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外传(SM版和那本不一样)】(1-10完)作者:不详

  字数:36466(1-10完)

  第一章 刘女婿初进大观圆,俏平儿喜获胯下狗

  我是刘姥姥的女婿,名叫狗儿。

  我的岳母从大观园回来带了很多值钱的东西。

  原来去贾府讨便宜这么容易,于是我也打算去试试。

  打点了一些简单的礼物,我便向城里进发。

  我先到凤姐那儿,可巧她不在。

  一个俏丽的丫鬟出来招待我。

  根据岳母回来后对我讲说的情况,我猜测她必是平儿无疑。

  我忙跪在她的脚下请安。

  她问明了我的来意后,笑着说:「你是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吗?是不是又想来占便宜啦?」

  我急忙向前爬了几步谄笑着说:「我来府上,是给各位奶奶小姐效犬马之劳的。」

  平儿笑道:「是吗?只要你真的可以效犬马之劳,我们二奶奶是不会亏待你的。但是,如果你半路上反悔怎么办呢?」

  我说:「一切凭姑娘主持。」

  平儿道:「很好,我们奶奶正好想找一条狗服侍她呢,你来得正好。

  你先爬到我面前来吧!我先替我们奶奶调教调教你。

  来,戴上这个项圈吧,你作为犬马,是必须要习惯这些的。」

  我一直爬到她的脚前。

  她拿出一个铁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上了锁。

  然后,又在项圈上系了一条丝带,牵在手里试了试。

  然后站起来,转过身去,抬腿便跨到我的背上,笑着说:「好,你就先锻炼几天,做我胯下的一匹马。

  快爬到后花园去,我要先骑你。

  等你先习惯做我的马以后再说其它的事情。」

  我驮着这个小妮子,只感觉到她的屁股非常柔软。

  本来,我为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一个丫鬟骑在胯下,被她驱使着象一头畜生,是感到很耻辱的。

  然而话说回来,能够和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肌肤相触,尽管是背部和她的屁股相触,那也是很幸运的。

  但愿她只是闹着玩儿的,不会真让我做她的一匹马。

  这么想着的时候,只听平儿在我的背上说:「你爬得这么慢,我们二奶奶会不要你的。

  那样的话,你只能给我当狗了。

  我不要马,只想要你为我效犬之劳就可以了,快爬,省得我拿鞭子抽你。」
  我驮着平儿,向后花园爬去。

  在花园里,平儿一直骑在我的背上,她顺手摘下一根柳枝,不断地打在我的脸上。

  约莫爬了有一顿饭的工夫,平儿在我背上说:「你先停下来,我要去小解。」
  我忙停下。

  她抬起屁股,从我头上跨下来,径直向旁边的树丛走去。

  过了一会,只听「哧哧」的小便声音从树丛里传了出来。

  平儿小解完了以后,站在草地上一边系裤子,一边说:「乖狗儿,你快从我屁股后面爬进我的胯下。」

  我急忙爬过去,从她的屁股后面钻进她的裤裆。

  她两腿一夹,顺势又骑到我的身上。

  忽然,只听一个小丫头在屋里喊:「二奶奶回来了,找平姑娘,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

  平儿听说以后急忙从我头上下来说:「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去回二奶奶。」
  平儿走了以后,我呆在当地。

  忽然,我闻到一股尿味。

  这才发现,正对着我脸的下面,地上就是平儿刚才撒的小便。

  我想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知她的小便是什么味道?只见有些小便已经渗透到地里去了,还有一些湾在枯叶上。

  我迟疑着拿起一片沾满平儿小便的树叶,拿在鼻子下嗅起来。

  由于是刚解的小便,竟然还有一丝热气。

  味道也并不是太难闻。

  我想,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以前连做梦也没有想过,这一辈子竟然还有机会和如此美丽的女人如此地接近。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叶子放进嘴里吮吸起来,直到叶子上没有任何味道了,我又低下头,尽情地舔着地上的带着平儿小便的树叶,我几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忽然,只听一阵「咯咯」的笑声从头顶传下来,原来是平儿早已站在面前;
  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你真是一条狗吗?乖狗儿,只要你听话,会有你的好处的。

