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他姊姊跟姊控妹妹】(02)【作者:ms0385712】
字数:94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啊啦,王子大人大驾光临呢,有何贵干?」新闻部长是个处变不惊的人,我还真没看过那张死鱼脸变过几次。

  「风纪检查。」

  「这样嘛,请便。」部长摆出了请的手势。

  「其他的部员呢?」虽然很不礼貌,不过所谓的风纪检查就是把别人的部室翻箱倒柜一次。柜子、椅子,垫板下甚至黑板后面都要仔细检查,尤其是新闻部,这些地方偶尔还会藏有学生的清凉照,有些是偷拍,有些是修图,就是没有一张是经过当事人同意才拍的。

  「取材中,挥洒汗水的青春女高中生很有行情呢。」

  「你们这群偷拍惯犯……」

  「不用担心!拿去卖的都有上黑条!这是我们新闻部最后的底线!」讲到这点时,部长突然变得激昂了起来──虽然也没变多少。

  「作为人不要把底线放这么低啊!」

  「啊啦,这个社会竟然这么严苛啊。」

  经过一番检查后,确定部室里并没有违禁品了,接下来就是房间里唯一一台电脑。

  论政治恶斗对民生的影响、蓝绿双休带来的薪资上涨与涨价……桌面上的档案标题大多是这些,只差一个档案就能把桌面填满了。

  「什么嘛,还挺正经的啊。」

  「我们新闻部的理念之一就是让同学们培养公民素养,社会话题是很必要的。」
  「这样啊,错怪你们……等等,上个月头版的三班班花跟排球社主将交往的花边新闻到哪了?」我原想好好称讚她们,但突然发现一丝不对劲

  「啊……那个……」我突然想到有看过能隐藏档案的方法,这个新闻社不可能这么正经!

  我迅速将鼠标移到从外表看应该没有东西的那格空白,却不料有一份抓力直接抓住了我握着滑鼠的手。

  「我想检查到这里就够了吧?已经检查很多了,委员长你也该休息一下。」我转过头,看见部长虽然还是那副死鱼脸,不过冷汗直直往下流,看起来是很焦急又想打哈哈糊弄过去。

  (有诈!)我用力的双击左键!

  号外!学园的王子大人与男性有染!?

  下面是一张我穿着校服、挺着大肚子的照片,旁边还有个黑影搀扶着我,下面则是推论最有可能是我那不存在的小孩的父亲的长篇大论。看到视窗弹出的瞬间,部长的动作也停止了。

  「……修图技术又进步了嘛,很好啊。」我太阳穴浮起了青筋。

  「谢、谢谢夸奖。」

  我点开了桌面上的其他档案,看似正经的标题里面却放进了许多偷拍的女学生照片。我毫不犹豫地将桌面上所有档案完全删除,接着从电脑椅上以起身,俯视着摆出土下座姿势的新闻部部长。

  「新闻部的!」

  「咿──是、是!」

  「每个人三天后交五百字的反省书到我桌上!」

  「是、是的!」

  我怒气沖沖地走出部室──再过一段时间后折返,果不其然的看见部长拿着一个随身碟阴险的笑着。

  我将随身碟没收、将部长揍了半死,接着前往漫研社。

  (说起来,在那种跟女生共处一室、还看到一大堆清凉照,如果是男生的话会有反应吗?)我双手抱胸,在有些吵闹的走廊上思考着这种问题。

  (不过没有反应还真是万幸,也许是怒火攻心的缘故吧。)

               #####

  漫研部长倒也是个老实人,稍微说个几下就把以怀孕的我为主角的漫画草稿全交出来了。

  不过看到其中一张,我的青筋又爆出来了。

  「这张、性交激烈到堕胎的作者是谁!」

  「……」听到我来就全员在工作桌前稍息站好的部员们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诚实为上策!如果没承认、被我找到是谁的话,我就把这张交给那位的家人看!」

  「是是是我!拜託不要跟我家人讲!」

  「唉……小森,又是你啊,上次让你跑十公里还没办法学乖吗……」七条森,因为身高不高、个性又有点软弱,所以在校内的一部份人中很受喜爱──可她就算在漫研里也是出了名的重口味爱好者,猎奇画风基本上都是她的作品。虽然不想注意,不过最近她的作品是以我为主角的频率似乎有着增加的趋势。

