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心前传】(01)【作者:zero0dark】
字数:114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血红色的夕阳在地平线降下了最后一丝的明光,平安市的夜晚即将到来,但是对于都市中习惯了灯红酒绿的人们来说今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在一家名叫幽梦迷夜的小型秀色俱乐部中,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学才毕业不久,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年轻人正在俱乐部的后台里干着打杂的工作。

  「逸风,赶快过来把这里的血迹清理一下!」正在厨房里掌勺的老王叫道。
  「好的!」李逸风连忙来到了厨房拿起了抹布和清洁剂擦了起来。

  「逸风,把这个送到处刑房去,那边的赵师傅还在等着呢,快点啊!」工具房那边也传来了要求。

  「知道了!」刚刚擦完墙壁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李逸风又不得不赶忙从工具房领了一整套的宰杀工具给处理间送去。

  「逸风……」「我马上来!」

  当时间的指针来到了凌晨2点15分俱乐部打烊的时候,忙碌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李逸风才终于有机会坐了下来喘口气。说实话他也想不明白,以前明明都没有这么忙的,怎么最近两个月大家似乎有什么跑腿的活打杂的活,都是第一时间找他来干。和他同是杂工的阿诚和小于有时候还能忙里偷闲的在厕所里抽根烟舒缓一下,他却是从傍晚上班开始一直忙到俱乐部打烊,忙得连两脚落地的时间都没有。

  李逸风曾经怀疑是不是自己无意间得罪了哪个俱乐部的高层,有人有故意整自己,但是很快这个疑虑就被一道悦耳的声音给打断了:

  「逸风,你过来一下!」

  说话的是一名穿着深灰色OL职业装的丽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容貌端庄气质典雅,肌肤雪白无瑕。盘起的长发搭配着优雅的金边女士眼镜,让她看起来美丽又干练。

  听到那名丽人的召唤,李逸风连忙笑呵呵的跑了过去问道:「陆姐,有事?」
  眼前的这名大美女就是这家幽梦迷夜俱乐部的老板陆瑶,不仅长得漂亮,平时为人也很随和。所以来了没多久之后李逸风也跟着俱乐部里的其他员工一样喊她陆姐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吊在俱乐部正门口的模特要换一个了,希望你能帮个忙!那里太高了,我爬梯子不太方便!对了,换下来的模特你就随便扔在门口吧,明天会有人来处理的。」

  「好!」既然老板都发话了,李逸风哪有拒绝的余地。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又从工具房搬来了梯子,爬上了门口的横梁上,将那具只穿着性感内衣的艳尸给抱了下来。那具艳尸是附近公司的一名女白领,有着丰满的身段和诱人的长腿。前几天和人打赌输了,因此自愿被绞死在了俱乐部里,陆姐看她形体还不错,就将她防腐处理之后挂在了门口当模特,没想到这才2天就要被换了下来。

  李逸风抱着那名女白领慢慢的爬下了梯子,感受着尸体上那栩栩如生的触觉,他不由得好奇,这具尸体的防腐陆姐到底是怎么处理的,怎么感觉就像是活的一样,不仅完全没有发臭的异味,闻起来反而有一点清幽的异香。这具艳尸的关节也完全没有死亡了2天后那种僵硬的感觉,就仿佛自己抱着的是一位柔若无骨的睡美人一样。李逸风觉得如果不是今天自己太累了,有机会抱着这样一具的艳尸那肯定会是一件美差吧。

  好不容易将那名女白领抱下来,将其轻轻的放置在了一边的地上后,李逸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陆瑶去领新的模特似乎还没回来。一具仿佛艺术品般的艳尸就那么扔在地上也怪糟蹋的,于是他干脆自己动手,将艳尸脖子上的绞索解开了,然后又替她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摆好姿势。最后拿来了黑色的收尸袋,将其仔细的套好。而这一幕都被躲在暗中观察的陆瑶看得清清楚楚。
  待到李逸风做完这一切后陆瑶终于从暗处走了出来,问道:「逸风,我看你很有天赋,有兴趣拜我为师跟我学习秀色吗?」

