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都淫妇】(完)作者:白领笑笑生
字数:120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快点,我老公可能今天要回来!」沈怡上身赤裸着,两条雪白的胳膊绑在身后,两颗饱满的的玉乳上下跳动,撩到腰间的黑色套裙之下,浑圆的美臀摇摆着研磨着男人的肉棒。鲜红的肉壁包裹着身下男人硕大的肉棒,交合处发出啵滋、啵滋的响声。

  「你不是早就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怡姐,你的技术越来精湛了,我要忍不住了!」男人说着抱着沈怡,肉棒在花径中狠命抽送起来,一时间淫水飞溅,沈怡登时被他插的浪叫连连,再也想不起丈夫的事情了。

  砰的一声,房门被打开,拿着相机的男人对着正在偷情的两人一阵猛拍。沈怡见到来人,顿时惊的魂飞魄散,却是被插的正爽一时间无法停下,竟是在这个时候被送上了顶峰,只见她雪白的肉体颤栗着,嘴里叫道:「哎呀,要死了!」下体紧紧抓住男人的肉棒,一股阴精尽数浇在上面上,那男人这时也彻底爆发出来,抱着沈怡浑圆的屁股,一股股精液扑哧扑哧的射进她小穴里。

  两人在高潮中颤抖了好一会这才分开,为了增加做爱的情趣,沈怡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失去男人的支撑,她砰的一声倒在沙发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呈大字型分开,一股股白色的秽物从她敞开的小穴里喷涌而出。

  「没想到啊,我眼高于顶的老婆居然喜欢被人绑着干,啧啧,这照片,比那些色情片女主角还要专业!」刚刚从外面闯入的男人抓住沈怡的头发,一只手拨弄着她充血的阴唇:「这骚穴,啧啧,看来以前没怎么操你真是亏大了!」
  「姓刘的!沈怡狠狠的瞪着这个让她无比痛恨的男人:」半年前我们已经说好各过各的,你今天什么意思!「他和丈夫刘瑞的婚姻本就是沈刘两家联姻的产物,婚后刘瑞吃喝嫖赌一副纨绔的做法,更是把貌美如花的老婆晾在一边整天出去鬼混,半年前两人彻底闹翻,只是迫于家里的关系没有离婚。

  「可我们毕竟是夫妻!」刘瑞晃了晃手中的相机:「如果我把这里面的东西,送到道德裁决厅,你说他们会怎么判决!」

  「阿光,砸了他手里的东西!」沈怡闻言大惊,她当然知道后果是什么?
  阿光,也就是刚刚和他做爱的男人却笑了笑,把她丰腴的身体再次抱在怀里,让她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来对着拿着相机的刘瑞,大肉棒对准仍在向外冒着骚水的小穴,噗嗤一声插了了进去,肉穴再次被充满,一股难言的兴奋冲击着沈怡的身体:「阿光!」

  「怡姐,你确实很美,可我早就收了刘老板的钱,你就专心做一个淫妇吧!阿光会记住你的!」壮硕的肉棒在花径中抽插,沈怡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下体本能的夹住男人的东西吮吸起来,淫妇,她简直不敢相信。

  「不,阿光,刘瑞!你们不能这样,唔!」阿光加快速度的同时,刘瑞也站在沙发上把肉棒塞进妻子嘴巴里。唔,一行清泪从沈怡眼角流出,她本是个谨慎的女人,若不是那天被阿光灌醉丢了身子,若不是他床上确实有些手段,若不是听了他的话今天来家里做寻找偷情的快感,她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步。

  这夜,刘瑞似乎以前不屑一顾的妻子此时充满了兴趣,沈怡双手被绑在身后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整整干到半夜。

  「沈总!」秘书小陈把文件放到沈怡面前,她却似乎根本没看到。刚刚,她接到了道德裁决厅的最终判决,由于证据充足,她已经被判定为淫妇!当自己被公开处死,赤裸的尸体在广场上示众的时候,那个混蛋正笑着接收自己一手创立的集团。

  淫妇,在孟都,这意味着一个女人被永远的定在耻辱柱上。回家的路上,她鬼使神差的来到市中心的广场上,今天是公开处决淫妇的日子,远远看去,几十具丰腴的身体穿刺在木桩上,脑袋如葫芦般串起来。也算她运气好,判决下发时处决的名单已经决定了,但是下一次……

