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练武术的女孩】(01)【作者:阳光的123wea】
字数:135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是一名高一的学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别人的脚,袜子和鞋子,特别是胶鞋和布鞋,每次看到都会有一种舒服的感觉,眼睛会盯着不放,心跳加快,呼吸变的急促。每次这样的时候,我就想办法满足自己,于是我加入了家里附近的一家武馆,里面主要叫,散打,空手道和柔术,健身,学功夫对我来说是次要的,主要还是能够看到脚,袜子和鞋子。由于我学的不认真,所以功夫一直不好,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被别人虐,不过我倒是很享受这种被虐。被虐完我都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不过毕竟是公共场合,都是一般的踢打摔,没有什么重口味。

  有一次,一个聚乐部里的朋友在群里抱怨,有些人不注意个人卫生,袜子,脚太臭,在练习的时候太难受,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聚乐部里面很多人都是学生,不注意个人卫生,经常打完球,健完身来练习,而且大部分人的鞋袜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地摊货,经常有异味,特别是柔术,两个人缠斗一起,距离很近,很容易闻到,而且有些爱恶搞的人故意把袜子穿臭,在内部比赛里故意来恶搞别人。

  在缠斗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吧穿着臭袜的脚压到对方的鼻子上,大部分人都会立刻失去注意力,这样就很容易获胜。我也被这样打败了几次,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这味道。现在有人想让大家练习前都洗脚,保持卫生,我倒是不想这样,于是我就在群里面说臭袜影响不大,还是技术问题。

  这时,有人私信我,说实话,臭袜肯定会影响发挥,我就对她呵呵了,说她技术不好就别找其他理由,她就问我,敢不敢和她比一次,我说当然可以,我说就算你穿臭袜,我也可以赢你,她说,被臭到了不要哭,我又挑衅了她几句,然后我们就约了,周六晚上,练习结束我们单挑一场,谁输了,就被对方穿着袜子虐半个小时,

  其实我真的没有信心会赢,毕竟我练习的时候就不怎么用心,不过就算输了,能被虐也是不错的,所以我欣然接受

  很快,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准时到了武馆,不过到了的时候,我就震惊了,我以为和我约的是个大汉,可以站在我眼前的却是一个妹子,妹子穿着一身紧身的运动装,脚上穿的却是厚厚的白色棉袜,和一双深绿色的解放鞋,我一直看着妹子的脚,和她的鞋。觉得很奇怪,一个妹子怎么会穿着解放鞋,她看到我盯着她的鞋看,就说,她是大一的新生,刚刚军训结束,解放鞋是军训时用的,袜子也穿了好几天,就是为了今天好好教训我,妹子调皮的说,被她熏到,可不要求饶,不要哭哦。

  妹子脱下鞋的时候,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倒是感觉非常兴奋,不过这味道的确不好,闻着闻着就有些头昏脑胀,柔术比赛中两个人的距离非常近,所以这股味道更加刺鼻,妹子的力量和格斗技巧比我好太多,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被妹子用十字固降伏,十字固就是两条腿夹住对方的手臂,然后一条腿压住对方的脖子,如果用力可以照成对方昏迷或者死亡。

  我拍了拍妹子的腿部,示意我认输,可以停了,不过妹子倒是没有把腿拿开,而是笑着问我:「还记得输了有什么惩罚吗?」「不就是被你穿着袜子虐30分钟吗,来吧」,我嘴上说的有些不屑,不过心里倒是非常兴奋,我早就想让人这样虐我了,「记得就好,可不要哭啊」,妹子坏笑着说,于是就吧一只脚压住了我的鼻子和嘴上,她压的很用力,我感觉到了疼痛,但是更多的是她袜子散发出的刺鼻的味道。

  我轻声的哼哼,示意她轻一些,她有些不满意,「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真是没用,你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吗,嘿嘿,我会让你尝尝更有味道的。」于是她把她脱下来的解放鞋拿在手里,把鞋带抽出,把我的双手,双脚捆住,坐在我的肚子上。这时我有些慌了,毕竟以前没有这样玩过,而且我完全不认识她,不知道她会干什么,我就想大叫,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在我张口的时候,她迅速的从不知道哪里抽出一双袜子,塞入我的嘴里。「我让你叫,叫啊!」,她不断的压我的肚子,让我感到更多的疼痛

  她笑着说:「你知道吗,这双袜子我军训这几天一直穿着,洗都没洗,特意给你留的,味道不错吧。」随后,她把她的解放鞋拿在手里,直接按在了我的口鼻上,鞋里的恶臭,汗臭,和胶皮的味道不断的冲击着我们鼻子,我呼吸困难,因为里面几乎无法呼吸到空气,我大口大口的鞋里面的味道,里面的臭味都被我吸进鼻子里,把我熏的头昏脑胀,视力范围开始缩小,「难道要被熏晕了?」我不禁想。