  「啊?专门拜师?」突然听到陆瑶的要求,李逸风心中不由得一愣。「可是……我在俱乐部里面不是也在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秀色吗?王头还和我说过下个月就要提拔我跟在他身边当厨师助理呢……」

  虽然能够直接成为陆姐的徒弟大概是俱乐部里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但李逸风对于陆瑶突然要收自己为徒这件事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不是我贬低老王,你跟着他一辈子也就只能当一个切肉放血的屠夫。但是跟着我,你才能学到真正让女人极乐销魂的秀色。」似乎是还能感觉到李逸风的疑惑,陆瑶继续说道:「其实在你刚刚来俱乐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李逸风指着自己,表情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刚刚我让你搬模特,还有之前2个月故意的让俱乐部里的人给你增加工作量其实都是为了考验你。」

  「考验我?」李逸风听得心中越发迷惑了。自己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普通人,家里没权没势的。来这里上班纯粹是为了找份工作糊口而已,根本没想到自己有哪点会被陆瑶这样的美女老板看上。

  「不错!」陆瑶继续说道:「我们陆家作为最古老的秀色师一脉,自然有着独特的收徒要求。我们挑选弟子的从来也不是看家势和权利。你的面相沉稳内敛,做事有度有序,为人不急不躁。这些都是成为一名优秀的秀色师基本条件。都说考验从小事看起,这两个月我故意让后台的那些人增加你的工作量,其实就是为了要考验你的性格,果然和我猜测的结果一模一样。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有秀色师最重要的平等尊重的观念。」

  「平等尊重的观念?」李逸风喃喃道。

  「不错,刚刚我故意让你在劳累工作了一天之后又去处理门口的这具艳尸,而你在处理的过程中即使身心疲惫也没有对这具艳尸有丝毫的轻贱鄙弃。一具哪怕被替换下来、毫无用处就要被扔掉的尸体你都能精心对待,这显示出了你对所有肉畜们都有发自内心的平等与尊重,并没有因为她们失去了生命和身份而轻贱她们。通俗的来说就是你有着一颗天生的秀色之心。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原来是这样吗?」李逸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秀色本来就是为了给女性带来极致愉悦的享受行为,并不是是秀色师本身发泄欲望的手段,所以成为一个秀色师,心态很重要。那种不尊重肉畜或者是把肉畜当成是奴隶来对待的人是永远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秀色师的。」

  陆瑶的大道理把李逸风是弄得一愣一愣了。虽然还有很多地方不是很明白,但是好歹他弄清楚了,眼下陆瑶要收他为徒并不是临时起意或者故意要捉弄他之类的,而是耐心考察之后才做出的决定。而且陆瑶也不只是忽悠而已,她是真的有秀色资格证书的,并且还是政府注册的整个蓝星数量都不到五百位的秀色大师,每三年拥有一个直接推荐秀色师资格名额的权利。

  拜这样一个大美人当师傅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事了。别的不说,光是成为有职业评定的秀色师之后薪资待遇起码翻倍这条就不是他能拒绝的了,因此李逸风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他可不是那种故意矫情的人。

  不过正式的学习时间被定在了明天,今天毕竟已经太晚了。

  李逸风一个人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路过一条漆黑的小巷时突然从里面隐约传出了几个男人猥琐的声音还有一个女性的娇呵。李逸风好奇的停下了脚步,悄悄的靠了过去,他远远的看到四五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混混将一名穿着白色衬衫上衣蓝色牛仔裤的女子堵在巷子的中间。那是一名身材高挑,大腿修长的美女。紧绷的丰胸和圆润的翘臀在这漆黑的夜色里看起来非常的诱人,但此刻她冷艳的俏脸上正布满了寒霜,看起来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这么晚了,大美女这是要去哪啊?要不要跟我们兄弟几个一起快活快活。」其中一名混混慢慢靠近了笑嘻嘻的说道。