  保证不会让你挨饿。

  爬过来,我带你去见二奶奶。」

  第二章 狗儿无法直立行走,凤姐不须下床小便

  我爬行在平儿的屁股后面,跟着她进了屋子。

  只见凤姐正坐在塌上,看到我爬进来的时候,脸上现出喜悦的神色:「你就是狗儿吗?不错,你先说说看你都会些什么?」

  平儿急忙过去,附在凤姐的耳边轻声说:「他刚才偷喝我撒在地上的小便…
  …」

  说完她们都会心地笑了。

  我忙说:「我可以为奶奶小姐们做任何下贱的事情,只要奶奶小姐们高兴,我就做一条狗好了。」

  凤姐说:「好,我先让你只爬不走。平儿,你就照刚才的计划做好了。」
  平儿指挥丫鬟们先把我绑起来,然后用链条把我的脖子连到我的两只膝盖上,然后,用锁锁起来,这样,我就无法直立了。

  平儿把锁链的钥匙交给凤姐。

  我爬到凤姐的脚前,她命令我用嘴脱下她的鞋袜,然后抬起左脚踏在我的头上,我自觉舔她的放在地上的另一只脚。

  凤姐的脚非常白嫩。

  舔完一只,凤姐再换左脚让我舔。

  她的脚丫里有一种特殊的气味,竟使我十分陶醉。

  凤姐说:「我最近比较疲劳,就先骑你几天,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赏你的。
  但是,你还要吃下我的所有的大便和小便,这也是赏赐的一部分,在这儿,不准你吃大小便以外的任何东西。

  你记住了吗?」

  我急忙说:「这是奴才几世修来的福分。但我要是吃不饱怎么办呢?」
  凤姐说:「那你可以在吃下平儿的大小便。来,你躺在地上,我先喂给你一次小便吧!」

  说完凤姐站起身来,我把头从她的前面伸进她的胯下,仰起脸躺在地上,等凤姐解下裤子蹲到我的脸上以后,我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把嘴紧贴在她的小便处。
  我在她的屁股下仔细地打量,只见凤姐的屁股丰瘦适宜,白嫩异常。

  我想,虽然被迫要喝下凤姐的小便,但是我也为自己有机会和她的屁股如此贴近而兴奋不已,只见她的屁股正蹲在我的脸上,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一股微咸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慢慢地,水流越来越大,我一滴不剩地喝下了凤姐赏给我的第一次小便。

  凤姐解完小便以后站起来,跨在我的脸上系好裤子,然后,踢着我的头说:「驮我到里屋去午睡!」

  凤姐骑在我的背上,我驮她到里屋,服侍她睡到床上。

  她弓身躺下,把屁股侧得老高,命令我用嘴脱下她的裤子,对我说:「在我睡觉的时候,你必须一直给我舔屁股,解小便的时候,你就暂停,喝下我的小便。」
  她想里而睡,我先咬下倒她的裤子,然后仔细地舔凤姐的臀沟,也舔凤姐的屁股四周。

  有时,我还把舌头抵进她的屁股洞里……

  第三章 凤姐赏赐早餐,狗儿初尝大便

  凤姐昨晚把我拴在她的床前,我钻进她的床下睡了一晚。

  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凤姐正用她的玉足踢我。

  我忙弓身爬起来。

  她骑在我的背上。

  现在我完全在她的驱使之下。

  我并不知道她要我去什么地方,我只能根据她的绳索的牵引方向而爬行。
  她驱使着我爬到平儿带我去过的后花园。

  然后她从我的头顶上跨下来。

  命令我仰面躺在草地上。

  她先蹲在我的脸上,再脱下裤子。

  此时,她的丰满白嫩的屁股正蹲在我的脸上。

  她在我的头顶上说:「狗儿,今天我赏赐你一顿早饭。张开嘴,先喝我的小便。」

  我在凤姐的屁股下喝完了她的小便。

  然后,她向后稍微挪动一点,把肛门对准我的嘴。

  我双手捧着她的臀部。

  慢慢地,只见一条浅绿色的大便从凤姐的屁股下挂下来。

  我咬住大便的前端吃起来。

  凤姐稍停片刻以后,再解下的大便却是黄色的了,而且也软一些,味道稍微好一点。

  我很悲哀地想,本来只是想讨点便宜,没想到要忍受如此的屈辱,竟然沦落到在凤姐的屁股下吃她的大小便。

  凤姐解完后,对我说:「你舔干净我的屁股!」

  我伸出舌头在凤姐的屁股沟里仔细地舔了好几遍。

  我舔完了凤姐的屁股,凤姐站起来,跨在我的脸上系裤子。

  她系裤子的时候,我不敢爬起来,仍然躺在凤姐的胯下仰面看着她的被衣服紧绷着的臀部,在衣服里面就是我刚才舔过的白嫩的屁股吗?啊,我真的成了她的便狗了。

  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凤姐骑着我回到屋里的时候,平儿等众丫鬟都正在里里外外地忙着。

