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妹妹的新娘】【作者:一笔带过】
字数:116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我的病娇妹妹

  唔……这里是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头怎么这么晕……

  在柔软的床上,我幽幽转醒,昏昏沉沉的脑袋以及全身无力的状态之下让我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记得昨天是我的婚礼……在等待出嫁的房间里,小我两岁的妹妹端着两杯红酒来我的房间与我对饮,说是开心姐姐嫁出去,她终於可以放心了,当时我还打趣她,怎么好像她才是姐姐我才是妹妹呢?谈笑间我与妹妹碰杯喝了红酒……

  然后……

  然后呢……?

  没多久我好像突然很想睡……

  手就突然没力了,酒杯落地的碰撞声离我好遥远,我只记得最后闭眼的那刹那,彷彿看到妹妹诡异的笑容……

  所以我是被妹妹带来这边的?婚礼呢?我晕倒是妹妹做的吗?是的话她为什么这么做?不是的话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唔……头好疼……我伸手想揉揉我发晕的脑袋,一抬手,一阵金属磨擦的声音响了起来。

  恩?

  就着窗帘的一丝缝隙照进来的阳光,我看到我手腕上有个像是护腕的东西,可这东西很冰冷,视线往旁边望去,我看到像是锁链的东西连接着我的护腕?另一头则是镶在墙壁里,我呆呆的望着手腕上的东西,突然感觉那东西更加冰冷了,冷彷彿可以透入我的皮肤,触碰我的血液,冻结一切。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觉醒来,我发现这世界转化的让我跟不上节奏了。

  我两眼无神的看着手腕上的琐链,脑袋已经乱成一团无法思考,看着看着,我突然疯狂的扯着锁链,在心中疯狂呐喊着: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吱……」的一声,有人推开了门,咚咚咚的高跟鞋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姊姊你在做什么?不要挣扎了,手都红了,我会心疼的。」随后一阵淡雅的香味扑来,我的手上也覆盖了一双漂亮白皙的手,耳边传来23年来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嗓音,我的目光往上移,对上我唯一一个妹妹饱含心疼的双眼。

  随后妹妹从旁边的柜子抽屉中拿出手帕来,温柔的缠在我的手腕和脚踝上。
  「是……?」看着妹妹的动作,我张开嘴想说点什么,才发现我的喉咙乾涩的发不出一点声音,也不知道我睡多久了,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唉……头又痛起来了……

  「姊姊来,喝水。」妹妹拿着床头柜上放的水杯,贴心的插上吸管,放到我嘴唇上,我像是沙漠中飢渴的旅人,拼命吸着杯中的水,不一会杯子就见底了,我的喉咙也好受一点了。

  「是你把我带来这边的?」润润喉,我看着妹妹,平静的问出我想知道的事情,对,只是表面的平静而已……

  「是。」

  得到肯定的答案,我睁大双眼,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随后妹妹便开始解释起来。

  妹妹说,她爱我爱了十几年,说好的一辈子不分开为什么我就要嫁给别的陌生人?她不甘心,所以那天在酒里面下药,在趁着亲人迎接客人的时候把我弄出来,带来这里想跟我一辈子生活在一起。

  「……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那这里是哪里?」我没想到我从小爱护的妹妹竟然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绑架?呵呵,真是我的好妹妹阿。

  「这里是我投资买的别墅,姊姊从今以后不要离开我好吗?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一辈子不要分开好不好?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妹妹满脸癡迷的抚摸着我的脸,说出的话却让我不寒而栗。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们是姊妹阿!!亲姊妹!」我激动的用力挥开妹妹的手,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怕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我却觉得这是要把我拖下地狱的声音。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爱你爱了十几年了阿!!亲姊妹又怎样?乱伦又有何不可?只要我爱你,所有人反对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妹妹突然仰头疯狂似的大笑,疯癫的样子让我感到害怕……疯了……疯了……是这世界疯了……还是妹妹疯了……或者是我疯了呢……?

  脑海里浮现了小时候妹妹跟在我身后,奶声奶气的喊姊姊的样子,在看着眼前的妹妹癡狂的样子,不!这不是我的妹妹!不是!!!