  「我去哪不用你们管,我再说一遍,快让开,不然我对你们不客气!」冷艳女子似乎在说着最后的警告。

  「哟哟哟!她生气了,我们的大美女生气了呢,这身美肉真不错,可别气坏了,等会就不好吃了哈哈哈……」混混们笑得肆无忌惮。

  「你们……」就在冷艳女子忍无可忍就要出手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喝从巷子口传了过来。

  「快住手!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我已经报警了!识相的快点走!」虽然李逸风刚刚已经拿出手机悄悄拨打了报警电话,但是离警察赶到这里恐怕还需要不少时间,而眼看那些混混们已经开始对那个美女动手动脚了。因此他不得不站了出来,虽然他的正义感不算很强,但是眼见一个大美女就这么被欺负,稍微还有点荷尔蒙的男人恐怕都会忍不住吧。

  「那里来的臭小子,敢多管闲事!」几名混混立刻神色不善的望了过来。
  「就管了,怎么样,有本事来打我!」李逸风说着还故意做了几个嘲讽的姿势。

  「找死!小四,你留下看着这个女的,其他人和我追!」领头的混混说着立刻带着三个手下对着李逸风冲了过去!

  看着那群混混朝自己追过来,李逸风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他才不傻。打赢四个人和跑赢四个人难度更本不在一个级别上。反正他只要拖时间就好。

  只不过才跑了不到二百米李逸风就累得直喘气,刚刚英雄救美时没想那么多,现在才记起来今天上班那么累,自己根本就没有体力带着那四个混混兜圈子啊!眼看着四名混混越追越紧,他不由得在心里大骂一声卧槽,果然装逼是要被雷劈啊!

  听到脑后风声响起,李逸风下意识的低头躲过了那一棍子,但是接下里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被另一个混混踹倒在地上的他立刻就受到了来自四人的殴打。李逸风只好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用手拼命的护着头部的要害,同时暗暗祈祷警察早点到来。

  不过才被打了没多久,李逸风就在隐约中听到了几声闷哼,然后落在身上的殴打就突然停止了下来。

  他有些疑惑的松开护住头部的手臂悄悄往外看,发现刚刚打他的那几个混混居然都被放翻在了地上,一声不吭的晕过去了!

  紧接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来走到了他的面前来。李逸风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刚刚他想救的那名美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了过来。

  她双手叉腰的看着李逸风一副窝囊躺在地上的样子,冷艳的容颜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神色:「呵呵,还以为你有几分本事呢,没想到这么怂!怎么,也学人家英雄救美啊?」

  「额……这是个意外……意外!」李逸风讪讪的站了起来。

  「喂,怎么样,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冷艳美女说道。

  「不……不用了!」李逸风虽然浑身上下疼得厉害,但是好在被揍的时间也不久,他又及时护住了要害,想来应该没留下什么内伤。

  那女人看见李逸风一副逞强的样子,顿时嘴角咧开一丝不屑的冷笑。也没再劝,而是独自走到了一旁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四周昏迷的混混看样子一时间还醒不过来,两人之间也没有多余的话说,过了一会场面一度有点尴尬。于是李逸风主动开口问道:「对了,这位小姐请问怎么称呼?」

  「呵,我叫什么名字干么要告诉你?我跟你很熟吗?」女人头也不抬回道。
  「咳,好歹我也……」李逸风刚想说自己救过她,但是又发觉刚才好像自己才是被救的那个,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好这时候警察的及时赶到化解了李逸风的尴尬,不过当他看到从警车上下来的那名带队警察竟然主动向那名冷艳美女敬礼,并叫她「凌督查」时,李逸风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了。

  那名姓凌的女子察觉到李逸风惊艳的目光之后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看什么看,没看过便衣警察?」

