的刘海上集合,脏臭的靴底点点少年的后脑。

  还醒着吗?

  嗯……嗯?

  啪!

  醒着的话,还有快乐要给你哟~ 砰!

  藤蔓释放囚徒,跌落在地上,骇人的伤口受碎石进一步的撕裂,而未玩够的荆棘妖屈指采下一朵食人花,巨大的口器尚在滴结催情用的消化液。

  「哎~ 要不是和青蛇定了元婴重誓,我好想尝一下大罗金仙的道基是什么滋味呢?」如同折纸高手创作作品,少女曼妙的妖力对食人花做出细腻的改造,令它首尾都呈花瓣,只不过一端打开,一端闭合,倘若观察得更加仔细……

  「听到差点要被妖物丸吞,你那雄起的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作为候补仙人,还真是差劲呢~ 」

  双面妖花花瓣张开的那段雌蕊遍及,而另一处花朵闭合的缝隙中隐约可以察觉到密集的雄蕊等待着另一端的滋养。

                来吧~

  毫不费力地掰开少年的臀瓣,荆棘妖往鲜血淋漓的后庭插入含苞的一段,然后拈起那嗷嗷待哺的倔驴,含进了双面花张开的雌蕊里,在精血的滋养下植物蓬勃生长,两端延长后花苞持续深入男孩的「花径」,与此同时,张开的百叠花瓣收拢,裹住胀大无比的宝具。

  细密的雌蕊宛如最恼人的毛刷,反复刮蹭起并不敏感的柱身和冠沟处的重大弱点。

  「不行……要……」

  暗道不妙,少许清醒的少年驼着后背,下意识地拱弄两腿,有心无力地夹紧那井喷的……结果仅仅让后庭中的花苞顶住了那瘙痒的内核……硬硬的地方……
  哦!!好爽!

  喷涌的花蜜和牛奶片刻打湿花瓣,就又被厚重的叶茎勾动出下一波悸动……仿佛重新受到青蛇蛇信子毒龙钻的洗礼……后庭的弱点大大方方地暴露在荆棘妖的摧残下……

  射!射!射!

  我——要榨干你!

  横抱少年的少女的耳语简单直接,并不似蛇精那般婉转妖娆,可这狂野粗鲁的调情却成了他的催命符……一波又一波的激流从元阳的涡旋中分流而下……前赴后继下,小金刚甚至体会到了……三连射的快感……

  虚浮的神智愈飘愈上,噬魂销骨的温软戛然而止,停止耸动的妖花在股间栖止,香艳的怀抱氤氲处子芳香,荆棘妖的话语让仙君失神:看看你的胯下吧……
  俯头而看,丢魂落魄的少年也悚然一惊,张开的花瓣吐出萎靡的春笋,保持姿态移动到了菊穴的位置,取代了那里的所有功能。

  也就是说……

  少女的葱指怕点破肌肤似地在花芯柔柔一戳……

  对于少年的股间确是飓风海啸般的灾难,摧垮灵台方寸间的一切理智屏障后天雷勾地火般的刺激游走全身,而那起点居然是异化过后,名副其实的「花径」。
  完了……

  冷汗直下,又淌过那里……

  不要啊!

  要丢了!

  七色彩光接连抛射,青蛇的短戟按住荆棘妖的柔荑,纵使一言不发,少女也从亦敌亦友的御姐的竖瞳中读到了如下语句:别……动我的奶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