  我想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的想法浮现,我掀开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婚纱还穿在我身上,只是皱摺不堪,但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推开站在床边的妹妹走下床,往门口奔去,在离门只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我就不能往前了,原来妹妹不止我的双手,连我的双脚也铐上锁链了,看着近在眼前的房门,我却怎么都无法缩短距离,以前怎么没发现出一个房间是这么困难的事情呢?

  妹妹微笑的看着我的动作缓步向我走来,从背后环抱着我,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偏头对我的耳朵轻轻的说着:「姊姊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们就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不好吗?」这样亲密的动作像是情人之间的互动,可我们是亲人,不是情人!!
  「疯子!!」我愤怒的转身打了妹妹一巴掌,怒骂着。

  打完后我瞬间就后悔了,这是我的妹妹,我从小疼到大的妹妹阿……就算一时偏差也是可以导正回来的……

  妹妹被我打偏了头,摸着被打的通红的脸笑着看着我「疯子?」说完后妹妹发狂似的跩着我的手把我往床的方向拉,明明我跟妹妹吃一样的饭长大,什么时候开始妹妹力气这么大了?我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然后,妹妹就把我往床上扔,我跌的搞不清楚东西南北,妹妹却突然拿了一把湛着银光的锋利剪刀,把我身上的婚纱剪的乱七八糟。

  「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脱下你为那个贱男人穿的婚纱吗?」还没等我回答,妹妹便自顾自的说下去,「因为我要在你清醒的时候,亲手毁了这件婚纱,毁了你的妄想阿~ 姊姊,你只能是我的,也只能选择我……」

  「你……疯了……」我震惊的除了这句话其它都说不出来,试问,一个相处了23年的亲妹妹突然在你结婚时把你绑过来,并且告诉你她爱你,你会怎么想?很抱歉,我除了认为她疯了以外没有任何想法。

  「对!我疯了,你知道当我知道你要嫁人了,我有多恨吗?我恨你抛下我,我恨我是你的妹妹,我更恨那个男人可以光明正大跟你在一起,而我却只能用尽办法得到你!!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这里只有我跟你,我们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姊姊。」说着妹妹的脸突然放大,然后我感受到嘴唇上有个热源,软软的,湿湿的,恩?妹妹她竟然吻了我,我不敢相信的瞪大眼,刚想说什么时,妹妹的舌头趁机钻进我的口腔,一时间我脑袋有点发晕,等回过神来想挣脱,妹妹感受我的挣扎,更大力的吻我,舌头也在我嘴里一阵乱搅,就在我涨红脸快没气的时候,妹妹突然离开了我,我们两人之间还牵连着激吻过后的丝线,我突然有些害羞,我还没跟我老公……应该说未婚夫才对,往常都只是嘴唇碰一下就分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未婚夫要这样吻我时,我都只感觉到各种反感。

  「姊姊的嘴果然好甜,以前只能趁姊姊睡着时偷偷的亲,现在终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吻你了。」妹妹脸色微红的用指腹磨挲我的嘴唇,眼底的迷恋令我害怕。
  偷亲?难怪以前有时候起床嘴唇都有点肿,原来是妹妹的傑作……

  「你……」还不等我说话,妹妹的嘴唇又贴了上来,我紧闭牙齿不让她的舌头钻进来,妹妹几次想窍开都没成功,只好用舌头描绘我的唇型,还轻轻的吸吮着我的嘴唇,感受到妹妹的吸吮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软软的……有点舒服……重点是我竟然不会反感妹妹的吻……真奇怪……

  「姊姊……姊姊……爱你……好爱……」妹妹唇舌下滑来到我的脖子上又吸又啃的,手也移到我的胸上揉捏着,破碎的婚纱根本不能阻止妹妹的侵犯,我只觉得全身酥痒难耐,还有一点燥热,一丝丝舒服的感觉……

  突然间我的小腹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我慌张的推开埋在我胸上吸咬的脑袋,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

  「姊姊?」妹妹疑惑的看着我,像是不解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出去!!」我手指着门口,生气的对着我妹妹吼,心里有点难过也有点难堪,难过的是自小捧在手心的妹妹竟然对我做这种事情,难堪的是我竟然对自己的亲妹妹……有感觉了……

