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中的母子】(08)【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69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哎呀哎呀,各位,我觉得实在是应该推动一下剧情了,不然这《末日中的母子》的「末日」两个字就可以去掉了。

  所以呢,接下来的几个章节会在进行H戏的同时推动着剧情,毕竟我不是写单纯的手枪文啊。

  哦对了,顺带一提,最近写《末日中的母子》的时候找到了一种感觉,所以呢……《帝王公侯淫风录》我就放在下个月再更新了
***********************************
          第八章 残酷的末日 重要的决定

  前情提要:经历了美母的黑丝美足的侍奉之后,我正打算与妈妈温存片刻,而就在此时,却传来了一声大叫。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啊啊!」

  在外面的街道上,一名面容憔悴的男人捂着血流不止的肩膀拼了命地在街上狂奔,在他的身后,一大群闻到鲜血味道的丧尸正在其后狂追不舍。

  男人的肩膀不停地流血,他一边奔跑,一边在地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就像是在指明自己的逃离路线一般。

  丧尸们的奔跑速度极快,仅仅只是十秒的时间,就将距离拉近至了十米之内。
  「不要啊啊啊啊啊!」男人的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紫,眼眶深陷,发出了绝望的一声大喊。

  紧接着,原本正在奔跑的双腿,突然瘫软无力,整个身子都在惯性的作用下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肩膀,是被丧尸咬伤的。

  就在他倒下的几秒钟以后,丧尸们蜂拥而至,就像是一群饿疯了的野狗一样,一拥而上分食这块新鲜的肉。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我和妈妈收入眼帘。

  站在落地窗前,我看着这血腥残忍的一幕,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恐惧,但比起一开始的脸色苍白双腿打颤,已经强了许多。

  毕竟,这些时间里我没少见这样的残酷一幕;城内的幸存者们大多数都选择躲在家中等待救援,然而食物不足的人则只能出门在这尸潮当中开辟出一条生路。
  从末日降临到现在,我和妈妈在这扇落地窗前,至少目睹了十位幸存者被丧尸活生生地吃掉。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当中,我的承受能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真不知道,学校里的那些同学,还有老师们怎么样了。」我在心中想着,怀念以往平静而又珍贵的日子。

  「唉……」这时,站在我旁边的妈妈,看着窗外死掉的幸存者,发出了一声轻叹。

  我转过头来,发现妈妈一脸悲伤的表情。

  「妈妈,你在伤心吗?」我不禁开口问。

  妈妈转过身去,一言不发地走到床边,然后坐在床上,眼神充满了哀愁。
  「小君,你说……你姨妈她们……会平安无事吗?」妈妈表情忧伤地对我问道,眼神中似乎有泪光。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妈妈是看到刚才那个人惨死的下场,害怕自己的姐妹也一样葬身尸潮中,所以才伤心的。

  说实话,在我印象当中,妈妈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母亲,很少会有脆弱的一面,像这种忧伤的表情实在是不多见。

  我坐在妈妈身边,安慰着她,说道:「妈妈,别担心,有句话这么说来着?吉人自有天相,姨妈她们一定会没事的。」

  妈妈看着我,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她也知道我是在说着安慰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凭据,但现在的妈妈却很需要这些安慰的言语。

  「小君……」妈妈伸出手来,搂住我,小声地说道:「你,还有妈妈的姐妹,都是妈妈最重要的亲人,如果有谁出了意外……妈妈真的不敢想……」

  说完,妈妈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叠相片,是两年前妈妈和姨妈们在一起照的。
  看着手中的照片,姐妹相聚时的美好光景仿佛还在昨日一般。

  我也跟着看了一眼,原来就是在家中的客厅里照的,而且我当时也在。
  一张沙发上,坐着我们所有人。

  大姨,二姨,妈妈,小姨,总共四个人坐在一张沙发上,显得有些拥挤,而我则是挤在妈妈和二姨的中间,笑的很开心。

  妈妈注意到我也在看着照片,于是就将照片放在自己的腿上,指着照片中的姨妈们,对我诉说着妈妈与姐妹之间的事。

  如果是在往日,我肯定不会听妈妈的这些往事,而是选择出门和同学们玩,然而现如今,这温馨的一幕却是十分难得。

  于是,我搂着妈妈的腰,静静地听着妈妈诉说往事。

  此时此刻,落地窗外满地鲜血的街道,丧尸们的咆哮,一片狼藉的城市,似乎都成了无关紧要的。

  不知道是因为对往日的珍惜之情,还是因为思念亲人的情绪,妈妈突然收起了变异之后的那副欲女样子,没有露出半点妩媚诱人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温柔又和蔼的神情。

  妈妈的声音非常温柔,听她诉说着往事,就像是在听童话故事一样,能够令人静下心神。

  就好像是往日的妈妈又回来了一样。

  「你大姨啊,从小就很聪明,成绩又很好,人又长得漂亮,从小在学校里就跟个公主一样,每次放学回家就有一大票男孩子主动给她当保镖呢。」

  「而且,平日里对我们这几个妹妹又很照顾,要是从爸爸妈妈或者长辈那里讨到零花钱,一定会给我们三个妹妹买吃的。」

  妈妈面带微笑地说着往事,将我轻轻地抱住,从脸上的表情来看,妈妈应该是十分地珍惜小时候的时光。

  「然后,你大姨她长大之后成了一个大美人,不仅人长得漂亮,也非常的有礼貌,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对她喜欢的不得了,再加上优秀的成绩,很顺利地考进了一家非常棒的大学。」