  李逸风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心道原来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大美女不仅是个警察,而且听起来职位还不低,怪不得身手这么好。

  等了一会,发现四周的警察在忙着逮捕那些昏迷的混混,那个姓凌的女督查则是正在和那个带队的警察交代着什么。李逸风被彻底晾在了一边。

  李逸风左右等了一会发现好像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就要离开。

  「哎,等一下!」那个姓凌的女人突然叫住了李逸风。

  「嗯?」李逸风疑惑的回过头来。

  「给你!」说着她扔过来了一张银行卡,「卡里面还有几万块钱,密码是6个一,就当是今天晚上你见义勇为的补偿吧。」

  「这、不……不用了!」李逸风连忙推辞着将卡还了回去。「本来就没帮上什么忙,到头来还被凌小姐你救了,我哪能再拿这笔钱。」

  「我让你拿着就拿着!哪来那么多废话!」对方满脸不耐烦的将卡硬是塞进了李逸风的手里,然后坐上了一辆警车直接头也不回了离开了。只留下李逸风一人愣愣的站起原地。

  第二天……

  临近中午了李逸风才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并且身体稍微一动就是浑身酸痛不已。但即使如此,他还是顶着伤痛早早的提前来到了俱乐部。因为今天是他和陆瑶约定好开始学习秀色的第一天。

  陆瑶已经提前在俱乐部的经理室等着他了,换上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看起来比平日里少了一分干练,多了一分柔媚。

  「逸风,你昨天没睡好?」

  「没……没事的陆姐,我们今天快点开始吧。」李逸风明显有些顾左右而言它。

  陆瑶狐疑的围着他走了一圈,然后突然伸手在他昨晚被打的几个地方重重的点了几下,立刻疼的李逸风嗷嗷直叫。

  「这叫没事?」

  「好了、好了!我错了陆姐……」李逸风不得已之下只得将昨晚英雄救美不成,自己反而被美救的糗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陆瑶。

  果然陆瑶听完后不仅没有丝毫同情李逸风的样子,反而还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逸风你可真有意思,哈哈哈,还英雄救美……你以为演电视呢!」

  「陆姐,你……」

  「好了好了,不笑你了,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大笑之后陆瑶的眼中还是划过了一丝关心。

  「就这里?」李逸风看了看四周,虽然办公室关着门,但是并没有上锁,要是被人看到指不定误会啥了。

  「好吧,跟我来。」

  于是陆瑶领着李逸风来到了办公室隔壁的一个隐秘的休息间,在挂上了免打扰的牌子之后将门给彻底反锁了。

  这是一个装饰风格非常温馨的十多平米小房间。四周摆放着沙发靠椅橱柜电视等等,房间的中央放着一张比平常还宽大一些的皮革按摩床。房间里面壁炉空调一应俱全,而且角落里还放了几盆绿色的植物保证空气新鲜。房间的窗户被厚厚的帘子所遮蔽,里面有些黑漆漆的,陆瑶随手打开了房间里橘黄色的柔和灯光,房间里的温度开始慢慢的升高。李逸风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似乎有点暧昧的气氛。
  不过陆瑶却似毫无察觉,可能是自己心思太邪恶吧。李逸风如实想到。
  「把外衣脱了让我看看。」

  「好吧!」李逸风点了点头,咬着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和衬衫。将昨晚挨打的伤口全部都展现了出来。

  看着李逸风背后青一块紫一块的瘀伤,陆瑶观察了一会说道:「嗯,还好,不是很严重。过来趴下,我来给你上点药。」

  「那……谢谢了,陆姐。」李逸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走向了中间的那张按摩床。

  不过还没等他趴下呢,就被陆瑶给拦住了:「呵呵,不是让你趴这里,我是让你趴在那边的沙发上。那张『床』可不是给你们这些大男人用的,你趴上面不吉利。」

  「?」李逸风虽然满脸的疑惑,不过还是没有当面的问出来。

  李逸风趴好之后,陆瑶从旁边的柜子里拿来了一个白色的医药箱,倒了一些跌打药在掌心,然后开始给李逸风的背后做散血化瘀的推拿。

  不过陆瑶那滑滑嫩嫩的手掌按在李逸风背后的伤处,却是让他疼的直打哆嗦。别看陆瑶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但是她手中的劲道却是出奇的大。不过这样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李逸风背后的瘀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除着。