  「解放鞋的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味道啊,我可是穿了半个月呢,我一拖鞋,我们寝室都呆不了人,你也不错,居然能忍受这么久,喜欢就多闻一点吧,来尝尝这只」,说着,就把另一只鞋扣到了我的口鼻上。

  在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终于把解放鞋从我的口鼻上拿了下来,我已经被熏的神志不清了,只是感觉到能呼吸到一些新鲜的空气。我如释重负,想站起来,不过她一脚踩到了的胸部,把我有压了下去,她力气很大,我手脚被捆着,我根本无法反抗。只能让她踩着我,我看到她怀笑了一下,不知道她又想到了什么花样折磨我

  她从身后拿出了一双连体的丝袜,把丝袜缠在我的嘴上,漏出袜尖的部分在外面,她坏笑一下,「听说丝袜的袜尖最有味道了,这丝袜我可是在解放鞋里穿了好几天了,这几天一直都在跑步,都没舍得洗,这可都是给你准备的,你可要好好享受啊」,说着就吧丝袜的袜尖压在了我的鼻孔里面。这样一来我就只能透过丝袜呼吸了,把丝袜的味道都吸入了鼻子里

  和解放鞋的味道相比,丝袜的味道不是那种散发着胶皮,汗味的恶臭,而是一种酸臭,比解放鞋的味道更浓厚她的解放鞋把我熏的头晕目眩,但是我还能承受,甚至有些享受,但是她的丝袜的味道我简直就是折磨,甚至让我觉得有些反胃,我都快要吐了,我不知道丝袜的味道这么浓厚,这下我是真的受不了了,因为我的嘴被堵住了,所以只能哼哼着来表示够了,不过迎接我的却是她的大脚,她把脚踩到了我的嘴上,让我无法发出声音,「你给我安静点,我讨厌哼哼声音」,说着用她的脚把我狠狠的踩了几下。

  踩了几下后,我不敢出声了,只能慢慢忍受着丝袜味道的折磨,她坐到了我身上,把双脚压在了我的脸上,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袜底,那是一双运动棉袜,因为长期穿,袜底已经发黑,估计很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尤其是袜跟和脚掌部分,散发出阵阵的臭味,那是一种运动汗味,长期不洗的馊味和胶皮的恶臭混合的味道,不过在丝袜的味道面前,还不算什么。她用她的臭袜脚搓我的脸,她很满足对我的折磨,我也很享受。

  在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她终于把脚拿了下来,把丝袜松开了,把我嘴里的棉袜取了出来。我如释重负,大口的喘气。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不过我的手脚还是被她绑着,她站起来对我说,「感觉爽吗,我已经给你拍了照片。如果不想让这些照片让别人看到,就要按我说的做,给我你的电话,我以后还会找你,另外,这双解放鞋送你了,反正我以后也不要了」,说着就把一只解放鞋再次扣在了我的口鼻上,用胶布粘好,让我呼吸不到外面的空气,「好好享受吧,我还有事,我会继续找你玩的。今天就到这里了。」说着她就换好衣服出去了,留着我在她恶臭的解放鞋里。

  这段结束后,我兴奋了很长时间,每次看到她的那双恶臭的解放鞋就感到兴奋,并不禁的在没有人的时候闻着鞋里的味道,从那之后,她没有再和我联系,我还以为她忘了我,但我不敢和她主动联系,我一直希望她还记得我,让我再幸福几次,一周以后,这居然成了现实,她打电话给我,让我晚上去一个健身房,不容许迟到,如果迟到就要遭受她的惩罚。

  我看到后非常激动,整天注意力都不是很集中,都在想着这件事,放学后我迫不及待的就去了哪里,可能是我太急切了,居然早到了10多分钟,健身房的第一层是器械,第二层是武术训练的地方,我到的时候她正在和她的两个闺蜜进行训练,她的功夫很好,一寄鞭腿就把40多公斤的沙袋踢的飞起,她的两个闺蜜也不差,她们都在踢沙袋。和普通练武的人不同,她们没有光着脚,而是穿着一种白色的胶鞋

  这种白色的胶鞋,80- 90后小时候的应该都穿过,非常柔软,耐穿,但是唔脚,不透气,特别是剧烈运动后,袜子的味道非常大,看到他们穿这种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结果

  就在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白色的胶鞋的时候,她们也注意到我了。「小婷,这就是咱们今天的玩具?」原来那个女生叫小婷,我居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是啊。」小婷笑着说,「看你一直盯着我们的鞋子看,是不是很喜欢啊,那就不要站在那里,过来尝尝吧。」我立刻走了过去,迫不及待的想去试试,就在我靠近她们的时候,忽然有个人狠狠的从后面用她的白胶鞋踢了我的膝盖,我便应声倒在了练功房的垫子上,然后那人迅速的骑在我身上,把我的双臂背到后背捆了起来,这样一来我就无法使用手了。