  沈怡站在落地镜前,轻轻的褪掉衣服,今天距离判决下发已经三天了,她痴痴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纤细的腰肢,浑圆的玉乳,还有两条雪白的美腿,只是那原本雪白的腹部上多了「淫妇沈怡」四个鲜红的大字——就像那些穿刺在广场的艳尸一样。她还清楚的记得那位给自己纹身的师傅不屑的眼神,他就连干过自己之后也要特意抽出来再射,生怕把一滴精液留在自己这个淫妇身体里。

  自从妻子被判定为淫妇之后,刘瑞对她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家里大床上,沈怡双手被绑在床沿上,两条雪白的大腿被丈夫压在身体两侧,她美丽的脑袋歪在一边,银牙紧咬忍住即将脱口的呻吟,妻子肚皮上几个红色的大字像兴奋剂般刺激着刘瑞,他如同一个壮硕的牛犊般疯狂的冲击着,把浓浓的精液深深的灌入妻子子宫深处。

  「你确实很有做淫妇的天分!明天我带几个朋友一起回来玩!」

  对于一个半年后要被处决的淫妇来说,沈怡必须为新都尽义务来弥补自己的过失,比如说她的名字照片,甚至肚皮上刺着「淫妇沈怡」的裸照放在专门的淫妇网上应招。夜总会包厢里,她一件件褪下衣服在一群醉醺醺的男人面前,露出象牙般的肌肤,在这些人眼里她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骚货,他们笑骂着抓住她的脑袋套弄,命令她撅起丰满迷人的屁股,一个个轮流操过之后,像垃圾一般把她丢在一边。

  几次这样的经历之后,她也习惯了这种身份。

  「要死了!」飞驰的商务车里,沈怡带着黑色的项圈,双手被绑在身后,菱形束缚带的作用下两颗乳房显得格外丰硕,她两条雪白的大腿跨坐在男人身上,迷人的身体颤抖着显然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那男人也身体一挺一股股精液尽数射进她子宫里。

  「于总,骚货要被干死了!」沈怡杏眼迷离,下体仍不自觉的吮吸着男人的肉棒。却听那于总嘿嘿一笑,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今天玩个有意思的游戏。
  孟都闹市区,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吱呀一声停了下来,车门拉开,一具浑身赤裸的肉体从里面推出来,双手绑在身后的女人一个踉跄,浑圆的玉乳,纤细的腰肢,这个极品女人双腿之间依然保留着刚刚欢爱的痕迹,雪白的肚皮上纹着「淫妇沈怡」几个红色的大字。

  沈怡不知道自己四个月来是怎么过来的,现在,就连自己都有些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淫妇了,但在集团,依然有绝对的权威。会议室里静悄悄的,十几个大小主管眼观鼻鼻观心,新都集团的规矩,第一个发言的一定是董事长。

  「三天之后,我要随孟都市政府组织的文化交流团一起到兰芳!」她咬了咬嘴唇:「请大家把会议前发到你们手中的资料翻到第五页!」几分钟后,安静的会议室里一阵骚动,不时有人偷眼看一脸淡然的坐在那里的女董事长。

  「你们看的没错,也不是重名,资料上那个参加展览的淫妇就是我!」她默默的站起来,脱掉衣服露出赤裸的肉体,肚皮上醒目的四个红字让所有人放弃了幻想:「与其三天以后你们在电视上见到我这样,不如现在就脱给你们看,为了公司声誉,从今天起我不再是你们的董事长!」

  「沈总!」最先忍不住的是秘书小陈!

  「一定是哪个混蛋!」脾气暴躁的老黄忍不住大声道:「我去扒了他的皮!」
  「对不起了,大家,你们是一群真正的精英,我已经把一部分股份转移到你们手中,就算没有我,公司依然在你们手中!作为我的歉意,今天,我希望你们能尝尝一位真正孟都淫妇的滋味!」她仰躺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中央,静静的的闭上眼睛。

  没人知道那天会议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当董事长一脸红晕的走出来之后,整个集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对这次会议的内容,所有人都讳之莫深。
  觥筹交错,欢迎孟都文化交流的酒会正酣,沈怡穿着黑色的晚装,挽着赵司长胳膊,丰满迷人却又不失高挑的身姿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赵司长,你身边的美人是谁,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东道主陈市长道。
  「新都集团的董事长沈怡!」

  陈市长听了他的话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是沈总,久仰大名,我是你们公司的忠实用户,停在楼下的车就是新都去年的限量版,早就听说,新都能有今天的成绩全靠一位美丽能干的女董事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敢当,我已经不再管理新都了!」沈怡抿嘴笑道,举起酒杯和陈市长碰了一下,优雅的喝了一小口,深深的乳沟和半个肉球让人遐想联翩。宾主尽欢,渐渐的参加酒会的人们说话也放开了,有人更是大谈起女人的事情。