  凤姐让我坐在地上,她坐在我的头上洗脸化妆。

  所幸的是她的屁股比较饱满,被她坐在屁股下并不是太难受。

  然后凤姐让我钻到桌子下面,她和平儿坐在桌边吃饭。

  平儿不时地用脚踢我,命我啃她们扔在地上的骨头。

  等她们吃完早饭后,凤姐把我拴在餐桌的下面,对平儿说:「平丫头,如果狗儿饿了,你就代我喂它。」

  平儿说:「我蹲在他脸上可解不下来!」

  凤姐说:「你真不会享受,狗儿舔你屁股不知有多舒服!」

  凤姐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

  凤姐走了以后,平儿把我牵出来骑在我脖子上说:「快请求我赏赐你香便。
  否则我我会把你的头锁进马桶里。

  还要用各种办法折磨你。」

  我只好请求道:「请平女王赏赐狗儿吧!」

  平儿说:「你躺到花园里的小坑里等着吧,我马上就来!」

  我猜测平儿是想找到在厕所里方便时的感觉,不能让她意识到有人躺在她的屁股下等着吃她解下的大小便。

  于是,我爬到花园里,找到一条小沟躺在里面。

  过了好长时间,才看见平儿走过来分开两腿跨在沟沿上,在我的脸上褪下裤子蹲了下来对我说:「你可以吃我的大便,但不准你碰我屁股!」

  我仔细地打量着平儿的屁股。

  看来平儿的屁股比凤姐的要丰满一些,还嫩得多。

  我想,能呆在如此美丽的屁股下,就是得吃下平儿的大便也值得了。

  正在这时,平儿的小便已经泻到我的脸上了,我昨天就已经尝过了她的小便,味道并不太差,为了讨好平儿,我就张开嘴,在平儿的屁股下尽量多喝一些她的小便。

  平儿接着还要再解大便,我躺在她的屁股下等着。

  她的屁股离我的脸有一些距离。

  我必须对准她的肛门才行。

  一会儿,平儿的大便就落在我的嘴边,我舔吃了一部分,但仍然有一些掉在沟里的草地上。

  我又爬起来低下头去舔吃干净草地上的大便。

  平儿解完后,我主动要求舔她的屁股。

  没想到她的屁股是那样的光滑。

  一个月以来,我吃下了凤姐和平儿的所有大便。

  我也慢慢地习惯了她们二人的大便的味道。

  如果偶尔有一天吃不到,竟然有很不尽兴的感觉。

  我也熟悉了凤姐和平儿的屁股,以及被她们的屁股压在头上的感觉。

  我还喜欢被她们骑在胯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章 施小计凤姐请客,坐马桶探春喂狗

  上回书说到,我已经喜欢吃凤姐和平儿的大小便了。

  由于平时还要被她们骑在胯下在花园里四处爬行,体力支出太多。

  光吃她们二人的大小便还是不够的。

  看到我一天天地瘦下来,凤姐忽然想到了一条妙计。

  那天,晚饭的时候,凤姐让平儿把探春请来作客。

  事先把我关在一个一半埋在地下的马桶里。

  乍看上去,和普通的马桶没有分别。

  但马桶的下半部分却是很大的,我呆在里面绰绰有余。

  我的头离马桶口边约有半尺左右。

  凤姐说,让我在里面耐心等着自有好处。

  凤姐等探春吃过晚饭后,对平儿使眼色。

  平儿端来一盘桃子,特意挑了一个大些的给探春吃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探春口气急促地说:「我要去马桶上方便一下。」

  我听后,兴奋得不能自禁。

  忙抬头盯着马桶口。

  只见一个美丽无伦的屁股快速地坐到马桶上,离我的嘴非常近。

  紧接着,一股稀稀的大便从这个娇嫩的屁股里喷下来,我知道这必是三小姐探春的大便,忙把嘴挪近一些,尽情地吞下探春的大便。

  一会儿,探春停了下来,我已经无法克制了,伸出舌头舔起探春的屁股。
  只听头顶上一声尖叫,探春的屁股移开了。

  凤姐忙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探春说:「马桶里是什么东西?好象有一条狗在里面!」