  「我看你一直都盯着我的鞋,你是不是很喜欢啊,喜欢就来尝尝吧」,说着就吧她的那双白胶鞋脱了下来,还有她那双深绿色的臭袜,她把袜子塞进了鞋里,然后把我的脑袋按住,按进了她塞着袜子的鞋里,胶鞋里的热气,她脚上散发出的汗臭还有袜子的恶臭扑面而来,面对这3突然来到的重打击,我差点被击溃。不过还是勉强挺了过来。她的袜子虽然是深绿色,但是袜底大部分都已经变成了黑色,那是泥垢和练功房里面地上泡沫的混合物,即有着泥垢的恶臭,又有着劣质泡沫的化学物质的味道,还散发着热气。非常刺鼻。

  「嘿嘿,小子,你今天是有福气了,小婷告诉我门今天要好好招待你,为此我可是特意准备了好几天呢,我们今天作为见面礼,就让你尝尝一种」新鲜的陈旧味道「这双袜子我可是连续穿了好几天呢,具体多长时间我都不记得了,在你来之前,我今天逛了一上午的街,还有我刚刚热过身,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在跑步机上跑了5千米,给袜子鞋子加加热,我这新鲜出炉的鞋袜味道不错吧,你好好享用,当然这只是开胃小菜,后面还有更美味的在等着你。嘻嘻,你继续享用吧。尝尝另一只」

  「小玲,你这到开胃菜做的真不错,估计他已经沉醉在你的袜子里了,不过过了这么长时间也快凉了,味道扩散不少了,他差不多也尝够了,让他尝尝我的吧。」

  说着,她向我走了过来,在垫子上躺了下来,不过她没有脱下鞋子,而是用鞋子勾起我的下巴,虽然隔着一层鞋子,但是我依然能够闻到她白胶鞋里面臭袜的味道,十分浓厚,里面的热气从袜子透到胶鞋外面,纷纷被我吸入鼻孔里。我沉醉于这美味里。不过没过多长时间,她的脚就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强壮有力的双腿,她用双腿把我的脖子夹了起来,因为长期的武术训练,她长长的双腿比一般的女生更强壮,肌肉更多,也更有力量,她的双腿微微用力,我的脖子就赶到一阵压迫感,让我几乎无法呼吸,就在我快窒息的时候,她就松开了一点,让我喘口气,然后又继续用她强有力的双腿夹紧我的脖子。

  「嘿嘿,袜子的味道你已经都尝过了,现在就给你尝尝一个你还没吃过的。」说着就用双手把我的头部死死的按进她的裆部。里面散发出一种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禁受不住这种味道的打击,因为被按的太死,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哼哼着表示停止,「我讨厌你的声音,别出声!」,说着,她就随手把她的白胶鞋和里面不知穿了多久的棉袜脱了下来,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把我的嘴掰开,把那只不知穿了多久的棉袜塞进嘴里,这样我就无法发出声音了,然后她把另一只袜子堵在我的鼻子上,用脚趾死死的夹住袜子和我的鼻孔,这样我就无法吸气了,「叫你出声!叫你出声!我不让你出声就不要出声!」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在我已经双眼冒金星,视觉效果渐渐消失的时候,她踩把我的脚趾松开,然后再次把的我头部按在她的裆部。然后开始做起仰卧起坐,她做仰卧起坐的时候,里面不断的产生的热气和那种女人独特的气息强烈的冲击我的鼻腔,我不禁把头微微抬起,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她发现我把头抬起来后,又用手狠狠的把我的头按了下去,直到我快窒息才松开点,这样我再也不敢抬起头了。只好默默忍受着她里面发出的味道。

  时间对我来说过的异常的漫长,我还是第一次尝到这么重口味的东西,在这种气味面前我已经失去了反抗,挣扎的念头,只是机械的呼吸着她下面的味道。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松开了。就在她松开的那一刻我一头倒在了垫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虽然她的棉袜依然在我的嘴里,我依然可以闻到她棉袜的那股刺鼻的味道,不过和她下面相比,已经淡很多了。

  不过给我呼吸的时间并不多,就在我渐渐清醒的时候,一只丝袜大脚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在我眼前的这一只脚要有38- 39的尺码,这对女生来说已经非常大了,她的脚掌足以覆盖我的脸,而且这只穿着丝袜的脚不知道已经运动了多长时间,而且她有着严重的汗脚,丝袜的底部已经给汗水洇湿了,上面的水滴可以随时的滴下来。袜底已经看不到应该有的肉色,都变成了灰黑。这样的一只丝袜大脚,离着我只有1- 2厘米的距离,给我一种莫名的压迫的感觉。我每次呼吸都能触摸到丝袜的味道。我惊喜而又恐慌着。