  妹妹沉默的看着我,几秒后一言不发的往门口走去,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至少妹妹现在还是愿意听我的话,只是走偏了道路,身为姊姊的我要担起父母的责任好好引导妹妹才行。

  只是想不到现实又狠狠的打我脸。

  几分钟后妹妹端了一杯红酒进来,老实说现在看到红酒都让我有点害怕,像预告着会发生什么一样。

  「你要做什么!住手!唔……」妹妹粗暴的扯开我身上的被子,仰头饮了红酒,我以为她要喝下,没想到她却突然压着我,掐着我的下巴直接吻了上来,清楚感觉到红酒从妹妹的嘴里渡到我嘴内,我抗拒着,想要甩开妹妹的牵制,但一切都是没用的,些微的红酒顺着嘴角流出,洒落,然而大半的红酒还是被我喝下了。

  「呵呵呵,姊姊这是你逼我的,可不要怪我阿。」妹妹舔着我嘴角残留的红酒,靠近我的耳旁,清冷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向我的耳窝,让我不由自主颤抖一下。

  「你做了什么……?」我颤抖的嗓音问着妹妹,心底的恐惧涌现,现在我只希望妹妹不要做的太过分才好。

  「呵,姊姊你说呢?虽然姊姊的婚礼没完成,不过我还是可以让姊姊享受洞房的快乐的。」妹妹微笑的扯着我身上的婚纱,破碎的布料被随意扔在地上,但是我想现在也没人注意婚纱了。

  我满脑子想着洞房,跟谁?

  像是想到什么,我错愕的抬头看着妹妹,看到她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这样的妹妹让我很害怕,好像被猎人盯着一样,而我,就是那悲哀的猎物。

  「姊姊身材真好呢,好漂亮阿~ 」妹妹抱胸站在床边,满脸笑容的欣赏着我不着寸缕的身体,时不时的伸手来回滑过我的身体,脸上的笑容让我越看越觉得可怕,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恩……好热……这是怎么一回事……?」妹妹的轻抚让我觉得痒痒的,渐渐的,我感到身体越来越热,身上好像无数个虫子在钻一样,而我的下面更是痒的不行……我难耐的夹紧大腿磨擦着私处,却什么都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空虚,身体好热……怎么会这样……?是那杯酒……?「你让我喝了什么……?」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那杯酒里面一定有问题,只是现在的我浑身燥热,脑袋昏昏沉沉的无法思考,只能躺在床上问着妹妹到底让我喝下了什么东西。

  「呵呵,姊姊很难受吧?这是对姊姊的小小惩罚喔~ 谁叫姊姊刚才不听话呢。」
妹妹俯身摸着我燥热的脸颊,手心微凉的触感让我舒服的瞇着眼睛哼出声,脑袋也忍不住蹭着妹妹冰凉的手心,好舒服………

  「真可爱,都不忍心欺负姊姊了。」妹妹温柔的看着我的动作,随后抽回手,看着我茫然的眼神,妹妹咬着牙,拿了个遥控器,「不过我不会心软的。」一按,瞬间琐链移动的声音响起,起初我不知道怎么了,但随后很快就有了答案,琐链向后移动着,我的手脚也被迫拉开,等到了一定程度,妹妹又按了一下遥控停止,我也呈现一个『大』字型躺在床的正中间。

  「恩?」我茫然的看着妹妹拉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椭圆型的小东西,上面还有个线连接另一个像是遥控器的东西。

  妹妹看着我双眼茫然的扭动的身体,也知道自己的姊姊受不了体内的药效了,笑着拿起手上的跳蛋,打开开关,轻触着我早已挺立的奶头。

  「阿……!!」敏感的奶头被刺激,我当下就舒服的呻吟出来,身体也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姊姊好敏感阿,我只是轻轻放上去而已就叫成这样,是药性太强还是你本来就这么淫荡呢?」