  「杨老弟,这次文化展,有一样东西我们望眼欲穿啊!」

  「对对,听说代表团里有几个风骚入骨的淫妇!」两个老板大谈道。似乎注意到那位迷人的沈总柳媚轻皱,陈市长咳嗽了两声,耳朵却也竖起来。

  「那好,就让大家见识一下真正的孟都淫妇!」赵司长说着把沈怡推到众人面前。

  「不会吧!几个和沈怡详谈甚欢的男人顿时惊掉了下巴!」

  「赵司长没有骗你们,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淫妇!」就连沈怡自己都没发现,人们的表情让她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她轻轻拉下肩带露出尖翘的酥乳,撩起裙摆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与赤裸的下身——两瓣鲜红的阴唇向外泛起,被爱液完全浸湿的肉穴清晰可见,黝黑的耻毛上挂满了亮晶晶的爱液。她涂着红色指甲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着,嘴里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

  「好了!」赵司长猛的扯下沈怡身上的礼服,让她丰腴的的躯体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这位传说中的商界女强人雪白的肚皮上赫然纹身「淫妇沈怡」四个鲜红的大字,静静的站在大厅中央任人观赏。

  「真难以相信!」

  「她和男人通奸时被丈夫拍下照片,证据确凿,奸夫也供认不讳,是个货真价实的淫妇!」

  「那一定很骚了!」

  「听说孟都的淫妇都要被处死,这么淫荡可惜了!」

  「她也是这次文化交流的一件展品!」赵司长道:「你们迟早都要看到的,两个月后,她被处死并曝尸的视频作为下次文化展的部分。」

  「沈总,兴奋吗?」赵司长手指插进沈怡泥泞的下体,处死、爆尸,以往淫妇们被处死后以耻辱而淫荡的姿势摆在广场上供人观赏唾弃,撅着屁股、分开大腿,下体和肛门里耻辱的塞着擀面杖,一幕幕在沈怡脑海里回放,不知不觉间,一股洪流从她下体喷涌而出。

  「呵呵,她还真是个淫妇!」陈市长讪讪道。

  「如果市长不嫌弃,今晚她就是你的了!」

  直到酒会结束,沈怡赤裸的身体吸引的所有人的注意,她忽然发现除了一丝羞涩之外,自己整晚下体一直湿润着。晚上在宾馆里,她像一个下贱的妓女一般让那位仰慕她已久的陈市长享受了孟都淫妇的滋味。「

  镁光灯闪烁,第一天上午,沈怡与另外五名淫妇一样一丝不挂的站在站台上,淫妇沈怡、淫妇董妮、淫妇白白洁、淫妇周莹、淫妇方慧、淫妇刘嘉怡,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她们被捉奸在床的与以往孟都淫妇处决后暴尸的照片,配合文化宣传员的讲解,六名淫妇或卖弄风骚或抚摸着自己丰满迷人的身体自渎。

  接下来的两天半,展台开放了限制,任何一个缴纳了一百元保证金的男人都可以排队上台和这些风骚入骨的淫妇们做爱,下午,两个小时后她们被干晕过去之后倒吊在展台上示众。

  第二天上午,她们被干晕之后排成撅着屁股的样子骚穴里插着根木棍供人观赏。

  第二天下午,刘嘉怡被当场干死,她脑袋被砍下来带回孟都,尸体被主办方穿刺在展台上供人观赏。

  最后一天上午,服食春药过多董妮在和十几个男人交合之后躺在展台中央高潮了一分钟后断了气,随团的老师傅当场表演了肢解淫妇的绝活,她被切成十七八块放在盘子里供游客观赏。

  最后的一个下午,四名名淫妇被干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才全部晕过去,主办方把她们丰腴的肉体堆成一个壮观的肉山,刺着耻辱红字的肚皮配上她们向外冒着淫液的骚穴,一个摄影师拍下这一幕,并在年终获得了蓝星最高奖项。当赵司长命人把她们装在手推车里拉回去之后,那个叫白洁的淫妇早就没了气,送别的晚宴上,烤成金黄色的淫妇白洁让宾客大快朵颐。