  为了让分散一些李逸风的注意力,于是陆瑶开始和他聊起了秀色的话题。
  「逸风,你知道秀色的起源吗?」

  「嘶……轻点,我说陆姐,你就别考我了。专家都还在争论的话题,我哪能知道。」

  「在古代『秀』字代表:容貌出众的女性,『色』字代表:用刀处刑。合起来『秀色』的含义就是,用刀宰杀美丽的女人。原本社会上比较认同的说法就是秀色起源于封建时代早期惠朝幽王,第一次公开的强制宰杀食用宫女。但是我们陆家的一位先祖有一次躲避战乱之时偶然发现了明月女王的墓,在里面不仅发现了面含春情、犹如活物一般的明月女皇尸身,同时还找到了有关秀色起源的更早记载。我想那个明月女皇她才应该是第一个被秀色的女性,而且她还是自愿的。」
  「明月女皇?那个电视还有网络上一直被推测为虚构的女皇竟然真的存在?」一听到这种颠覆性的历史趣闻,李逸风立刻觉得连背后的伤痛都无关紧要了。
  「不错,明月女皇出现在文字才刚刚发明的奴隶社会中期,国家在她统治下富足强大,女皇本身也是一位绝色的美人儿。但是她总是担心自己的美丽会随着时间消逝,所以她命令当时的王朝大祭司想办法要永远的保存住自己的美丽。大祭司告诉她要保住永恒的美丽就必须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女王犹豫了,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她派人走访了全国各地山川海林,但是都没有找到第二种更好的办法,眼见时光就快要在她完美无瑕的身体上留下岁月的痕迹之时,她终于妥协了,愿意用生命换取永恒的美丽。

  当然,女皇的处刑自然不能够像杀死奴隶或者犯人那般的随便,大祭司让女皇在焚香沐浴之后召集的整个皇宫中三千宫女共同完成了女皇的美丽仪式,一起见证了她永恒的一刻。女皇喝下了神秘药水,大祭司抚慰着女皇的身体,然后在她高潮的那一刻用匕首刺入了她的心脏。女皇死后大祭司吩咐宫女们将同样的药水抹遍了她的全身,然后清空了她的内脏放置到了一块天然生成的琥珀当中,将她的身体与琥珀融为了一体。女王的美丽从此就永远的保存了下来。这是才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的秀色记录。它表明了秀色的起源并不是男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宰杀女人,而是女人为了自己的美丽自愿献身。「

  「既然是这么重大的发现,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新闻都一直没有报道过?」李逸风听得津津有味,连被背后的伤痛都浑然不觉了。

  「唉,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祖先当时只是为了躲避战乱偶然才得发现,根本没有记录地图。我们陆家后人根据祖先当时的回忆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没有真凭实据,只凭一卷残破的古简记录如何取信于人。」

  「那还有一个原因呢?」李逸风连忙追问道。

  「自然是当时的主流思想。」陆瑶说道这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我陆家的那名先祖乃是两百年前当时朝廷的御用宫廷大厨,一生宰杀过女畜无数,晚年为了躲避战乱,才偶然发现的明月女皇墓。当时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了,也不识得墓地主人的身份,只是眼见其艳尸美艳异常、犹如活物面含春色。以为是刚死不久的美人。于是忍不住将其琥珀打破,取出了里面的尸身烧食果腹。但竟然发觉这等随意烹饪出的美肉竟是比自己用心制作的上等佳肴还要美味。于是找遍古墓,发现了其陪葬的古简,后来找人翻译通读古文之后又经过多方实验才幡然醒悟,秀色之道本为你情我愿,强制宰杀有违人道,但此时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将强制宰杀习以为常,祖先人微言轻,所以只是传下家训,永远不得强制宰杀女性。然后近代的时候我们陆家世事境迁,家族连最后保存的古简也在一次意外中遗失了,所以这件事也就只是成了我们陆家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了。」