  药?什么药?意识迷糊间我捕捉到关键字,来不及思考什么,妹妹下一波攻势便到来了。

  「姊姊这么迷人的样子只能让我一个人看见,知道吗?知道吗!!!」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妹妹突然发狠的低下头吸着我一边的奶头,湿湿的舌头在奶头周围打转,还恶劣的咬了几下,另一边奶头也没冷落,拿着跳蛋的手狠狠的往下压,振动的快感让我浑身发颤舒服的淫叫出声,朝着妹妹挺起我发育良好的D罩杯的奶,在妹妹的逗弄下,没多久我就被快感淹没,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我的意识稍微清楚了一点,身体的燥热也消退一点,只是现在这情况让我很羞耻也很愤怒,自己从小到大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的妹妹竟然对我做这种无耻的事情,而身为姊姊的我没拒绝就算了,竟然还在自己妹妹的撩拨下达到了高潮……

  「你……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姊姊真是的,我滚出去谁来满足你呢?你那无缘的未婚夫吗?姊姊你要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其他人可都没资格碰你……」妹妹丝毫不在意我生气的样子,只见她手里把玩着跳蛋,瞇起眼睛居高临下的打量我,像在思索什么一样。
  我在妹妹的注视下,身体又渐渐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你到底让我喝了什么?!」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我咬牙切齿的问着妹妹。
  「也没什么,只是催情的药而已,本来是不想用的,可是谁让姊姊不乖呢。」
  听着妹妹风轻云淡的回答,让我觉得很生气,只是这时候身体又渐渐痒了起来,这感觉让我很慌,我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只好在还能思考的时候恳求着妹妹收手,「妹妹……别在错下去了……我是你的亲姊姊阿……」

  妹妹完全不理会我的哀求,似乎想到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只见她来到我的两腿之间,低下头轻轻的舔着我的小穴。

  「阿……不要舔那里……哦~ 」此刻的我清楚感受到妹妹的湿滑的舌头在我的小穴上面舔弄,时不时的还轻咬我的小荳荳,我舒服的挺起屁股往妹妹更靠近,差一点了……

  明明不想跟妹妹做这种事情,可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克制不了。
  「姊姊下面好湿阿~ 有这么舒服吗?」就在我又要高潮的时候,妹妹突然停下来,起身看着我伸出舌头慢慢的舔着嘴唇上的液体,「真好喝,姊姊的小穴真甜~ 」

  看着妹妹这妖娆的动作,我感觉整个气血上涌,开始不安的扭动身体,刚刚就要到了……

  「姊姊还没高潮吧?很难受吧?求我就让你高潮喔~ 」

  我撇过脸,握着拳头忍耐着,就是不求妹妹,汗水沿着皮肤滴落,染湿了身下的床单,看着我隐忍的侧脸,妹妹无奈的叹气,又继续舔着我的小穴,只是每每在我要高潮时候就停下,我不知道妹妹怎么这么准确的在我快高潮时停下,我只知道身体越来越难受,就快忍不住了……

  「求你……」在不知道第几次徘徊在高潮边缘,我终於忍不住开口求妹妹,在不求妹妹,我就要被逼疯了。

  「恩?亲爱的姊姊求我什么?」听到我的声音后,妹妹起身压在我身上舔咬着我的锁骨,明明听到了却故意捉弄我,刚刚的勇气用光了,我咬着下唇不说话了。

  「别咬,我会心疼的,姊姊再求我一次……我就给你……」妹妹轻轻的吸着我的嘴唇,垂着眼帘喃喃低语着。

  看着这样的妹妹我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微微侧着头在妹妹小巧的耳朵旁边,我听到我说着:「求你了……让我高潮……好难受……」

  「好。」妹妹笑着,舔着我的奶头,手也下滑到我的小穴上面,食指按着我的小荳荳上捻压,中指也微微插入我的小穴在抽出。

  「阿……在快一点……」这种感觉让我舒服的开始浪叫,从来没想过我也会有这么放荡的时候,而这些体验都是我妹妹给我的。

  看着我兴奋的样子,妹妹的唇往上移来到我的耳边,舔着我的耳廓,吸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压抑着声音激动的说着:「叫我的名字!姊姊叫我的名字!记住只有我能给你快乐!只有我!!」

  「哦~ 妹妹……小莲……我要到了……莲儿……快点……阿……哦……」妹妹听到我浪叫的喊她的小名,更加兴奋的加速手上的动作,最后在妹妹狠狠压着我的荳荳抖动手指时,期待已久的高潮猛然来临,我闭着眼昂着头,眼角流出生理泪水,尖叫着喊着妹妹的小名,全身像是电流窜过,整个身体像是触电一搬高高挺起,也许有几秒,也许有几分钟,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阵阵的舒服感传来,等感觉过后,僵直的身体又重重落在床上。

  「舒服吗姊姊?姊姊放心,莲儿今天一定会好好喂饱你的。」妹妹舔走我流出的眼泪,趴在我的剧烈起伏的胸口,听着我激烈跳动的心跳声,说着让我既期待又害怕的话,还在平复呼吸的我心里想着,今天,怕是会被自己的亲妹妹吃乾抹净吧?