  交流会过去已经接近两个月了,清晨,穿着透明裙的沈怡双手被丈夫反剪在背后,这是刘瑞近一个月养成的习惯,一边享受妻子烹饪的早餐一边享受她迷人的阴道。 这时,门铃声不合时宜响起,他回过头,发现日历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红叉。

  差点把这个都忘了,他忽然想起迷人的妻子今天似乎画了一个淡淡妆,穿上了她最喜欢的水晶高跟鞋。

  「老姚,开门!」刘瑞加紧了冲刺,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走进来时,他正好颤抖着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妻子子宫深处。

  女主人趴在半人高的餐座上,浑圆屁股高高翘起,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尖仿佛尽力踮起的样子,分开的双腿之间,浑浊的液体从她敞开的饱满的爱穴涌出。
  「请问,那个是淫妇沈怡!」

  「她!」刘瑞在妻子浑圆的屁股上啪的拍了一巴掌,后者雪白的臀肉颤抖着,就连老姚也禁不住一阵火起。

  两个黑色制服的男人把沈怡从餐桌上拽下来,扯下她透明的围裙让她仰躺在地上:「帮我们舔完再走,可以让你今天舒服点!」刘瑞一脸惊诧看到妻子分开双腿蹲在地上,敞开的尻穴里向外冒着刚刚自己射进去的东西,双手左右握住两只肉棒一脸媚态的左右开弓。

  她一定是故意的,刘瑞低声骂道。

  十几分钟后,两个男人心满意足的在沈怡嘴里爆发之后,把她双手绑起来押到外面的车上带走。作为她听话的奖励,两个男人在车上和她来了一次之后单独带她脘肠(为了避免处决时臭气熏天,淫妇的身体内外都要清理的干干净净。)在处决之前,每位淫妇都被注射了春药,只要外界少有刺激,她们下体便会春水盈盈。

  「下去吧!」男人恋恋不舍的把手指从沈怡下体抽出,几百个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淫妇分别被关在处决现场的四个围栏中,能够出来偷情,姿色都还不差,环肥燕瘦的身体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看热闹的人们对着他们赤裸的身体指指点点。
  四五个简易的绞刑架上,肚皮上写着醒目红字的淫妇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敞开着雪白的大腿任人观赏,不远处的地上,几个刚刚被斩首的淫妇无头的尸体大腿依然反射性的战栗着,围观的人们把她们无头的尸体摆成各种样子拍照留念。
  「沈怡!」交接的工作人员看到她的容貌一愣,诧异的看了看她肚皮上的红字:「你到三号栏,记得叫到你名字之后马上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当周围都是肚皮上写着淫妇的的女人时,一阵异样的情绪在沈怡心头升起。
  「新来的!」一个头发拢起来的女人碰了碰沈怡身体,厚厚的嘴唇,丰满的身体,长着一对勾魂的桃花眼,丰满的身材和沈怡有的一拼:「你是怎么被抓住的!」

  「在家里!不过……」沈怡话没说完却被女人抢了话头:「我是和老板玩车震的时候,那个没良心的东西也不想想,他那点水平怎么可能被提到副总的位置,还不是老娘卖的!」她们已经不需要互通姓名,肚皮上的红字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女人叫张嫣然。

  曹颖、刘梅、崔思燕,拿着本子的刽子手一个个叫着名字,崔思燕,崔思燕,前面叫到名字的淫妇很快应声站出来,被刽子手押到广场中央跪到在地上,唯有这个女人没有应声。

  「在这里!」怯怯的声音道,一个体态丰盈的少妇拖出围栏。四个刽子手按住她四肢让她仰躺在地上,一个刽子手坏笑着把一把尖刀插进少妇丰满的爱穴里,那少妇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猛的身体拱起,下体喷出一股爱液来。

  「可惜了,你本来只是斩首!」那刽子手把刀子向上一挑,少妇的小腹从会阴开始被剖开一个大口。「你们这群淫妇看好了,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他说着一脚狠狠踩在少妇腹部,少妇身体顿时弓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一堆包在粘膜里的肠子从她从下体的开口喷涌而出,堆在她雪白的双腿之间。

  那少妇在地上整整挣扎了两分多钟这才咽气,围栏里的女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两个吓的瘫软在地上。