  「原来是这样。」李逸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陆瑶又和李逸风说了一些其他有关秀色的趣闻,也是听得李逸风津津有味。直到最后上完了药之后他才熬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盖上了一层保暖的毯子,而房间里除了师傅陆瑶以外还多了一个婀娜的身影。

  忽然李逸风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道美丽的倩影居然是当今娱乐圈里十分走红的一线大明星陈雨菲。

  她的容貌在影视界中被赞誉为百年难得一见。时年17岁的她一出道就以清纯可爱的脸蛋和丰满妖娆的身段引起了广大观众的注意,完美的向人们诠释了什么叫做天使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

  她十年来出演了无数经典的电影电视。作品的风格也是变化多端,无论是清纯玉女还是妩媚丽人都能轻松驾驭自如。被称为是『百变佳人』,是无数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形象。只不过她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陆姐的俱乐部中?

  「瑶瑶姐合同的文件已经按我们当初说的签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陈雨菲签完字后递给了陆瑶一本红色的文件夹。李逸风看着那文件夹似乎有点眼熟。

  陆瑶拿过文件之后神色认真的翻看了好几遍然后才说道:「没问题。」
  「恩,那就好,处理费稍后会直接打到瑶瑶姐你的账户上,一共十万。至于多出来的那一些就当是我的私人赞助好了。但是要求只有一条……」

  「保密是吗?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毕竟严格来说占便宜的还是我呢!」

  「对了,雨菲你这么优秀,怎么会这么早就突然想退休了。」

  「嘻嘻,因为瑶瑶姐你手艺好啊。」

  「鬼才信你!」

  陆瑶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起身来到了李逸风旁边。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还装睡,还不快起来帮我去工具房把这些清单上的东西领来。」

  「呵呵,陆姐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啊!」李逸风不好意思的爬了起来,迅速的穿上了上衣。

  「这位小哥是瑶瑶姐你的小情人吗?」这时陈雨菲坐在后面饶有兴趣打趣道。
  「别瞎说!」陆瑶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只是我的刚收下的徒弟,昨天想学人家英雄救美反而被坏人打了一顿,刚刚我给他上了一点药让他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

  「陈……陈小姐你好!」李逸风到底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大明星,激动之余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呵呵,加油啊小哥,听说我们的瑶瑶姐可从来没让过其他男人进过这间房间呢,你可是第一个哦!」陈雨菲的话似乎若有所指。

  不过还不等李逸风细想就被陆瑶给轰出去拿东西了。

  李逸风拿起了清单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居然都是一长串的秀色用具,再联想到刚刚陈雨菲递给陆瑶的那个红色的文件夹,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出现在李逸风的脑海中。不会吧……

  李逸风几乎是风急火燎般的速度从工具房领来了工具。当他再次回到了那间休息室时,发现陆瑶和陈雨菲居然都不见了。而右边的小浴室之中却传来了奇怪的动响,当李逸风靠近之后发现里面传来的不止有淅淅沥沥的水声,还有一些十分诱人的女性娇喘。

  李逸风悄悄的走到了门外仔细倾听,发现从里面传来的声音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陈雨菲和陆瑶的声音。

  「嗯……啊…………瑶瑶姐你轻点,人家还是第一次呢!」

  「少来,腿再张开一些,不然洗不干净呢……」

  「呜……我要忍不住了……」

  「……」

  光是听着这浮想联翩的对话就可以想象到浴室内是怎样一副璇旎的风光景象了。李逸风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鼓胀的下体立刻就有了反应。正待他还想再靠近一些倾听的时候,浴室的门却毫无征兆的打开了。换上了一件黑色围裙的陆瑶面无表情的从浴室走了出来,李逸风直接被吓了一跳。