  ––––嗨,我是万恶分隔线––––

  我在一阵鸟鸣中幽幽转醒,睁开眼的第一眼就是妹妹的胸口,我才发现我整个人缩在妹妹怀里,手搭在妹妹腰间处,妹妹的手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我光滑的后背,痒痒的,抬头看着妹妹,只见妹妹手撑着头,微笑的看着我,发现我醒了之后,妹妹温柔的亲着我的额头,柔声的说着,「晴,早安,怎么不多睡一会?饿了吗?」妹妹沙哑嗓音诱人的让我脸颊微微红起来,可能是阳光透进来照在妹妹身上的关系,我感觉妹妹整个人看起来变得更加的温柔,浑身透着一股成熟的味道。

  这样的妹妹让我真正意识到以前那个只会跟在我后面用着甜甜的嗓音撒娇的妹妹已经长大了,让我既觉得陌生又觉得熟悉。

  我稍微动一下,全身酸痛的让我放弃起床的打算,低头一看,胸口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我的脸一烫,瞬间就想起睡着前的事情……

  在我高潮两次之后休息时,妹妹拿了一块白色手帕垫在我的小穴下面,起初我不知道妹妹要做什么,随后妹妹一只手摸着我湿滑的小穴,只听妹妹说了一句「姊姊乖~ 忍耐一下。」后,我就感受到小穴有个异物入侵,先是一根手指缓缓的推入我紧緻的小穴,我皱着眉难受的哼哼出声,妹妹赶紧停下手指,舔着我的荳荳安抚我,随后缓缓的抽出中指,食指在穴口旁边徘徊着,感觉像是犹豫着要不要也插进去一样。

  几秒后,妹妹下定决心的说了句:「可能会有点痛,姊姊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随后食指也插进了我的小穴。

  「阿!!痛……停下阿!!」紧緻的小穴感受到手指的入侵,我痛的全身紧绷,小穴也紧紧的收缩着,即使有淫水的滋润,初次被侵入的不适感还是无法减轻。

  「姊姊放松~ 乖~ 你吸太紧了,放松,我不动了~ 乖~ 」妹妹感受到我的僵
硬,赶紧停下手指不动,舌头也卖力的舔着我的荳荳,希望能转移我的注意力,我舒服的渐渐放松了身体,连带的小穴也放松下来。

  「阿!!好痛!!」妹妹趁着我放松的时候,咬着牙一发力手指深深的插到我的体内深处,突破了我纯洁的象徵,全身像是被撕裂一样疼痛,我想要不是我的手脚被绑着,我估计我会一脚把妹妹踹下去。

  「乖,很快就不痛了~ 」看着我楚楚可怜的样子,妹妹爱怜的亲着我的眉心、眼帘,在舔掉我因为疼痛而流出来的眼泪,最后来到我的嘴唇,温柔的吸吮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渐渐退去,随后有种空虚的感觉袭来,我不知所措的扭着腰,妹妹感受到我的不安,稍微动了下手指。

  「阿……」

  「姊姊准备好了吗?」听到我的呻吟声,妹妹知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开始缓缓的抽出插入。

  「阿……轻一点~ 太深了阿……慢一点阿~ 不要这样转阿……喔……」妹妹起初只是慢慢的在我的小穴抽出插入,后来感受到我逐渐的适应与配合,妹妹坏坏的一笑,偶尔我感觉妹妹手指已经要整个抽出去,却没想到她只是退到穴口,在狠狠的插进来,还恶劣的在我紧緻的小穴里转动着。