  袜底正对着我的脸,但是没有踩下去,故意和我的脸保持一段距离,她的脚趾不断地蠕动,使周围的空气都经过她袜子的过滤后才进入我的鼻腔,丝袜和棉袜不同,丝袜的味道是一种特殊的酸臭,特别是现在,这边的温度依然很高,丝袜脚在不透气的胶鞋里发酵后产生的气味会成倍的增加。

  就在我闭上眼睛等待着她的丝袜脚踩下来的时候,她却突然脱下了她的丝袜,一只手把我的嘴掰开,另一只手用力攥紧丝袜,把里面的脚汗挤压出来,滴进我的嘴里。她的脚汗非常的酸臭,而且咸咸的,在我舌头接触到她的脚汗的时候,我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胃里翻滚着,我有种想把胃里面所有东西都吐出来的欲望。看到我难受的样子,她非常的享受,「我就知道你渴了,这可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饮料,你可要好好品尝啊。好喝吗?」我机械的点点头,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嘿嘿,我就知道你喜欢,我想喝,我再去给你准备。」

  天气很闷热潮湿,我隐约看到她脚上的汗水,她用丝袜把脚上的汗液搽干净,然后把袜跟塞进我的嘴里,把袜尖露出来,压在我鼻子下面,这样我就既可以品尝到她的脚汗,还可以呼吸到她丝袜酸臭的气息。她对此十分满意,「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就是天生的汗脚,而且我爱运动,我的脚比大部分男生的都臭很多,我从小练武术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败在了我的臭脚上,嘿嘿,我最喜欢的就是把你们男人的脸压在我的臭袜下,看他们向我求饶的样子。而且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洗袜子,我袜子至少穿一个星期以上才回洗,有时候我穿了一个月,在武术队比赛的时候,没有人敢和我打,都是乖乖的被我降伏,如果碰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会让他们好好的品尝一下我丝袜,玉足的美味,等他们享受够了再降伏他们。这双袜子我穿了快两个星期了,而且这几天军训,我都是把这丝袜穿在里面,今天也改洗洗了,既然你这么享受我的丝袜,那就给我用你的嘴洗洗好了。我去给你准备更新鲜的饮料,再我回来前,你可要给我的袜子洗好哦,不然,嘿嘿,那你就把它吃进去好了。」

  随后,就把丝袜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先用唾液把丝袜阴湿,然后拼命的咀嚼,丝袜里面的脚汗臭,上面的泥垢以及长期不洗的胶皮的味道纷纷散发出来,盘旋在我的嘴里。她又把她的白胶鞋扣在我脸上,我呼吸了一段胶鞋里的恶臭后,她突然拿下了扣在我脸上的臭胶鞋,然后好好洗她的丝袜,她则是赤脚穿上了那双臭胶鞋,并在跑步机上开始跑步,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了,因为胶鞋根本不透气,她又有着一双非常爱出汗的大脚,在密不透风的胶鞋里会很快产生大量的脚汗,而且因为脚汗挥发不出去,又不会吸附在袜子上,只会在鞋里发酵,而且味道越来越浓厚,鞋里的恶臭和脚汗的味道也会被无限的放大,她回头坏笑着看着我,她的坏笑让我更加的惊恐,我知道这些都是留给我的。

  过了一段时间,她下了跑步机,朝我走过来,然后一下子就坐在了我的肚子上,双脚分开放在我头的两侧。虽然她没有脱鞋,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她胶鞋里散发的恶臭和脚汗味。这种味道已经非常强烈,比棉袜和丝袜的味道又重了许多。我几乎不敢想,如果她把鞋脱下来会是怎样的一种味道。不过很快我就很清楚的了解了,随着她把她的胶鞋脱掉,分别扣在我的鼻子上,然后放在我头部的两边,我就被这种恶臭难闻的味道给缠绕主了,那恶臭就想是一条蛇一样,缠绕在我的鼻子上,让我想摆脱也摆脱不了,我越挣扎味道就变的越重。

  她把双脚压在我的鼻子上面,抽出了我嘴里面的丝袜,笑着对我说,「唉,我的汗脚还是这么重,跑了这么一会儿就出了这么多汗,这几天军训可把我累坏了,连洗脚就懒得洗了,既然你已经帮我洗了袜子,就再帮我洗洗脚吧。」我当时就愣住了,看到那散发着恶臭和带夹着脚汗的双脚,我真的害怕了,她见我没有任何反应,就微怒着说:「难道你不想?」说着就把一只脚直接插入我的嘴里,她插的很深,我开始咳嗽起来。然后她见我难受就把脚抽了出来。我害怕她再次把脚插进去,于是立刻说:「当然想!当然想!我不知道怎么洗,……」「唉你真是笨,用舌头舔啊!」