  凤姐笑着说:「确实有一条狗在马桶里。

  这是平儿专门放在马桶里的,在我们方便完以后好替我们把屁股舔干净。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探春捋着裤子小心翼翼地靠近来,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不禁「咯咯」地笑起来,又把屁股坐上来。

  凤姐踢了一下马桶说:「还不赶快替三小姐把屁股舔干净!」

  我急忙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向头顶上的屁股舔去。

  我舔着一个温热的、光滑如瓷的、然而更加饱满柔软的屁股沟。

  对凤姐和平儿的屁股,我是熟悉的,而探春的屁股要美妙得多。

  能够舔到如此娇媚的屁股,也不枉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了。

  探春坐在我的头顶上,等我替她舔完了屁股便站了起来系裤子。

  我又情不自禁地爬出来钻进她的裤裆。

  她用腿夹住我的头,我在她的胯下尽情地享受着在她屁股下的美妙时刻。
  只听探春骑在我的头上对凤姐说:「好嫂子,让我把狗带到大观园去吧!」
  凤姐笑骂道:「只要是我们王家的东西,你们都想要!借给你们姐儿几个玩玩是可以的,但一个月后必须完壁归赵。」

  我在探春的屁股下听到这儿都兴奋得要晕过去了。

  第五章 平儿熙凤,双艳残虐贾瑞

  荣国府一个小院里,10几个男奴正匍匐在地上,奋力的爬着,他们首尾相接,不停的绕着院子转着圈,已经一个多时辰没歇息了,而中间站着两个丫鬟还不停的用鞭子抽打他们。

  「快点爬!」

  一个丫鬟恨声道,说着挥动鞭子又狠狠抽了下去。「狗奴才,知道多少人想进荣国府伺候太太小姐们吗,还敢偷懒,给我快点爬!」

  说着又「啪」的一鞭抽了下去。

  男奴们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了一地,每个人身上都挂着几条鞭痕,烈日下被汗水一侵,钻心的疼痛。可他们依然咬牙坚持着,不敢稍有懈怠。要知道这次荣国府招奴才,应聘的人打破头,上千的人中才选出他们10几个进府训练,是多不容易的机会!

  这时院外一个绿衣女子和一个黄衣女子并肩走了进来,两个女子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生的貌美如花。尤其绿衣女子身段妖娆,面容艳丽,眉目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两个丫鬟赶忙迎了过来,一个蹲安,「奴婢参见二位姑娘!」

  「恩!」

  绿衣女子恩了一声,问道「练的怎么样了!」

  「回姑娘,奴婢按照您的吩咐早晚不停训练,现在在府内骑乘应该没问题!」
  一个女婢答道。

  「恩!」

  绿衣女子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看向那些依然不停爬着的奴才们,命令道「都给我爬过来跪好!」

  「是,奴才遵命!」

  听到命令,地上的10几个奴才立刻齐声答道,整齐的爬了过来,分两排匍匐在两位女子脚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奴才给平儿奶奶磕头!」

  前排的一个奴才忽然道,说着「咚咚……」

  给绿衣女子磕起头来。

  「恩?」

  绿衣女子微微一愣,美目看向脚下的男奴,「你认识本姑娘?」

  「奴才不敢!」

  男奴一边磕头道,「奴才一个哥哥曾在府里做过短工,有幸拜见过平儿奶奶仙容,时常对奴才提起。哥哥常说,如果能为平儿奶奶做一天奴隶,就死也甘愿了!」

  「哼,狗奴才!」

  平儿傲然一笑,玉足轻抬在男奴头上踢了一脚「把头抬起来!」

  「是,平儿奶奶!」

  男奴恭敬跪直身子。

  「恩,六号奴才!」

  平儿看了看男奴的脸道,原来选进府的男奴脸上都刻上了编号,以便太太小姐们辨认。这个男奴脸上刻的正是六号。

  「带他去洗干净,回头送到我房里!」

  平儿对两个奴婢道。

  「是,姑娘!」

  奴婢齐声答道。

  「奴才叩谢平儿奶奶!」

  男奴激动不已,兴奋的磕头道。

  平儿不再理会六号,转头对黄衣女子道,「鸳鸯姐姐,你也挑一个奴才使唤吧!」

  「妹妹你饶了我吧,」

  鸳鸯推辞道,「府里只有太太小姐用奴隶,那轮到我这个丫头!」

  「瞧姐姐说的,」

  平儿道「你可是老太太的命根子,这荣国府上下谁敢把你当丫头看待!」
  看鸳鸯还有些犹豫,接着又道「姐姐挑个奴才,以后出来去那骑着,省了脚程,也好多些力气伺候老太太嘛!」