  「请、请下手轻一点?」讲话有些结巴,不过总感觉包含的情绪不只是害怕?
  「那个、委员长……」部长突然在此时凑了过来。

  「嗯?」

  「小森在上次处罚之后似乎出现了些被虐狂的倾向……」

  「这样啊──小森!」

  「在!」

  「明天在校门关闭前一小时到校门报到。」

  「请、请问是什么样的处罚呢?」

  「拿着三公斤的模型枪站一小时,我会好好盯着你的,不准迟到!」

  「是、是的!」

  「这些我就拿去销毁了,你们漫研社好歹也还是高中生,这种东西不要随便画啊。」

  「」「是的!」「」在部员的应答声中,我关上了房门。

  喀。

  「可以被委员长盯着一个小时还能被体罚,太幸福了?」在各种喧闹声中,这句话我听得最清楚。

  「……怪人明明有妹妹就够多、不,我还嫌太多呢……」我无奈地叹息着。
  校里的两大乱源检查完了,接下来就是到处检查违禁品存在还有抓新闻部的部员了──一想到要追那些灵巧的跟什么一样的人类我就头痛。

  至於没收物嘛──随身碟里面的照片是一定会删的,不过就算是色情漫画,毕竟还是别人的创作结晶,我打算等她们高三之后再交还给她们……

  要不要趁机来检查这根的性能呢?

  不、不要误会啰!?我只是怕要是碰上甚么意外状况不小心暴露而已,绝对不是沉迷在性欲之中喔!?

  ……虽然很舒服啦,不过脑袋会变得怪怪的,有点害怕……

               #####

  「虽然时数不长,不过还是好累啊……」一整天战战兢兢的实在是……反而原本会让人心力交瘁的社团时间还比较好过一点。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家门口。

  咚咚咚咚咚。

  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危险(?)。

  「我回来──」「姊姊欢迎回来!」

  「哇啊!?」在国中毕业后第二次、被妹妹抱住了。

  (好温暖的感觉……)似乎很久没感受过人类的体温了,原来是如此的令人安心,身体好像有点放松下来了。

  「──欸?没有被推开?」心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你啊,不变态的时候倒是挺可爱的。」看到那张楚楚可怜的脸,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有着很不妙的东西,於是赶紧脱离这种紧密接触的情况。

  「被称讚了!今天要下红雨了吗?」

  「可能你不做出变态的行为才会下红雨吧。」我笑了笑,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

  「……我的睡衣怎么都不见了?」洗澡前,我翻遍了我的衣柜,却依然找不到任何一套我平常穿的睡衣。

  「啊!我好像都拿去洗了!」一问妈妈才知道,这代表我今天大概是没睡衣穿了,穿其他衣服还是只穿内衣睡觉都感觉怪怪的,该怎么办呢……

  「妹妹应该有跟你同款的睡衣吧?要去借吗?」

  ……嘛,去借吧,倒也没有什么不借的理由。

  「姊姊要借睡衣?」

  「嗯,妈妈把我的全部拿去洗了。」

  「我身上这件是照着姊姊的尺寸买的,如果不介意的话……」

  「是不介意啦,不过为什么要买我的尺寸……」穿着过於宽松的衣服舒服吗?
  「这是我的目标!」看着比我矮一个头、胸部比我小好几个罩杯的心,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加油。」

  「那我先去换了……姊姊要偷看也可以喔?」

  「我会乖乖在房外等的。」

  「那我不关门──」「砰咖」我贴心的帮妹妹关门了。

  「唔~姐姐真是的~」

  沙沙、沙沙沙沙沙,啪机。

  「姊姊给你?如果半夜睡不着自己一个人『用』我也是完全OK喔?」只穿着黑色蕾丝内衣的心就这么从门后探出头,将睡衣交给我。

  「我会洗到跟新的一样在还给你的。」

  「呀??这不就是预告会用得很激烈吗?」

  「我去洗澡了。」抛开全力妄想中的妹妹,我这边也不好过──

  看到妹妹的半裸姿态,我竟然有股兴奋的感觉!这岂不是我把妹妹当成交、交配对象之类的东西嘛!就算你是莫名其妙生出来的也不要给我莫名其妙到这种地步啊!

  我抱着头无声的呐喊。

               #####

  夜晚,是胡思乱想的时间。

  (如果我的本能把心当作交配对象的话,那我其实平常是口嫌体正直的意思吗?不不不,这根莫名其妙的东西不可能代表我的本能的!)