  我战战兢兢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脚掌,立刻就感受到了她的脚汗,那是一种咸咸的味道,因为脚汗蒸发而余留下的盐分。她的脚依然散发着让人很难忍受的恶臭,脚汗和肮脏胶皮的味道,但是这么长时间,我也渐渐的习惯这种味道,于是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舔她的脚部,并用嘴吸匀着她的脚趾,把她长时间未洗净的泥垢,脚汗和死皮纷纷吸匀了下来。

  这时她终于肯放开我了,我浑身上下想被抽干了一样,倒在了垫子上。
  这时其他两个女孩也过来了。「今天大家玩的怎么样?我这个新玩具表现的如何啊?」「今天我们的确玩的很开心,不过这个玩具怎么这么不禁折腾啊,才多长时间就受不了了,我还有点没玩够呢。」「没玩够就继续玩吧,玩到尽兴为止,哈哈。」说着就再次把她散发着恶臭的大脚压在了我的鼻子上。经过这么一番的折磨,我早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好任凭她们虐我。

  只不过,这次不是她们一个一个来,而是她们三个一起上,三双大脚在我的脸上任意蹂躏着我的脸部,任意的踩踏。恶臭的味道整整加了3倍。然后她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把她们穿过的臭胶鞋扣在我的口鼻,然后欣赏着我挣扎的样子,或者是把穿着恶臭袜子的大脚塞进我的嘴里。

  本来就很虚弱的我已经快到了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她们看到我快受不了了,就对我说:「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练格斗吗,我们正好也是,咱们就切磋切磋,只要你半个小时后还能站起来,我们就放你走,你看怎么样?」

  听到她们放我走,我就立刻精神起来,我虽然被虐的很惨,但是体力上没有太大的消耗,我就准备和她们放手一搏,我站在台上做好格斗姿势,她们也都纷纷把胶鞋脱在一旁,做好准备。这时她们说「我们一对三,对你不公平,这样我们只用左脚,你随意,怎么样?」我欣然答应,我原本以为这样我就可以逃离她们的魔爪,可是谁知我却是掉进了一个更大的大坑。

  就在我以为自己准备好的时候,前面的那个女孩就是一季强有力的鞭腿,我猝不及防,结结实实的踢在了我的右腿上,我差点就倒了下去,这时在我侧面的女孩看准机会在同样的位置有给我一季狠狠的鞭腿,这时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疼痛,就倒了下来,就在我抬起头的时候,我看见一只袜底发黑的白袜大脚向我靠近,然后和我的面部来了个亲密接触,我就后仰着倒了下去。就在我准备起来的时候,左右个一只大脚踩到了我的双臂,中间一只大脚踩到了我的胸脯,让我动弹不得,然后我就看到三只大脚想我的面部靠近,在接近我鼻子的时候挺了下来,完全覆盖了我的鼻子。让我无法呼吸到任何空气。

  「这也太没意思了,就一回合他就输了,我还没有玩够呢。」一个女孩抱怨到,另一个人说:「好啊,那你自己来玩她吧,我有些累了,就不玩了。」「好吧,你就自己玩玩他吧,我今天玩的已经尽兴了。」「谢谢两位姐姐。」那个女孩高兴的说。于是她们放开了我,在台上只有我和那个女孩。

  「看你这么弱,我就只用脚吧,给你个机会。:她自信的说道。」来吧!「说着,我就想她冲去,准备用体重压着她,这也是我唯一的优势,谁知她并不慌张,立刻就是一记正蹬,把我踢出去3- 4米远,她并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立刻来到我前面,把我拎起,用手臂把我的脖子夹住。

  这是柔术里一个叫断头台的招式,用胳膊勒住对方的脖子,让对方无法呼吸,迫使对方放弃,这个动作还有一个优势是,我在被她勒住脖子的时候,我的鼻孔紧贴着她的腋下,这也她腋下的味道完全被我吸入鼻腔里,一般来说,中国人的体味不重,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但是我今天貌似是中了头彩,这个夹着我脖子的女孩不但有严重的汗脚,更有浓郁的狐臭,那是一种特殊的酸臭,比丝袜的味道还要浓郁,还要持久。加上她腋下渗出的汗液,也被我一滴不拉的吸进嘴里。
  她玩够了以后,就把我的身体再次放倒,她绕到了我后面,用她那条健壮的长腿死死的夹住我的脖子,另一条腿搭在上面,在柔术中,这一招叫反三角角绞,被绞住的人没有可能逃脱,如果对方用力,被绞的人几秒中就会处于昏迷状态。如果继续用力,窒息死亡也不是不可能,我也练过柔术,当然知道这招的威力。因为她绞的很用力,我无法出声,就只能拍着她的腿,向她求饶。