  她淡淡的看了一眼李逸风,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在门口一样,直接将一包还带着幽香的女性衣物甩给了他。

  这些衣服似乎有点眼熟……接过衣服的李逸风下意识的朝着浴室里惊鸿一瞥,刚好看到了躺在浴缸里的陈雨菲那小半边性感的娇躯。

  「拿去烧了,不要去外面,就在房间里面的壁炉烧,那个壁炉自带了焚化功能的!」陆瑶对着李逸风说道。

  「这……这是陈小姐的衣服?」李逸风似乎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恩,她以后不需要了!」

  「哦……哦!」

  李逸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抱着衣物来到了壁炉旁,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丢了进去,待到最后里面只剩内衣时李逸风发现那居然是一套十分性感的黑色蕾丝镂空胸罩和丁字裤,原来身为大明星的陈雨菲平时穿着都这么大胆的吗?
  当李逸风依依不舍的将最后两件内衣也扔进了壁炉之后,旺盛的焚化火焰顿时将陈雨菲来时所有的穿着都化为了灰烬。

  这时陆瑶也扶着一丝不挂的陈雨菲走出了浴室。果然和传说中一样,清纯美丽的面孔下是一副毫无修饰的性感躯体。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还有坚挺的双峰,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陈雨菲左胸嫣红的乳首上还戴着的一枚明晃晃的乳环,那可是肉畜身份的代表,并且看样子戴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陆瑶扶着陈雨菲来到了房间中央,让她先坐在了那张按摩床上,然后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来了一副黑色的眼罩,蒙住了她的双眼。此时的陈雨菲也不知道刚刚在浴室里经历了什么,似乎失去了全身力气的样子,只是一脸慵懒的靠在陆瑶的肩头,任由其摆布。这时陆瑶旁边一个精致的小盒中十分郑重的取出了一枚金色的小球。她将球含在了嘴中,然后扶起了陈雨菲的身子将其口对口的渡了过去。
  「呜呜……」陈雨菲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顺从的吞下了那枚金色的小球。

  直到那颗金色小球沿着陈雨菲的喉咙彻底落入她的腹中之后,陆瑶才慢慢的松开了堵住她的嘴巴,一根透明诱人的津液在两人的红唇之间被拉长。

  「瑶瑶姐,讨厌……」

  「这招叫欲女吐珠,不是正适合你吗?」

  「人家……才不是欲女呢!人家……啊……人家是玉女啊……」

  陆瑶没有理会陈雨菲的反驳,而是用手在她的双乳下侧各点了一下,然后开始对着她的胸口轻轻地按压拍打起来,同时也在不断的刺激着她全身各处的敏感穴道。陈雨菲的娇躯在陆瑶的刺激下诱人的扭动着,两条光滑的大腿之间在肆意的相互摩擦,晶莹湿润的爱液正源源不断的从她粉嫩的私处流淌出来。

  没过多久陆瑶又将拍打的部位延伸到了小腹,这时陈雨菲的娇躯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嘴里吐出的诱人呻吟也变得越发的销魂,平坦迷人小腹开始本能的向上挺动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慢慢的陈雨菲那粉嫩光洁的私处正在被什么东西撑大。「啊……」,一颗夹杂着血丝和半透明爱液的小球从她下体里面被吐了出来,居然正是刚刚陆瑶口对口渡到陈雨菲嘴里的那颗。

  而此时的陈雨菲在耗尽了全部的生命将球吐出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呼出了最后一口气,美丽的螓首渐渐的歪到了一边,身体的动作也停止了下来。

  之后陆瑶示意李逸风拿来了一根软管。在接入了温水之后将其插进入陈雨菲的下体开始冲洗起来,很快粉红色的血水夹杂着一些看不出形状的内脏碎片便从她的后庭被冲了出来。表面看不出一丝伤痕的陈雨菲此时居然已经被那颗金色的小球里外通膛了。