  「刚才叫到名字的都是马上要被处死的淫妇!」张嫣然道:「你来之前已经处死一批了,这么几百人恐怕要杀到中午!」

  「你不怕吗?」沈怡问道。

  「我有什么好怕的,该玩的花样老娘已经都玩过了!」

  叫到名字的四十名淫妇在广场中央分开双腿跪成五排,刽子手搬来几个斩首的木墩,第一个被拖出来斩首的是那个叫曹颖的淫妇,太过紧张的缘故,她趴在木墩上的时候失禁了,黄色的尿液淅淅沥沥的顺着她雪白的屁股流到地上,刽子手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斧头刷的一声落下,她脑袋顿时滚到地上。这时,跪在第一排的一个淫妇忽然间依依呀呀叫浪叫起来,骚穴里向外喷出一股淫水来。刽子手看她似乎很兴奋,把她也拖出来,让她依样跪在砧板前,却见这淫妇外面的骚穴一鼓一鼓的,嘴里叫道:「主人,快砍了骚货的脑袋,骚货快要受不了!」刽子手手起刀落,她一颗脑袋顿时也落在地上,又是一股骚水从她下体喷出。
  不一会,几十个个淫妇已然身首异处,无头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四五个淫妇在绞架上,丰腴的肉体挣扎,下体不时喷撒一股晶莹的爱液。刽子手们把三十几个淫妇的尸体堆成一个壮观的肉山拍照留念,她们撅起的屁股让游客们一阵兴奋。

  武心君、周莹、方慧、张嫣然、沈怡,沈怡的脑子轰的一声失去了思考能力,那堆淫荡的肉山历历在目,现在她们无头的尸体已经被抬走扔到广场上让游人们观赏、唾弃,她甚至开始想象自己没有脑袋的尸体扔在广场中人们围观的样子。
  「在!」她赶忙应声道,刚刚那个少妇的前车之鉴,如今她的尸体仍静静的躺在那里。

  被几个刽子手押着向刚刚那些女人处决的地方走去,沈怡忽然感觉下体一阵阵骚动,跪下、跪下,一个个女人被刽子手按住跪在地上,她们的脸上多少带着一些恐惧。忽然一个淫妇站起来向外跑去,但她立刻被两个刽子手抓住摁在地上。
  「不要,求你们了!」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尤物凝脂,就连下身的耻毛都修剪的整整齐齐。刽子手把她双腿分开倒吊在两根高高的木桩之间,让她的样子像一个大大的Y字。

  沈怡并没有被要求跪下,一排临时席位搭建起来,几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在赵司长的带领下入座,几个穿着大红礼服的女服务员在两位穿着黑色套裙的丽人指挥下殷勤服侍。席位对面不远处,几十个环肥燕瘦的淫妇依然如刚才一般以分开双腿的淫荡姿势跪在地上,或许是因为刚刚斩首的刺激,她们下体多多少少挂着些爱液。

  「这些是世界各国前来观礼的嘉宾,你们要伺候好了。」她们这些姿色绝佳的淫妇被选出来招待来宾,沈怡被一个男人选中,半年来的各种经历让她明白该怎么做,趴在男人面前熟练的掏出肉棒含进嘴巴里套弄起来,浑圆的屁股不忘风骚的摇动带给男人一阵阵视觉享受,不一会男人的肉棒便已经坚硬如铁。她抬起头,脸上荡漾着春意:「主人要用骚货的小穴吗?」

  那男人点了点头,沈怡这才站起来背对着男人,掰开向外冒着淫水的小穴,对准粗壮的肉棒坐下去,浑圆的屁股熟练的上下摆动着带给男人阵阵享受。
  「沈总,别来无恙!」男人凑到她耳边:「我今天是特意来看你处决的!」是陈市长,沈怡听出他的声音一惊,大屁股落下,肉棒整根没入穴中,正在这时,一个风骚的淫妇人头落地,身体反射性的弹起来,两颗浑圆的乳房在半空中颤抖。
  望着那无头淫妇半空中颤抖的乳房,沈怡心中一阵莫名的兴奋——我一会也会和她一样吗。

  一阵毫无来由的高潮在她身体里爆发出来,她的身体也如那个淫妇一般反射似的绷紧了雪白的乳房摆动着,风骚迷人的下体紧紧抓住男人的肉棒:「骚货要受不了!」她嘴里叫着。她就这样下面插着男人的肉棒观赏其他淫妇处决被身下的男人狠操,不一会,四五个淫妇已经身首异处。