  「呵呵,也好,那我就先谢谢妹妹了!」

  鸳鸯觉得有理,便不再推辞,让平儿帮她选了一个身体壮的,骑的舒服的!
  平儿左挑右选,把8号送了鸳鸯,又挑了一个3号,准备回去给凤姐使唤!
  「其他的接着训练!」

  挑完了,平儿对两个丫鬟道,说完和鸳鸯出了院子!……

  回到自己的宅子,一进门正巧和一个锦衣公子走个脸对脸。「平儿姑娘!」
  看见平儿男子一脸委琐道。

  「呦,瑞爷!」

  平儿秀眉微挑,嘴里虽然叫着瑞爷,可脸上没一点尊敬的意思!男子正是贾瑞,这几日时不长趁贾链不在的时候的跑来骚扰凤姐。

  「不敢,不敢!」

  贾瑞看着平儿一脸献媚道「姑娘越来越水亮了,快把凤姐给比下去了!」
  说话的时候眼睛贪婪的在平儿身上游走,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平儿心里极是厌恶,可贾瑞毕竟是主子,只好耐心应付几句,找了个借口才脱了身,『没皮的东西,早晚叫你死在我手里才好!』平儿心里恨恨想,一边进了凤姐的屋子。

  「二奶奶!」

  平儿叫了一声,问道「那个畜生又来骚扰奶奶了!」

  「哼!」

  王熙凤冷哼了一声,「这个畜生合该找死,早晚叫他死在我手里」凤姐恨声道,脸上满是狠毒的表情!