  冲洗完成之后陆瑶拿来了浴巾仔细的将陈雨菲的身体重新擦干。这位昔日的大明星此时正眉宇含春面带微笑的软卧在那张按摩床上,似乎就像睡着了一样,根本看不出像一名已经被处理好的肉畜。

  「陆姐,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李逸风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秀色手段,忍不住赞叹道。

  「别好高骛远,这种秘传的宰杀手法你现在是学不会的。」陆瑶没有理会李逸风崇拜的眼神,而是自顾的开始了收尾的工作。

  因为当初答应了对方的保密要求,因此尸体的首级是万万不能保留的。陆瑶拿来了斩首项圈套在了陈雨菲的脖子上。只听见咔嚓一声,陈雨菲那颗美丽的脑袋就被项圈内锋利的冷光刀片给切了下来。而且脖子的断口处一片光滑,连一丝血液都没有溅出来。

  陆瑶拿着陈雨菲的脑袋来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处,在墙壁上按下了一个隐蔽的开关之后,一扇隐藏在柜子后面的槅门被打开了。

  李逸风睁大了眼睛,十分好奇的跟了过去。来到里面发现居然是一间小型的收藏室。

  有许多美丽的女人在这里留下了她们生命的最后印记。有些还有躯体,有些则只剩下了一颗美丽的头颅。只是她们的摆放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顺序,看起来有些凌乱。

  「陆姐这是……」李逸风惊讶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有一些客户不希望自己被处理的事情让其它人知道,或者不喜欢自己被处理后的身份曝光,所以我就建造了这样一个的收藏室。这里摆放的都是那些需要保密身份的肉畜。因为平时只有我一个人来,所以打理的有点少。」陆瑶说完后就随手将陈雨菲的脑袋摆在了其中一排美丽首级的末尾。李逸风在这里甚至惊讶的看到好几个近年来消失在大众眼中的知名丽人,她们有医生、律师、模特、主持人等等,各种不同的身份,唯一相同的就是最后她们美丽的螓首被安置在了这个小小的收藏室里。

  「陆姐,这是什么?」李逸风好奇的走到了一个被红布遮盖住的圆形支架子旁边。

  「没什么,只是我早年的一个还没完成的构思作品而已。」

  看到陆瑶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李逸风将红布掀开了。他看到了被固定在一座圆形支架上的三具女体。她们的四肢被齐根切去,断口处都被用白色的蕾丝布帕包裹起来。一根Y形的分叉插在她们私处和肛门的同时支撑起了她们的肉体。而且三具女体的形态各异表情不同,或美丽优雅、或婀娜多姿、或成熟诱人。
  李逸风围绕着三具女体走了一圈,发现她们无论是身材皮肤还是样貌都毫无瑕疵,无一例外她们都是万里挑一的优质大美女。甚至其中那具成熟诱人的女体样子看起来还有点眼熟,但是仔细看了看她的样子,李逸风又发现自己并没有见过,是自己想多了吗?他默默的摇了摇头,很快又将注意力转向了支架本身。
  他看到整个圆形的支架上分明有六个节点,不、加上圆形中间的一个,应该是有七个节点,而颇为可惜的是现在其他的四个节点上都是空白的。

  「很漂亮的作品,相信完成之后肯定会轰动世界的!」李逸风衷心的称赞道。
  「呵呵,希望如此吧,可是要找齐这样七个气质特别、不,应该说是灵魂特别的女人愿意来完成作品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可是陆姐,这个作品为什么一定要七个?」李逸风奇怪的问道,因为他觉得就算是眼前的这三个拿出去恐怕也是流芳百世的名作了!

  「我也不知道啊!」说起这个,陆瑶那一直平静的俏脸上也罕有的露出了一丝迷茫。「似乎冥冥中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一定要找齐七个……」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