  「对于奸夫众多的淫妇,处决之后必须肢解成小块!」穿着黑色正装丽人讲解道:「这五个淫妇便是,今天由刽子手老刘为大家表演绝活!」

  一人多长的原木砧板被抬上来,五个淫妇解开绑在身后的双手,她们本就是性欲旺盛的女人,其他淫妇处决让她们亢奋起来,加上对面大肉棒戳着那些淫妇的浪穴淫水四溅的样子让她们早就忍受不住,立时抠着下面的骚穴自渎起来。一个身材前凸后凹的淫妇躺在砧板上,两只雪白的大腿大张开,一只手疯狂的在自己下体抠挖,仿佛要在临死前享受自己最后的快感。

  那老刘搓了搓手,举起锋利的大斧,却听那淫妇道:「好人,等等,让人家再爽一次!」却见那她一只手掰开自己春水盈盈的小穴,一脸媚态的道。

  「骚货!」老刘骂道。锋利的斧头,刷的一声落下。

  「哎呀,你这人,人家要来了……」那淫妇话没说完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无头的身体猛的弓起来,一只手仍保持着分开小穴的样子,一股股淫水从蠕动的尻穴里喷涌而出,蔚为奇观,另外四个被处决的淫妇看到这幅景象登时也泄了身。
  「她比你还骚!」陈市长把玩着沈怡两只饱满圆润的乳房,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明显感觉这淫妇又一次兴奋起来。

  「人家一定比她厉害了,啊!」却是那老刘麻利的砍下那淫妇的四肢,大斧对准她肚脐的部位砍下,那淫妇的躯干立刻一分为二,蠕动的内脏从断口中喷涌而出,几个刽子手麻利的把她的热气腾腾的内脏清理出来放在一边,这样她的躯干就变成一块带着骚穴的臀部和带着两颗饱满乳房的胸部。

  紧接着的四个淫妇也都如法炮制,刽子手不忘把她们淫贱臀部的送给嘉宾观赏。

  「一会把你也做成这样!」陈市长把玩着刚刚送上来的美臀,手指插进她向外冒着泡沫的骚穴里。

  「不要,人家想要完整的嘛!」沈怡偷眼看了看那淫妇的骚穴:「不过……」她娇羞的面容让陈市长相信,这淫妇心里一定心动了。

  「把她也这样处理吧!」一位来宾把抱在怀里的周莹扔到地上,后者一脸绝望。

  「不好意思,先生,这个淫妇按计划要做成挂件送给您的!」穿着黑色套裙的女人道。

  男人皱了皱眉头:「什么挂件,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先生!」女人咬了咬牙:「我的权限可以把另外一个淫妇做成挂件送给你,这样,可以吗?」

  「可以,不过我要现在就要看看挂件是什么样子!」

  那穿着黑色套裙的女人又一次咬了咬牙,居然开始一件件的脱掉衣服,她丰腴的身体暴露在人们面前时,雪白的肚皮上写着「淫妇程遥」四个鲜红的大字。
  「你也是淫妇!」男人吃惊的问道。

  「我是新都外交部的程遥,一次重要会谈中被外宾选中侍寝,虽然是公事,但也被判定为淫妇,不过我和这些淫妇不可同日而语。我现在只有权力把自己做成挂件送给您,您真的想要吗?」

  「快点,男人不耐烦的道!」

  程遥走到一个木墩前趴下,刽子手给她从后面来一次之后砍掉了她的脑袋和四肢,把一个挂钩打进她的断颈里。另一个穿着黑色套装的女人提着她程遥无头的躯干走到男人面前:「先生,这就是您要的挂件!」

  「好好好!」男人高兴的道:「帮我把她挂在一边!」接下来,周莹也被斩首分尸,淫妇臀送给那个男人留念。

  「唔,人家也想被做成挂件,不过在这之前,最好能到广场里让人围观。」沈怡再次攀上顶峰之后,腻在陈市长怀里道。

  「各位,对那些在处决中逃跑的淫妇惩罚是十分严厉的,下面请大家观赏竖劈淫妇,不妨告诉大家,这个被竖劈的淫妇出身大家!」黑色套裙的女人讲解道,却说那个刚刚想逃跑的淫妇被挂在那里半天,一个接一个的淫妇处决居然让她兴奋起来提着大斧的老刘笑呵呵的来到倒吊在两个木桩中央的女人面前,斧头高高举起,对准女人向外冒着骚水的尻穴狠狠的劈了下去。锋利的斧头刃切开女人下体,顺着她雪白的肚皮向下,一路从她双乳之间划过停留在她脖颈上方,重力作用下,女人的身子脖子以上瞬时间分成两片,蠕动的肠子顺着切口淌下。