  她似乎很享受我的求饶,就那她夹在我脖子的腿微微松开了一下,让我可以微微的呼气,我张口就大口大口的呼气,她笑着对我说:「我不想太难为你,只要你开口求我,我就放开你。」我听到后如释重负,就想开口求饶,不过我太天真了,就在我张开嘴的时候,她就把一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来的,散发着新鲜恶臭的棉袜塞进了我的嘴里,让我发声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啊,你再说一遍吧。」她继续笑着说,我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所以会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我继续尝试着发声,这次迎接我的又是一散发着恶臭的丝袜,我的声音又被着恶臭的丝袜堵在里面。「你到底说不说啊?我可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哦。」
  听到这话,我知道这是坑,可我不得不跳,我使劲了全力张开嘴,刚想喊出声,这时,一只白色胶鞋离我越来越近,就在我刚出声的那一刻,白色胶鞋的鞋洞堵住了我的嘴,让我无法发出声音。「看来你还挺硬气的嘛,我就喜欢这样的,既然你不想求饶那么咱们继续。」说着,用她强壮的长腿把我的脖子夹的越来越紧,我感觉到我的视线慢慢变黑,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我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的清醒过来,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感觉下面非常的疼痛,我抬起头,发现她正用她的大脚踩着我下面的地方,看到我清醒了,她就踩得更用力了。我疼的想大叫,不过因为我嘴里塞满了她恶臭的袜子,我更本叫不出声来。只能呜呜的发出微微的响声。她见我疼痛难忍,于是便收回的脚。向我走了过来。她站在我脑袋的前面,不等我回过神来,一下子就坐到了我的脸上。而且坐下后来回活动。

  我的脸就这样被她的臀部蹂躏着,而且还要呼吸她下面的味道,因为她做了很多的运动下面的味道也异常的大,令我作呕。虽然我喜欢美女的玉足,但是这样的侮辱我真的承受不了,我本想发作,但是现在她完全控制着我,我的反抗只会让她更强烈地发泄。所以我继续忍受着,但是这笔账我记下了。

  过了一段时间,她也是玩累了,就松开了我,我犹如获得新生。不过心里的怨恨也越来越重。不过她好像没有发现,笑着对我说:「你表现的不错,我会继续找你的」我心里也想,「下次见到你绝不会放过你。」这次,她在离开前,又把她的臭袜塞进了我的嘴里。「这袜子我穿了一个星期了,也改洗洗了,用你的嘴洗干净吧,记得要还我啊。」于是就离开了。

  在那以后,我心里一直记得这笔账,于是我开始悄悄的跟踪这个女孩,掌握了她的活动规律,又仔细勘察了几个能下手的地方,还找了两个朋友,准备狠狠的教训她一次。找回自己的尊严。在准备了很长时间以后,在一个偏僻的街道里,我准备对她实行报复……

  在这条偏僻的街道里,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想吓她一下,不过她好像知道我要来的样子,根本没有什么反应。我感觉很奇怪,就开口问她:「你还认识我吗?」她笑着说:「当然了,我的袜子你洗好了吗?」我顿时火冒三丈,「今天让你尝尝大爷我袜子的味道,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说着,两个朋友从后面出来,堵住了她的后路。

  「自己不敢一个人来,还找了帮手,真是没用。」她仿佛什么都不在乎。这时两个女孩以前一后的走出来,这两个女孩我都认识,就是在健身房虐我的那两个。「居然来了三个人,太好了,正好一人一个。」有人笑着说。「你们都准备好了吗?」一个女孩笑着问。「当然了,今天就好好的让他们爽一爽。」这时她们从包里面拿出一双绿色的解放鞋出来,换掉她们脚上的高跟鞋。而且她们手里多了一双连裤丝袜。我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她们换鞋的时候,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不禁遮住鼻子,「这娘们的脚真臭!」一个朋友忍不住说道。「呵呵,你嫌弃我臭,一会儿让你尝尝更有味道的。」一个女孩笑着对他说。仿佛他就是她的猎物。没办法,我们只好硬着上了。
  我一个朋友冲了上去,谁知,那个女孩直接抓住他的手,双手按住他的肩膀,以他的肩膀为支点,双腿抬了上去,狠狠的夹在他的脖子,然后把他放倒,脱下了解放鞋,把他的头按进解放鞋里,然后用鞋带系紧。我朋友发出很难受的呜呜声,她的腿继续用力,很快这呜呜声越来越小,直到我们听不到为止。她才收起她那双强有力的双腿。

  我们都被这一切吓傻了,纷纷准备逃离,可是距离太短,我们根本无法逃脱,我另一个朋友被一个女孩踹到,然后被连体袜的裆部堵住了鼻腔,袜尖部分被塞入了嘴里。我被一个女孩用腿绊倒,她的一只脚死死的踩着我脖子。然后把鞋子脱掉,扣在我的口鼻上,用鞋带系死。不给我任何呼吸的空间。