  平儿美目流转,计上心来,伏在凤姐耳边轻声道了几句,如此这般……
  「恩!……」

  凤姐听了微微点头,「就这般,好叫那个畜生知道我的手段,哼哼哼!」
  说着脸上的神情越发恶毒。

  二人说了会子话,小丫鬟在外面禀报,3号,6号两个奴才已经送了过来。
  平儿出来,两个奴才赶忙磕头道「给平儿奶奶磕头!」

  「恩,把他拴到我房里去!」

  平儿指着6号对丫鬟吩咐道。又对3号奴才道,「跟我爬进来!」

  「谢平儿奶奶!」

  6号又磕了几个头,被丫鬟牵走。3号跟着平儿匍匐着进了凤姐的屋子。
  「二奶奶,这是平儿给您挑的奴才,您看看合不合得用!」

  平儿说着,又对脚下的奴才道「还不去给二奶奶磕头!」

  3号奴才赶紧快爬两步,匍匐在王熙凤脚下磕头道「奴才给二奶奶请安,恭请奶奶使用!」

  「呵呵,这是你新训的奴才!」

  王熙凤问平儿道,说着玉足轻抬在3号的头上踢了一脚道「狗奴才,抬起头让奶奶看看!」

  「是,是,奴才遵命!」

  3号恭敬道。

  「是,以后二奶奶无聊,骑着这奴才到处走走,合当个消遣!」

  平儿道。

  「恩,模样还不错!」

  王熙凤看了看脚下的奴才点头道,又抬头对平儿道「还是你这小蹄子有心!」
  凤姐玉足一挑,一支秀鞋被甩了出去。「呜……」

  还没等凤姐吩咐,男奴呜的叫了一声,飞快的爬过去,叼起凤姐的鞋爬回来,匍匐在凤姐脚下呜呜的叫着。

  「哈哈哈……」

  凤姐笑的腰枝乱颤,「真是个贱奴才」凤姐恨声道「这帮子男人,平时看着人五人六的,其实都是副贱骨头!」

  「可不是,男人天生的贱骨,只要会训,任谁还不是乖乖做女人脚下的狗!」
  平儿轻蔑道。

  凤姐让男奴把鞋给穿上,命令道「给奶奶把鞋底舔干净!」

  「是,是,奴才谢奶奶恩赐!」

  3号恭敬的磕头谢恩,随后把头伸到凤姐脚下用舌头熟练的在凤姐的鞋底游走。……

  次日,贾瑞又到凤姐宅子里献媚,「给嫂子请安!」

  「呦,瑞爷来了,快坐!」

  凤姐假意殷勤道「给瑞爷上茶!」

  门帘一挑,平儿袅袅而入,走到贾瑞身前,双手捧着茶杯道「瑞爷喝茶!」
  美目瞟着贾瑞,声音极是妩媚。

  「怎……怎敢劳动姑娘……」

  贾瑞被平儿一勾,魂差点飞了,半个身子都酥了。『平日上茶都是小丫鬟端来,今个怎么平儿亲自送上,难道是对我有意?』贾瑞心理臭美的想着。

  他双手微颤着接过茶杯,端在嘴前喝了一口,忽觉味不对,一股骚气扑鼻而来,「这是……」

  他微微差异,茶杯里的水黄澄澄的,隐约有些白色粉末!

  「怎么?不好喝?」

  平儿妩媚道,「这可是平儿亲手泡的,瑞爷不喜欢?」

  「好喝,好喝!」

  贾瑞被平儿弄的魂不受舍,感觉着平儿身上迷人的气息,一脸献媚道,「贾瑞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的差!」

  说着再顾不得其他,仰头咕咚咕咚把一杯『茶』喝了下去。

  「哗啦!」

  贾瑞只觉浑身一软,头晕晕的,连坐都坐不住,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一股辛辣的液体在胃里翻腾,象火烧一样,难受的厉害。可下体却依然坚硬如铁,胀的快了炸了。

  「哼哼!好喝吗?这可是二奶奶的圣水,一般人求都求不到!」

  平儿突然冰冷道。

  「你……你们……给我喝了什么」贾瑞软在地上无力道。

  「哼哼,你说呢?」

  凤姐冷冷道,一脚踏在贾瑞的命根子上,狠狠的踩了下去,「这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今个让你爽透了,哼哼哼!……」

  「啊!……啊……哦!……」

  贾瑞只觉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可偏偏又伴随着极其消魂的感觉。不一会就喷了一滩,可喷完以后,下体依然坚硬的厉害,不断的痉挛着。

  「哼哼,爽吗?」

  平儿恨恨道,抬脚踩在贾瑞的脸上使劲的碾着,「给本姑娘舔鞋底!」
  「呜呜……」

  贾瑞被平儿踩的透不过气来,使劲的扭着头,无力的在平儿脚下挣扎着。
  「不舔?」

  平儿冷冷道,说着一脚狠狠在贾瑞肋骨上踢了下去。

  「嗷!」

  贾瑞一声哀号,却换来平儿的冷笑声,「哼哼哼,今个本姑娘叫你生不如死!」
  说着用鞋尖不停的踢踩贾瑞的肋骨,一脚比一脚狠。

  「嗷……嗷!……」

  贾瑞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着,不断的哀号,「姑娘饶命……嗷!……奶奶饶命,我……舔……我舔!……」

  「哼,贱坯子,敬酒不吃!」

  平儿冷冷道「是不是喜欢本姑娘虐待你啊!」

  「哼,这畜生就是犯贱!」

  凤姐冷酷道,说着在贾瑞的蛋蛋上狠狠踢了下去。

  「嗷!……」

  贾瑞一声尖锐的哀号,疼的几乎死过去。

  「哼哼哼,爽吗!」

  王熙凤狠毒道,「奶奶我说了,今天管叫你爽透了,哼哼哼……」

  说着又踩着贾瑞的棍子上使劲的碾。

  「哼,给我舔!」

  平儿又把脚踩在贾瑞脸上冷冷道,「舔不干净,本姑娘拨了你的皮!」
  贾瑞被二人折磨的死去活来,努力的舔着平儿的鞋底,脸上还不停的被平儿折磨。下面那个东西被凤姐踩弄的不知射了多少次,可还依然坚硬如铁,血都射出来了。

  「嫂子饶命……姑娘饶命……奶奶饶命……」

  贾瑞无力的呢喃着,耳边尽是二女残忍的冷笑声,渐渐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god 金币 +3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