  「啊!」几乎同时,几个被肉棒很操的淫妇再一次攀上顶峰。

  随着时间流逝,围栏里的淫妇越来越少,几百个淫妇,斩首、绞刑、剖腹、腰斩各种各样的处决方式层出不穷,沈怡一次次的攀上顶峰。来不及被扔到广场四周暴尸的淫妇堆成一个壮观的肉山,不远处的架子上,几个做成挂件的淫妇随风摇摆。

  「我是专程过来看你处决的,沈总,你跪在地上的样子一定淫荡极了!」沈怡闻言如遭雷击,但她的命运此时已经决定了。

  她如其他淫妇一样双手反绑在身后分开双腿跪在地上,骚穴面向观礼的男人敞开着,浑浊的精液与爱液的混合物顺着她两片充血的阴唇淅淅沥沥的落到地上,她的身边,一个个淫妇被拖出去处死,兴奋、恐惧,沈怡很难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淫妇沈怡!」刽子手把她拖出来,却没有把她的脑袋按在砧板上,反而解开她双手的束缚。一个简易的绞刑架搭起来,刽子手把她双腿折叠着捆在一起,这样,她两条大腿不得不大张开来。

  「好好表演吧!」刽子手把她丰腴的身体抱起来,绞索套在她娇嫩的脖颈上,在她浑圆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不!」她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一阵阵窒息的感觉让她恐惧。大张开的双腿正对着观刑的男人,初始的恐惧之后,窒息的作用下一阵阵瘙痒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无法挣扎,她双手开始疯狂的搓揉着自己的下体,不一会便迎来的自己绞索上的第一个高潮,想起刚刚那个被分尸的淫妇的摸样,她也分开自己的小穴,让它向外吐着爱液的景象完美的暴露出来。

  「真是个骚货!」男人的骂声让她越发兴奋起来,刽子手把一根圆圆的木棍插进她下体,她立刻夹紧,疯狂的吮吸,晶莹的爱液顺着木棍流淌而下。

  一个个淫妇拖到她面前处决,每一次头落下时,她的身体都会因为兴奋颤抖一下,在第八个淫妇被砍掉脑袋的时候,沈怡的小穴终于抓不住插在里卖的木棍,丰腴的肉体如筛子般般颤栗起来,爱液与尿水一起从她下体喷涌而出。

  「这就是淫妇的终结吗!」沈怡望着兴奋的人们,低头看了看那一堆肚皮上写着「淫妇**」无头女尸,她的目光开始迷离。

  处决还在继续,之后,沈怡挂在绞架上的艳尸被移到广场某处供人观赏,不少游客兴奋的和这具性感的艳尸合影留念。再之后,她的脑袋被刽子手砍下,无头的尸体扔到广场其他地方让人观赏,日落之前,她的尸体被刽子手拖回来砍掉四肢做成「挂件」。

  「各位观众,今天又是半年一度的淫妇处决日,我身后的肉山是已经被处决的三百八十九名淫妇,其中有十名淫妇被做成挂件送给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们!」记者身后,锃亮的金属架上整整齐齐的挂着十具做成挂件的艳尸,镜头中,她们雪白的肚皮上耻辱而醒目的红字格外明显,淫妇沈怡、淫妇张嫣然……

  「阿瑞,新闻里那个是你老婆!」一个穿着低胸晚装的女人道,深深的乳沟让人忍不住让遐想联翩。

  「宝贝,我有个惊喜要给你!」刘瑞在女人丰满的臀部摸了一把。

  「嘻嘻,我也有一个惊喜!」女人道:「你先说!」

  「看好了!」刘瑞打了个响指,老姚推着一辆放着一米长大托盘的餐车走过来。

  「好吃的吗?」

  「你揭开看看就知道了!」

  女人揭开盖子,顿时一股扑鼻的香味涌入鼻腔,那托盘里,是一个焖成酱红色的女人躯干,两颗饱满的奶子丝毫没有因为做成熟食而缩水,敞开的私处被促狭的塞了一根黄瓜,微微有些鼓起的小腹依稀写着「淫妇沈怡」四个字。

  「是你老婆沈怡!」

  「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刘瑞把女人抱在怀里,一只手滑到女人胯下,她脸上立刻布满了红晕。

  「宝贝,你有什么惊喜呢?」

  「嘻嘻,你要松开我才行!」女人挣脱刘瑞的怀抱,褪掉那件身上仅有的晚装,她雪白的肚皮上写着「淫妇骆敏」四个鲜红的大字:「喜欢吗,我前几天匿名把自己在酒吧和几个男人乱交的照片寄给我我老公,他当即把我告了!」
  骆敏说着走到餐车旁边:「我来尝尝这个淫妇的滋味!」熟练的把沈怡带着肥厚阴阜的私处整个切下来,只见女人的阴阜依然性感而饱满,那充满了肉汁的小穴里似乎仍在向外冒着淫水。