  (……不过,从外人的角度来看的话……)

  心的资质真的非常好,就算还只是中二生、就算胸部并不大,但身材比例都非常好,可爱的脸蛋随时都在散发着吸引人的波长。会做家事,功课也不错……
  ……穿着内衣的模样,也非常性感。

  (不不不,我在想甚么啊!这样不是比妹妹还要变态了吗!)我用棉被把自己的全身盖住,想要让那些邪恶的烦恼隔绝在外。

  ……真奇怪,明明用着同样的沐浴乳、同样的洗发精,可是这件睡衣……总有种奇妙的香味。我这样想着,将睡衣的衣领拉到鼻子前深吸了一口气··
  (……是妹妹的体香吗?)想起回家时所感受到的体温,闻到这种不同於我熟悉的香味──

  (──这根东西还真是不识趣啊。)没错,在这种好像很温馨的时刻,那个地方又充血了──人生中第二次。

  (不行不行!这件是妹妹的睡衣!不能用来做那种事!)

               #####

  「──~~」没想到,还睡的挺好的。虽然下面那根还是没消下去。由於突然好奇自己现在看起来是怎样,所以到了梳妆镜前一看──

  一个眼神不善(起床气)的高挑少女穿着淡粉红色的睡衣,股间到肚脐却有一根非常明显的棒状突起──大概是这种感觉。

  (好色情的感觉……)镜中的少女脸红了起来,反而更增添了情色感。
  「唉,去换衣服吧……」欣赏了一会与之前的自己好像判若两人的镜中倒影后,我才突然意识到这并没有甚么意义。离开镜子、拉开衣柜,打算换上制服──

  在衣服堆之上,有一条不合群的内裤,三角形的地方是挑逗的紫色,上半部有些缕空、纹着烘托性感的花纹,松紧带上有着许多轻飘飘的黑色蕾丝。

  我的内裤并没有这么色情的款式,所以一定是心的。在平常我应该能心平气和的直接放回心的房间,但是今天我却僵住了。

  (好想闻好想闻好想闻好想闻好想闻!!!)我战战兢兢的,颤抖的手缓慢的接近那条内裤,光是在物理上靠近就让阴茎似乎又大了一圈。抓住了内裤、将它凑近鼻子──

  (──~~????)光是闻到气味,脑袋就像被棍子搅过一样一片混乱,肉棒坚挺的乱七八糟。味道跟妹妹的睡衣相比又多出了一股淡淡的尿骚味还有一种会让人非常兴奋的气味。

  (明明是妹妹的内裤?明明我是姊姊?明明是如此下流的气味,但我却勃起的一蹋糊涂?)

  (这样、这样不就是个大变态了吗?)

  「哈啊?哈啊?」我开始大口喘气,一心想着要自慰的把裤子拉到膝盖,内裤则只脱到能露出根部的地方,松紧带的压迫感真棒?

  「好色情的味道?妹妹的内裤怎么可以闻起来这么色情啊?」左手将内裤压在脸上,右手不停的上下搓动,快感一波波如潮水般袭来,有着内裤当配菜似乎比第一次自慰的时候还要爽????

  (要来了?要来了?要射精了????)脑袋混乱的比之前还厉害,精液即将被浪费到衣柜上了──

  咖机──「姊姊,早餐还没──」门被打开了,妹妹进来了。我的脑袋完全清醒了,射精感完全消失,手也吓到停了下来,刚刚的舒服彷彿跟假的一样。
  (要被讨厌了姊姊的威严要消失了就算妹妹会把内裤放在我房间里也不会想看到长着阴茎的姊姊拿她的内裤来自慰吧?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被妹妹讨厌!)脑海瞬间飙过一大堆想法,但我却没有任何动作,应该说,不管做什么都没办法改变现状了。

  妹妹呆呆地看着不堪入目的我,她此时此刻一定觉得我很噁心吧──结果妹妹走进我的房间,接着锁上了门。

  「没想到姊姊竟然真的穿着我的睡衣、闻着我的内裤自慰,还长出这么──」妹妹慢慢的走了过来。

  「──不知羞耻的东西。」接着将我的阴茎踩在地上。

  「嗯?」踩的力道并不大,所以反而很舒服?

  「被踩着还发出这种淫荡的声音啊?姊姊在不知不觉间竟变的如此变态了呢。」被人说是变态反而好像更加兴奋起来了?

  「──我非常高兴喔?」心一边用脚摩擦着我的肉棒让我因快感而无法动弹,一边用内裤把我的两手绑在背后·。

  「听说边做边亲吻会爽到不行呢,顺带一提,我能用舌头让樱桃梗打结喔……姊姊,想试试吗?」

  (明明是亲生妹妹,却讲出这种话……这答案不是很清楚吗?)