  在制服我们后,一个女孩说,把他们带回寝室再继续玩,说完,三个女孩都露出一丝怪笑。

  就在她们寝室的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那是一种,发酵的臭袜,捂了很长时间的汗脚和胶皮混合的味道,我们三个几乎被这味道熏倒,她们把我们踢进去后,把我们死死的捆住,让我们无法活动,出声。这时。她们怪笑着:「我们的寝室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嘿嘿,告诉你吧,我们在学校里有霸王花之称,我们姐妹都爱好运动,武术,散打。而且我们比较懒,袜子穿了好几天都懒得洗,有敢调戏我们的男生,我们就请他们来我们寝室做做客,顺便让他们给我们洗洗袜子,洗洗鞋子,洗洗脚。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先品尝一下吧。我们一会儿还有足球训练。你们自己先玩玩,另外,如果你们敢跑的话,我们就报警,说你们抢劫,你们可要考虑好啊。」说着,她们就在满地的臭袜子里选了几个最臭的,给我们塞进嘴里。然后又把他们穿的解放鞋套在我们口鼻上,用鞋带系好。「你们先在这里呆着,我们还有足球训练,回来让你们尝尝新鲜出炉的。」说着,她们穿上了一双丝袜,外面有套了一双厚厚的棉袜,然后把一双黑色的胶鞋穿上。

  面对着散发恶臭的胶鞋和嘴里的臭袜,我们欲哭无泪,我还好,毕竟习惯了臭袜的味道,我的两个哥们可就惨了,他们估计重来没闻过这么臭的味道,嘴里不能出声,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估计他们要被臭哭了,而且他们现在愤怒的看着我,他们认为是我的问题导致了他们被臭胶鞋,臭袜子熏着,……回去之后,我都不敢想他们会怎么报复我,他们的袜子也穿了好几天了,而且他们都是足球队的队员,寝室里有名的臭脚毒气弹……

  就这样我们熬过了几个小时后,那些女生回来了,带着湿漉漉的袜子,臭脚和胶鞋回来了。我已经想到了我们的结果。

  「姐妹们,咱们怎么玩啊?上次玩的很多都玩过了,咱们玩的新鲜的吧。咱们玩一个比赛怎么样,我从军训开始倒现在袜子都没洗过,攒了一大堆,咱们就看看,看他们3个谁的嘴里塞的袜子多。怎么样?输的那一个可要接受惩罚。」她看了一眼被她们绑在床上的我们。我们虽然口鼻上被鞋子压着,被鞋里面的恶臭熏的头昏脑涨,但是还是听到了她们的说话。话说,我已经受不了了,我当然不想被她们惩罚,不知道她们又会想出什么花样。

  「第一个游戏就是塞袜子,时间5分钟,看谁嘴上塞的袜子多,赢得人会有奖励,输的人会受到惩罚。」然后她们拿出了一个旅行箱放在我们面前,「要不要让他们先闻闻。」一个女孩坏笑着说着。「好主意!」说着,就把旅行箱拉开了,里面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恶臭,还有汗味发酵的味道。就是仅仅开个口,就快把我们熏吐了,那些女孩也捂住鼻子。

  「嘿嘿,这个是我们军训的成果。快一个月了,我们还没有洗过,来尝尝!」说着就把我们的头按在箱子里面,然后盖上盖子,拉紧锁链。让我们沉浸在这恶臭袜子的海洋里。看到各种各样的丝袜,棉袜,足球袜和短袜。我的心都要崩溃了,后悔不该招惹她们……

  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她们把我们的头拽了出来,然后把我们按在地上。「姐妹们准备好了吗,321游戏开始!」然后这些女孩坐在我们的身子上,把里面的袜子一只一只的往我们的嘴里塞。开始的时候我们一直闭嘴,很不配合。女孩们废了很大劲才掰开我们的嘴,然后往里面塞,她们很恨的说道:「谁输了可要接受惩罚。」惩罚绝对比塞袜子难受多了!这时我开始动摇了,就略微的配合下,毕竟我不敢想象她们的厉害,但我那两个朋友依然把嘴闭的很紧。

  时间很快过去了,我嘴里的袜子越来越多,我呼吸越来越困难,发酵的脚汗,袜子的恶臭不断冲击着我的鼻腔。我的唾液把袜子都洇湿了,把袜子上的脚汗都洗了下来,一种咸咸的味道溜进了我的嘴里。我不想下咽,但是唾液越来越多,我再也无法忍受,就吞了下去,看到我难受的样子,那个女孩满意的笑了。
  很快5分钟就到了,因为我很配合,所以我被塞进嘴里的袜子最多,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极不配合,就塞进了3- 4只,一个女孩子笑着说:「哈哈,不错,你现在要接受惩罚了。」于是她们三个把刚刚训练后所穿的胶鞋脱了下来,放进旅行箱里,然后把他的头按进去,最后拉紧,我们在外面听到他在里面的呻吟。
  然后2个女孩向我们走了过来,说:「你们赢了,我们给你们点奖励,让你们爽一爽。」于是她们把穿着袜子的脚伸进我们的裤子里面,慢慢的踩着我们下面的那个部位。