  刘瑞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把她抱进怀里,壮硕的男根没入她早就泥泞不堪的小穴。

  「唔!」骆敏享受着男人的冲刺,回过头把沈怡汁水淋漓的美肉塞进刘瑞嘴里:「亲爱的,边吃淫妇,边干淫妇的滋味怎么样,嘻嘻,半年之后,你和你的新姘头一定也要这样玩,要用这东西插着我的骚穴,不行了,人家要丢了!」
               【全书完】

              孟都淫妇之处决

  每半年时间,孟都被认定为淫妇的女人都会拉到广场公开处决,没有同情与怜悯,孟都人心中,她们天生是下贱淫荡人尽可夫,在这一天被处决是上天对她们最大的恩赐。

  我静静的跪在地上,赤裸的身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广场的空气中,两条曾经让女人无比骄傲的美腿耻辱的分开,好让私处完全暴露在观刑的人们面前,明钥,这个曾经是温柔与贤惠的代称此时正写在我雪白的肚皮上,它的前面被冠以「淫妇」两字。

  我承认,我是个淫妇,自邻家的男人在小花园里从后面抱住我那刻,我就是了。灼热的肉棒粗暴的从后面插入我久旷的下体,健壮的身体一次次从粗野撞击,我无法自拔。

  砰的一声,丰腴的肉体呈大字形扔到地上,这个刚刚和我跪在一起的女人她饱满的腹部抽搐着,尻穴蠕动着向外喷着爱液引来一阵哄笑声,人们嘲笑着,对着她性感的身体指指点点,刽子手黑色的皮靴踩着她依然在冒着骚水的双腿之间,锋利的刀子毫不犹豫的剖开她雪白的肚皮,她的身子猛地拱起,两条雪白的大腿由于疼痛和兴奋颤栗起来。

  「砍了这个骚货的脑袋!」人们大声叫着,兴奋的看着她腹部的伤口向外翻起,看着她黏糊糊的内脏被刽子手拽出体外。

  大刀落下,她的脑袋像保龄球一般滚的老远,只留下剖开肚子的无头尸体在地上挣扎着,引来一阵阵哄笑。

  「呸!」刽子手对着她无头的尸体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下一个,淫妇明钥!」让我心悸的声音响起,我被我架到被剖开腹部的无头女尸旁。锋利的刀锋架在我脖子上,我身体禁不住瘫软在地上,刽子手分开我两条大腿,让我这个淫妇淫贱的尻穴完美的暴露在观刑的众人面前。

  「又一个骚货!」人们阵阵辱骂声中,我身体忍不住兴奋起来,被人操过无数次的穴里仿佛又无数蚂蚁在爬,放荡的扭动着屁股,穴里泊泊的向外冒着骚水。
  「骚货!」穿着黑皮靴的刽子手很有技巧的在我胯下踩了一下,一阵让人无法抗拒的战栗席卷了我的全身。

  「剖开她的肚子!」

  「砍掉她的四肢!」

  人们疯狂的叫声中,刽子手划开我的肚皮,黏糊糊的肠子从几十厘米的伤口中喷涌而出,我也如刚刚那个淫妇一样拱起身体,淫水和一泡骚尿一起从下体喷出,在被剖开肚子的瞬间,我竟迎来了有生以来最为激烈的高潮。

  刚刚被处决的女人死去的肉体停止了挣扎,刽子手把她丰满的艳尸拖到一片空地上,沉重的斧头高高落下,砰的一声,她一条曾经让男人疯狂的大腿永远的和她淫荡的身体分离,而我此时依然在人们兴奋与不屑的目光下喷涌着爱液。
  女人四肢被砍掉,躯干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我也被他们拖过去,刽子手残忍的笑了笑,拽住我的头发,让我露出雪白的脖颈,带着鲜血斧子的毫不犹豫落下。
  失去了身体,我轻飘飘脑袋被刽子手举到半空中,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终于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那具被剖开肚皮的无头艳尸——她曾经的名字叫明钥,不久的将来,刽子手会砍掉她迷人的四肢,把她的躯干挑在半空中供人观赏,这就是淫妇的下场,可我,不后悔。

               【全书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