  「我、我想要?」光想像一下,肉棒前端都变得湿湿的了?

  「那姊姊要有让我怀孕的心理准备喔?」

  「好的?」

  「姊姊真诚实,这点我也很喜欢喔。来,要上了喔?」妹妹用她那洁白的双手捧着我的脸颊,跃跃欲试的舔了下嘴唇,接着吻了上来。

  心的舌头温柔的扳开我的嘴唇,在我的口腔里肆无忌惮的横行着,在舔遍我的牙齿后又主动的跟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同时脚也没有停过,有些粗糙的脚底板不停的在肉棒上来回摩擦。

  心在一段时间后分开,两人的嘴唇之间被一道唾液的桥樑连接起来,接着又被心整条吸到嘴里面。

  我的妹妹怎么能这么色情啊???

  「哈啊?哈啊……姊姊,舒服吗?」

  「非、非常舒服喔?」

  「接下来还有更舒服的呢,先到床上吧?」妹妹笑着移开了脚,接着让我站起来,有些软脚的坐到床上。

  「要帮姊姊口交啰?」心将手搭在我的肉棒上,深深吸了口气。

  「真厉害的味道?姊姊你都自慰过几次了啊?」

  「只有一啊嗯嗯嗯嗯~?」妹妹趁我回答时舔了小洞一口,害我后半段变成不成话的呻吟。

  「好可爱的声音呢?明明姊姊平常看起来的酷酷的,被舔到弱点却发出这种弱气的声音?这样不是让人更想欺负吗?」

  「拜託?请继续欺负我?」

  「来啰?」心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妹妹的口腔又湿润又温暖,刚刚侵犯我嘴巴的舌头现在也不停地舔着龟头,温润的小手又不停的摩擦茎部,比自己一个人做还舒服?

  「不、不要一直欺负龟头啦????好舒服但是好痛???」

  心听到之后又稍微张大嘴、让肉棒进入到更里面的地方,但最多也只能含到半根,虽然如此,能感受到湿湿滑滑的部分大增,双手也不停的在剩下的茎部还有阴唇那里打转,舒服到下半身都要融化似的。

  「妹妹的口交好爽?爽到要变成笨蛋了????」要不是双手被绑着。我还真想把肉棒全部都塞进妹妹的嘴里面???

  「滋滋~滋滋滋?」妹妹突然把嘴内的空气全部抽走,真空状态让肉棒好像要把血液跟精液全部往外抽,心的嘴变得跟章鱼一样,还同时往上直视着我,不知为何有股莫名的征服感。我的妹妹好可爱?

  当然,持续没多久我就濒临射精边缘,毕竟妹妹的嘴真的太爽了?

  「要、要射了──?」还差一点就能射精的我将腰部向前一顶,似乎不小心顶进了心的喉咙,因为前端突然变得更紧了。

  「啊~还不行射喔?」妹妹虽然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但又随即将头往后拉,让肉棒暴露在空气中。

  「为什么~~?我想要射精?我要射精?」快要射精却射不出来实在太难过了啦????

  「欸~射了一次之后就会软掉了对吧?所以啊──」确定没有在射精后,心便放开了肉棒,接着弯下腰,领口的部分差一点就能看到内衣,睡裤也缓缓地脱了下来,衣服的摩擦声让人心痒难耐。

  心直起身,露出了原本没看到的内裤──一件几乎都是缕空雕上花纹,却唯独在阴部旁边全黑的开洞内裤,几乎完全外露的小穴已经湿漉漉的,晶莹的分泌物已经流到大腿上,看起来异常淫秽。

  「──姊姊,想插吗?」心一手放在屁股后,另一手则仅用手指掰开阴唇、露出里面的肉色。

  「想插?想插?」我不停的缩紧肛门让肉棒挺起,想藉此射精,但是最想要的还是在小穴里面射精?

  心站到床上,两脚跨过我的大腿,小穴就在硬挺的肉棒上面五十公分,也正好在我的面前。

  「那就请姊姊跟我重複:『我是个会对妹妹的内裤发情的变态』,来?」
  「我是个会对妹妹的内裤还有小穴跟身体的每一部份发情的超级大变态???」
  「乖孩子,这是奖励???」心一口气往下坐,肉棒突破了各种障碍后直入入深处,里面又湿又软又紧、比嘴巴还要爽?