  她踩的时重,时轻,非常有诱惑力,然后不知不觉中,我下面的部位就立了起来。她继续踩,她袜子和我下面接触的时候,让我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然后不久,一股暖流就从我下面流了出来,流到了她袜子上。这时她便停了下来,把那个被按进装着臭袜和臭胶鞋的旅行箱里的朋友拽了出来。按在地上。

  把刚刚被白色液体洇湿的臭袜脱了下来,朝她们嘴拿去,我的朋友也看到了袜子上的白色液体,所以他拼命的抵抗,不过因为他的手脚被捆住,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那个女生把他的嘴掰开后,就把那只粘着白色液体的袜子塞了进去。有用脚压住他的嘴,防止他吐出来。

  这样白色液体的味道,臭袜,臭脚的味道就在他嘴里混合起来。看到他这样3个女孩开心的笑了,「这个可是你朋友的味道,没尝过吧,用你的嘴好好洗洗吧,没洗干净我们是不会罢休的。」

  然后,就在他细细嚼着袜子的时候,另一个女孩同样的开始踩着他的下体,等到拿白色液体流出来的时候,吧袜子又脱了下来,给他塞进去,这样他就品尝了我们三个人的液体……

  她把那被唾液和白色液体的袜子从他嘴里拿了出来。

  袜子上的口水,白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散发出强烈的味道,我的朋友肯定也是被恶心到了,一个劲的在咳嗽,想把已经吃进胃里的白色液体咳嗽出来,不过他的努力是徒劳的。

  这时那个拿着袜子的女孩向我们走来,笑着对我们说:「你们的朋友很享受白色液体的味道吗,你们要不要尝尝?」我们顿时紧着摇头,「难道你们嫌弃我的袜子?」说着就把袜子拿到我们的嘴边上。我赶紧把头转向另一边,想远离这味道,她怒着说:「你们居然敢嫌弃我,那我就给你们好看,姐妹们,咱们要好好教训他们一下。」说着,就把掺杂着白色液体的袜子狠狠的塞进我们嘴里。然后有用脚狠狠的踩了几下……

  「你们看看我这双新买的鞋子怎么样?」一个女生突然站了起来,在寝室里慢慢的走着,她的鞋发出当当的声音,她穿的鞋是一双根子很高的高跟鞋,走着的时候,声音非常大。

  「很漂亮,不错哦。」另外两个女生笑着说。

  「嘿嘿,那就给他们尝尝吧。」

  这时,她们拿出了更多的袜子,塞进我们的嘴里,让我们无法发出声音,那个穿高跟鞋的女孩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她鞋子的高跟狠狠的和我的肚子来了个亲密接触。我疼的要喊出来了,但是在多重袜子的作用下,我无法出声,只能低声的呜呜着,她好像很享受这种声音,也狠狠的踢了我朋友一下。和我一样,她也无法发声,也是低声的呜呜着。

  整个过程我都疼痛难忍,但是她却很享受。于是她再次把穿着高跟鞋的脚压在了我脸上,我的脸被高跟鞋积压得变形,身上也有很多淤青,有的已经发红。这时她才从我脸上下来,向远处走去。

  就在我以为自己可以喘口气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女生朝我微笑着走来,她的笑很迷人,但我看到她的笑容却是不寒而栗。

  「哎呀,这几天军训,我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去练习跆拳道了,也不知道我的功夫退化了多少。这学校这么破,别说场地,就是连个训练靶子都没有,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她戏弄的对着我说。

  「你的肉这么厚,做靶子一定不错。」说完就把我提了起来,用绳子绑在了床架上。

  就在我受不了她的压迫,动动头部的时候,她有用她的脚跟,狠狠的下压,让我疼痛难忍。警告我不要乱动。

  她收起了腿,突然一脚踢出,她强壮的腿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穿着发黑白袜的脚背和我的面颊来了一个深深的亲密接触,我的脑袋嗡嗡作响,那一刻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听到她说:「叫你乱动!叫你乱动!」然后,另一只脚同样飞踢我的面颊。踢的我几乎丧失意识。

  她似乎也意识到,她的脚太重了,而我的承受能力太差了,就再次抬起腿,把那只棉袜脚抬到我眼前,用脚趾夹在我的鼻子,脚掌按在我的嘴上,轻轻的说:「只要你听话我就不折磨你。陪你玩更好玩的。」

  然后她就在我前面做了一个倒立的姿势,用两只脚夹住我的脸,接着就用向抽耳光一样,用脚踢我的脸,她用的力量一点也不大,但是频率很快,这样我不仅能感受到脚踢的疼痛,也能感受到她袜子散发出的恶臭。更总要的是,这样她能让我感到更大的耻辱。进一步的踢碎我的自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