  「姊姊里面好热好湿~ 手指被姊姊吸住的感觉真舒服阿……」妹妹突然插在我的小穴内不动,感受着我的小穴给她带来紧緻包围的舒服感,嘴里说出浪荡的话语让我害羞的想昏过去。

  「别说了……」我害羞的别过头,不想看着这样的妹妹。

  「好,我不说,我用做的。」妹妹看到我娇羞的样子笑容更加的大,嘴里宠溺的说着,开始实施只做不说的的命令。

  「阿……阿……阿……妹……妹~ 慢一点~ 不要那么快~ 会受不了阿……要
去了~ 莲……我要到了阿……!!!」妹妹快速的抽插着我的小穴,还沿着我的奶头……肚脐……往下吻到我的小穴,手口并用的,我的脑中再次空白,熟悉的快感渐渐袭来,我僵直着身体再次达到高潮的巅峰。

  「阿!!停阿!!!!妹妹!!停下阿!我不行了……不要了阿……」只是没想到妹妹过分的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做越卖力,我皱着眉头浪叫着,浑身不停抖动的硬是承受这一波一波到来的快感,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妹妹终於放过我,我身体重重跌回床上,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累的我只能闭上眼睛,感受着快感散去。

  「好甜~ 姊姊的一切都是我的~ 」我听到妹妹的声音微微的睁开眼睛,瞬间看到让我脸红不已的画面,只见妹妹眼神妩媚的看着我,舔着自己的手指吸着……上面有我的……淫水,更害羞的是……还有一点点血迹……

  随后妹妹抽出垫在我小穴下面的手帕,我则是害羞的别过脸,假装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可假装看不到不代表不会看不到,恶劣的妹妹拿着手帕摊开在我面前晃着,我一看整张脸又更红了,白色的手帕上面有着醒目的红,鲜艳的颜色刺眼的扎在白色的手帕上面。

  我激动的想拿回来,可惜琐链好好的套在我的手腕上,我的激动也只是引起一些声音而已。

  「姊姊你终於是我的了……终於……」妹妹突然抱着我哭了起来,我累的不想说话,妹妹哭了一下,随后起身,手臂随便抹了眼泪,小心翼翼的把那块手帕折好放在一个盒子里面。

  「这是姊姊的第一次,一定要好好留着才行。」

  看着妹妹这样的动作,我想说点什么,不过我已经累的缓缓闭起眼睛,想睡了,闭上眼之前,我看着妹妹皱皱的衬衫,我孩子气的嘟着嘴说「只有我脱衣服不公平……」

  在意识朦胧之间,我听到妹妹用着宠溺的嗓音说着:「好,我脱,姊姊乖乖的睡吧,我会陪着你,一辈子。」

              第二章妹妹自述

  我的名字是卓思莲,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飞往世界各地,从我记事以来,我的世界只有姊姊一个人,姊姊的名字是卓思晴,大我两岁,爸爸妈妈还请了一个保母照顾我们,不过我不喜欢那个保母,总是板着脸孔的,比起保母,我更喜欢可爱又温柔的姊姊。

  小时候的姊姊会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的教我写字,吃饭的时候保母阿姨如果煮了我不喜欢的菜,姊姊也会温柔的哄着我吃,睡觉时还会念着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给我听,不过我更喜欢姊姊与妹妹的故事,甚至学校举办的活动姊姊都会代替爸爸妈妈出席,即使是缺席了她的活动,我的活动也一定不会缺席,在我小小的内心深处,姊姊就是我的阳光,我的晴天,有姊姊在的地方我就会很开心很开心。

  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妈妈常年不在身边的关系,姊姊在小小的年纪就扛起照顾我的责任,在我心中姊姊就像故事书中万能的天使一样,什么事都难不倒她一样,我总想着等我长大一定要跟姊姊一样厉害。