  「射了????????」「去了????????」一插进去,我们两个就同时高潮了。刚刚被强迫暂停的两次射精在这次激情的突刺中全部涌了上来,肉棒在阴道里进一步胀大,接着往妹妹的肉穴里毫无顾忌的射精。而妹妹也爽到浑身激烈颤抖地抱着我,阴道不停的收缩,强迫着肉棒再吐出更多精液,爽翻天了?

  「哈啊?哈啊?哈……啊……?」我们两个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两人的喘息声重叠在房间里,有够色气的?

  (内射在亲生妹妹的小穴里面了?哈啊……爽到要变成白癡了?哈啊……小穴又湿又紧的真让受不了?)虽然已经射了,但肉棒还是硬挺在阴道里面,享受着温软的穴肉──

  「欸、心……等等,肉棒还很敏感──吚~~?」还没想完,妹妹又开始动腰了,肉棒舒服到像是每时每刻都在射精却射不出任何东西,舒服跟难受两种感觉都攀到了顶峰,脑袋要混乱了啦???

  「没办法啊?姐姐的肉棒这么舒服?」话虽如此,妹妹还是停下了动作,并且抱住了我跟我拥吻?

  (不难受但是更加舒服了?)

  「哈啊……?呐,心,能帮我松绑了吗?」好享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抱住眼前这个脸色潮红、流出口水跟眼泪的妹妹??

  「嗯……好吧?」心在肉棒还在体内的状况把我手腕上的内裤拉了下来,结果导致肉棒有一截露出来了。

  「嘿呀?」「呀啊!?」我在拘束消失时用手撑床、用力向上一顶,让妹妹发出了可爱的叫声?

  「心现在的表情很可爱喔?香汗淋漓、嘴唇边有口水、眼角有泪水的,每个看到你的人都会忍不住想侵犯你的啊??」像是两年不太理会妹妹的反动一般,今天忍不住想要夸奖妹妹的每个地方。

  「……这副表情只会给姊姊一个人看啦。」妹妹脸变得更红了,而且还别过脸,太可爱了?

  我让心躺在床上、张开双腿形成V字,说:

  「这次会很激烈,要有心理准备喔?」明明才刚射过一次,但肉棒还是硬的令人难受,再加上看到妹妹刚刚那副表情,我又更兴奋了?

  「我会接受姊姊的全部的……来吧?」心向我伸出双手、将我抱入怀里。
  「嗯……?嗯……?」跟着我的动作,妹妹开始了有节奏的喘息。刚刚一口气进入虽然很爽,但这样慢慢动也不错?

  「我要加快速度啰?这样舒服吗?」

  「很舒服喔?再快点?」我先是拉到只剩龟头待在里面,接着──

  「啊嗯??」一口气插到最里面,然后开始了全力抽插????

  「啊哈啊哈?姊姊再快一点?再让你舒服一点?」妹妹略为娇小的身躯被我覆盖着,像是在强制侵犯她一样不停地抽插?

  「已经、已经舒服到腰都快要软掉了啦?」每一次进入都要花极大的力气挤开穴肉,每一次往外拔小穴又会紧紧的缠住肉棒,而且尽头的形状刚好跟龟头的完全契合,像是天生就是为它量身打造的?

  「那就一起舒服到脑袋坏掉吧????」用全身感受妹妹的体温真的好舒服???

  「一定会的???」脑子里已经只想着要追求舒服了?变的超不妙的?
  我让四片嘴唇相印,这次换我主动进攻,把心的嘴里搞得一蹋糊涂?嘴唇每次搅动,小穴就会变得更紧,让我不禁想要更努力的搅动心的口腔?

  直到快要窒息了,我们才互相放开彼此,大口的喘着气,活塞运动却没有任何一刻停止过,谁叫妹妹的小穴实在太舒服了嘛???

  「嗯?哈啊?姊姊动的好激烈?超级爽的?」我抓住了心纤细的腰肢,更加快速的前后抽插,动作激烈又狂野,彷彿我在性交的不是人、而是自慰套一样。
  「我也一样?把亲人当自慰套什么的爽翻了?」在说话的同时,我的肉棒也开始胀大,快要射精了?

  「被姊姊当作飞机杯也没关系,只要姊姊开心就好了?」心的阴道也开始不规则的痉挛,压的我的肉棒不要不要的?

  「哈啊?哈啊?哈啊?」

  「嗯?嗯?嗯?」两人都在享受着高潮前的最后冲刺,淫荡的叫声让彼此更兴奋,兴奋的肉体又让对方更舒服,好棒的循环?

  「姊姊……哈啊……喊着对方的名字一起高潮吧?」妹妹环住我的脖子,一边呻吟一边要求。

  「哈啊……?心、心,我要射了?」

  「我也要高潮了、葵?」原本有些放慢的动作又再次加速,妹妹又再进入的时候抬起腰迎合着我的抽插。

  「射了~~~?????」

  「被射在里面,要去了?????」

  我将肉棒深深的顶进小穴,并在最深处大量的射出精液。妹妹的阴道也紧缩到了极限,榨出更多精液。大量的快感让我们维持着这个姿势动弹不得、全身颤抖个不停,我的小穴好像也因为射精而跟着高潮了,前后夹击得好舒服?

  射精在几秒后结束、高潮在几十秒后停止,射了三次的肉棒终於萎缩,在精液跟爱液的润滑下从小穴里滑了出来,牵丝的精液还停留在马眼旁、接着沾在我们两个的睡衣上。

  「哈啊……哈啊……」我们在彼此的耳边喘着粗气,愉悦感跟无力感侵袭着我们,让我们有好一段时间说不出话。

  「姊姊……舒服吗?」虽然妹妹的高潮持续得比我久,但她却率先恢复过来,温柔的抱住了我,并在我耳边低语。

  「在亲生妹妹的小穴里射精了啊……」射精之后,我因为巨大的失落感跟罪恶感而掩着脸后悔着。我还有资格身为人吗?

  「呐,姊姊,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很尊敬你,所以不管你做了甚么伤天害理的事、长出了什么东西,我都还是会喜欢你的。但是葵姊姊,你喜欢我吗?」妹妹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轻声说道。

  「……我要考虑一下。」光是听着心的心跳声就能安心,光是被摸头就感到喜悦,温暖的体温也很舒服……这些条件是我理想中的恋人应该拥有的。但是,心还是我的妹妹,姊妹相爱应该是不被允许的……虽然我也很想给心一个明确的答覆,但现在实在是心乱如麻,做出甚么回答好像都是错的,所以只好把回答往后延。

  「这样啊,希望姊姊能够做出符合自己心意的选择。」心最后抱了我一下,接着说:

  「衣服跟床单我来洗吧,早餐就拜託姊姊了。」

  妹妹的脸上没有变态、没有激情、没有平时的朝气,只有淡淡的哀愁跟苦笑。
               #####

  「唉……」今天一整天都没心思听课,满脑子都在思考心的心意、心的体温,心的拥抱跟心的愁容。爱情到底是甚么感情?我不清楚,不过现在回想起心的笑容都会有种揪心感。如果说这就是爱情,那我该面对自己的感情,还是遵守社会秩序,拒绝她也拒绝自己呢?

  「葵,怎么啦?看你一脸愁容,不会是爱上了自己的妹妹吧?」姬花突然一针见血的问我。

  「欸?」她是怎么知道的?我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哇,看你的反应,我瞎说结果说中了?」

  「……唉。」要被当成变态了吗……

  「嘛,我个人提倡自由恋爱,只要两边都是人,两个人都心甘情愿的话就没问题了。我是不会乱传啦。」姬花似乎不怎么在意我的烦恼……真好。

  「可是……」

  「没有可是。我跟你说,去她的社会常识,去她的伦理道德,只要两个人相爱就能解决所有事!现在快给我滚回家告白!」姬花强硬的把我推出教室,然后把书包挂在我身上。

  「快给我去!」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被人这么命令。

               #####

  「我、我回来了。」我有些害怕的慢慢推开家门,结果妹妹早就待在玄关,犹如大小姐一般露出微笑。

  「姊姊,欢迎回来。」她轻轻地说,同时很有礼貌的鞠躬。眉间没有往常的朝气。

  吃饭的时候安安静静的,衣柜也没有出现内裤,如果我拒绝的话,她大概会一直维持这样子吧。

  这样的话,答案也就定了。

  「叩叩」我在晚上敲了敲心的房门。

  「请进。」随着妹妹的回应,我打开了门。妹妹正在书桌前读着书,这种文静的构图已经两年没看过了。

  「姊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心。」

  「是?」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我将腰弯成九十度,面对地板的告白。
  「……」搭、搭、搭──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一双美腿就这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接着,纤细的双手捧着我的脸颊、将我的脸往上提。

  出现在眼前的,是泪流满面的,妹妹的笑脸。

  「我、非常乐意。」妹妹吻了过来,这次的接吻快感并没有做爱的时候强,但是比那时候还要舒服。

  我,很幸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