  后来上了小学,班上有个坏男生总是喜欢欺负我,嘲笑我没有爸爸妈妈,是个没人要的小孩,那天刚好姊姊来班上找我,那个坏小孩的话刚好被姊姊听到,姊姊二话不说,愤怒的沖进教室把手上的书用力的砸在那个小男孩身上,随后扑过去打了那个小男孩一顿,可能是太突然了,那个小男孩愣是没反应过来就被姊姊揍的趴在地上哭着起不来,随后姊姊霸气的说了一句「以后谁敢欺负我妹妹我就揍谁!!」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姊姊这么生气的样子,跟以往温柔的她真的差好多,姊姊握紧的拳头甚至还在颤抖,看着姊姊纤细的背影,我不觉得这样的姊姊可怕,反而觉得这么霸气姊姊也好帅好帅,姊姊的形象在我心中瞬间又高大了起来,我想我一定是姊姊的忠实粉丝,不管姊姊什么样我都喜欢。

  随后姊姊转身来到我身边一把抱住我,轻拍着我的背,一下一下的,我听到她慌张的说着:「妹妹乖,姊姊在,姊姊保护你,不怕不怕……乖……」那时后的我感受着姊姊的体温,听着姊姊安抚的声音,我突然很想骄傲的跟地上那位爬不起来的小男孩说:「看!这是我的姊姊!我最喜欢最厉害最可爱最帅气最漂亮最温柔只属於我一个人的姊姊!!」

  那天晚上姊姊跟我解释爸爸妈妈为了要养我们在外面工作很辛苦,不是不要我们。其实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没有很在意那个小男孩说的话,对我来说只要姊姊陪在我身边就够了。

  解释了一大串后,姊姊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问我:「以后姊姊就代替爸妈照顾你保护你一辈子好不好?」

  那时后我不知道一辈子多久,可是看着姊姊温柔中透露着的坚定,我露出甜甜的笑容点着头说:「好,我要跟姊姊在一起,一辈子。」

  那天过后,我更黏姊姊了,姊姊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姊姊温柔的笑着摸着我的头说:「小尾巴黏这么紧。」

  我只是傻傻的笑着,抱着姊姊的腰扬起大大的笑容甜甜的说:「小莲最喜欢姊姊了!」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渐渐意识到我对姊姊有了不一样的心思,看到姊姊跟其他人说话我就很生气,看到姊姊对着其他人温柔的笑着我就更生气,姊姊明明是我的,为什么要对其他人笑的那么温柔呢?只对我一个人这么笑不好吗?

  我发现我异常强烈的占有欲,慌张的上网查着资料,要查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把我心中的想法搜寻上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问题,然后我就看到了『同性恋』这个词,看完后我从一开始的震惊、烦恼到最后慢慢的接受,接受我是同性恋,还接受我喜欢上自己亲姊姊的事实。

  这种喜欢很痛苦,我只能压抑着,想亲近姊姊又怕控制不了自己,不亲近又好痛苦,我甚至埋怨为什么我是姊姊的妹妹而不是一个陌生人?但后来想想如果我是陌生人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姊姊,所以我还是庆幸我是姊姊最亲密的亲人,这样矛盾的想法让我很苦恼。

  因为压抑的太久,到后来我甚至半夜会趁着姊姊睡着,偷偷的亲着姊姊粉嫩的嘴唇来缓解我的痛苦,我也知道我不能这样,每一次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但是一次又一次,我还是没办法不做这种事情,姊姊像毒品一样让我着迷不已。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姊姊的,也许是那年看着姊姊英勇的背影,也许是姊姊温柔的许诺我一辈子,也许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跋,只能选择喜欢姊姊,或者更加喜欢姊姊。

  后来姊姊在大学时交了一个男朋友,我嫉妒的要疯了,表面还是只能装开心,随后我用爸妈的钱做了投资,钱滚钱的暴利之下,我在郊区买了一栋房子,并把卧室稍微改了一下。

  在这期间,只要姊姊跟她男朋友有约会,我就耍赖撒娇扮可怜的也要跟着一起去,姊姊最后都只能无奈的答应,尴尬的三人约会都在我刻意挽着姊姊的手臂排挤那个男人中结束,我其实好几次都看到那个男人的眼神在我和姊姊之间徘徊,嘴角都会露出我觉得猥琐的笑容,只是姊姊都没发现,也不知道姊姊是什么眼光,差成这样。

  后来有次他们出去约会,刚好我没有去,大冬天的晚上我站在楼下等姊姊,远远的隐约看到他们牵着手走过来,我当下真想回家拿菜刀把那只手剁了喂狗,我快步向着他们走去,之后看到那个男人拉着姊姊要亲她,我愤怒的赶紧冲过去踹了那个男人一脚叫他滚,拉着姊姊的手头也不回的就往家里走,回家后姊姊搓着我冻的没知觉的手,说:「怎么这么冰,感冒了怎么办呢?」

  我低头看着姊姊很孩子气的嘟着嘴,「你没回来我不放心,就在外面等你了,如果我感冒姊姊就要对我负责。还有,以后没有我陪,不准跟陌生人待超过五点,不行!没有我陪就不准跟陌生人出去!!」那时后我已经高了姊姊一个头,而姊姊只是笑着哈着气搓热我的手没说话。我甚至觉得姊姊没有那么喜欢那个男人,因为姊姊从来不会为了那个男人凶我。

  后来姊姊大学毕业了,再后来我毕业了,那一年我23岁,姊姊25岁,在姊姊25岁的那一年的情人节,姊姊答应了那个男人的求婚,我听到后简直要气疯了,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那时后我才知道我已经不止是喜欢姊姊,我是爱着姊姊,是的,深深的爱着。

  我瞒着姊姊偷偷调查那个男人,我发现那个男人有其它女人,娶我姊姊也是因为挪用公款,为了填补这个漏洞需要钱,而我姊姊就是最好的提款机,看着资料我愤怒的握紧拳头,满脑子想揍死那个男人,我心中的宝贝姊姊怎么能让他这样蹧蹋,那一刻,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姊姊有机会成为别人的人,姊姊只能是我的,也只有我才能给姊姊满满的幸福。

  所以在姊姊结婚那天,我迷晕了姊姊,抱着她来到这个谁也不知道的别墅,而在那天,我把那个男人挪用公款的资料暴露出来,可惜不能亲眼看到他被送入监狱了。

  把姊姊带回别墅的卧室后,我颤抖着手给姊姊的手脚扣上连接琐链的护腕,迷恋的摸着姊姊滑嫩的小脸,我知道,我的一辈子要实现了。

  再打开门时,我看到姊姊疯狂的扯着琐链,我心疼的快速走过去,懊恼怎么没有事先用手帕包着姊姊细嫩的皮肤。

  等我包好姊姊的皮肤,抬头看到姊姊错愕的眼神转为愤怒在变成失望,我就好痛苦,姊姊,你知道吗?我爱你爱了十几年,你知道吗?

  被姊姊打了一巴掌后,我的理智也没了,冲动的把一切说出来,包括我爱她的事情,更甚至还喂她喝下参了催情药的红酒,我想让她真正的属於我,就算是强迫的也无所谓,因为我已经爱得无法压抑了。

  真正的占有姊姊后,看着手帕上面的红痕,我激动的哭了,十几年了,我终於可以正大光明的拥有你了。

  事后姊姊睡着前抱怨的小模样让我心中像抹了蜜一样,好甜。

  看着姊姊的宁静的睡颜发呆了许久,我才去浴室打了桶热水出来,温柔的擦拭着姊姊的身体,上面布满我的吻痕,有点心疼,更多的是高兴,这些都是爱的痕迹,可惜我的身上没有姊姊留下来的痕迹,不过不要紧,来日方长,不急。
  清理完姊姊的身体后,我也洗了个澡,下面早在要着姊姊的时候就湿透了,我也想让姊姊占有我,不过没关系,不急。

  怕姊姊睡的不舒服,我解开了姊姊双手和左脚的束缚,只留下姊姊的右脚没有解开,潜意识中,我还是怕姊姊逃跑。

  随后我脱下浴袍随手扔在地上,爬上床,轻轻的拥着姊姊抱在怀里,深深的吻着她的额头,说了句:「晚安,我的宝贝,我的晴。」笑着闭上眼睛,我感叹着这就是幸福吧?

  隔天早早的醒来,好怕这只是一场梦,感受到怀里温暖的身体,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随后姊姊清醒过来,看着脸红的姊姊,我压下心里的不安,温柔的看着姊姊,笑了。

  我想着就算是要囚禁你也好,你讨厌我也罢,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亲吻姊姊的额头,道了声早安。

  心中所想的是,再也不会放开你了,我的姊姊,我的爱。

               -EN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