  「再后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毕业以后迷上了什么生物学,不仅拒绝了家里给她安排的相亲,还一头扎进了研究当中,这下可把家里人愁坏了,毕竟你爷爷奶奶他们都是很传统的思想,觉得读书的时候就决不能谈恋爱,要是发现苗头,说什么也得给你掐掉,而刚一毕业没几天就恨不得让你马上结婚生子,一点都不考虑儿女究竟怎么想。」

  说着,妈妈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接着道:「你大姨她后来以博士后的身份在国家生物研究院工作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就正式进入研究院工作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干什么工作,每次和她见面的时候忍不住好奇问她,她只是笑了笑,什么也不说。」

  说完大姨之后,妈妈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你大姨她真的是个难得的人才,是我们姐妹当中最厉害的一个,我要是像她一样该多好啊。」

  然后,妈妈瞥了我一眼,发现我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揉了揉我的头,接着讲下去。

  「你二姨……她……唉……」妈妈不知道为什么,表情有些犹豫,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讲下去。

  我看到妈妈这幅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声:「怎么了妈妈?」

  妈妈看了我一眼,摸着我的头,坦然道:「唉,要是在以前,妈妈肯定不会跟你说二姨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不该让你知道的,可现在嘛……」

  「现在,我们母子两个都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再加上这乱的一塌糊涂的世界,就算让你知道也没什么关系了。」妈妈似乎是看开了,便准备将二姨的事情说出来。

  在妈妈的解释下,我才知道二姨是个怎样的人。

  原来,二姨从小就长得漂亮,人又机灵,嘴也很甜,一直都很受大人的喜爱。
  而且,她还很会打扮,在学校里一直都是享受着众星捧月一样的待遇,到了大学之后,还与一位富二代谈起了恋爱,但没多久就分手了。

  可是,家里人怎么也没想到,二姨自从大学毕业之后,竟然给一位市长当了情人!

  说到这里,妈妈又叹了口气:「就因为这件事,你小姨一直都没给她好脸色看,最近这几年更是连电话都没打过一回。」

  我眨了眨眼睛,问道:「小姨不喜欢二姨吗?」

  「是啊。」妈妈看起来也很无奈:「你小姨从小就有着一股子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初中的时候要是看见学校里有人欺负同学,不管是男是女,直接就是冲上去和人打架,家里也没少训她,学校里也经常批评她,可她就是不改性子。」
  「因为这个啊,你小姨她的彪悍可是在老家出了名的,而且有一次放学回家的时候,有一个男学生不信邪,故意挡在她面前,脱下裤子就露出自己的鸡鸡,结果你小姨直接就是一招撩阴腿,那男同学当场就光着屁股跪在了地上。」
  听到这里,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妈妈也一扫方才的阴霾,轻松了一些,继续说道:「你小姨她啊……真的是个好人,不仅从小就乐于助人,长大了之后更是当上了警察,满腔的正义感,而当她知道你二姨给别人当小三的时候,气的直接对我们说不认这个不要脸的姐姐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这才明白。

  妈妈又叹了一口气,仿佛有着叹不完的哀愁。她看着照片中的合影,眼神复杂地说道:「这张合影还是几年前照的,本来我想着和亲人们一起聚聚,你大姨是同意了,你小姨本来也是答应了的,可一听说你二姨也要来,直接就改口说公务繁忙,后来还是你大姨放出话把她叫到家里来的。」

  然后,妈妈指着照片上的小姨,对我说道:「别看你小姨在照片里笑的很开心,照完之后又变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而且一共也没和你二姨说上几句话,你二姨也是笑着和我聊天,没把小姨的态度放在心上。」

  说完之后,妈妈看着照片中的姐妹们,眼睛里竟然泛起了泪光:「现在……我多么希望她们能在我面前吵一架啊……至少……至少我还能知道她们是死是活……」

  我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心中也很不忍,于是拍着妈妈的肩膀安慰着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苏妹子!不好了!你快出来看看!」

  李阿姨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听起来十分地焦急。

  「出什么事了?」妈妈连忙整理着自己的衣物,毕竟刚刚和我缠绵了一番,身上还有不少明显的痕迹。

  「丧……丧尸!外面好多的丧尸!一下子全都过来了!」李阿姨的声音变得有些慌张。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一瞬间的功夫,丧尸们的阵阵嘶吼声响了起来!
  「吼!!」

  「唔啊啊啊啊!」

  「喔!!!」

  几十个……不……几百个……也不对……少说也是近千个丧尸的吼声汇聚在一起才能有这样的压迫感。

  妈妈飞速地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然后打开房门,李阿姨那一脸焦虑的表情被我看在眼里。

  丧尸们的咆哮声丝毫不减,我明明坐在卧室中的床上,然而却有一种暴露在丧尸群中的恐惧感。

  紧接着,我跟在妈妈的后面,一起来到了客厅,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状况。
  「这……这……」妈妈看着外面的情况,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我稍微踮起脚,站在窗前将外面的景况收入眼帘。

  丧尸……全都是丧尸……

  目光所到之处,除了废墟,死尸,已经变黑了的血液之外,就只剩下了丧尸。
  无论是街道上,马路上,还是什么地方,统统都被丧尸们挤的水泄不通。
  或男或女,或老或幼,都变成了丧尸中的一员,它们的皮肤都变的干枯,就像是缺水的大树的树皮一样。

  现在,这些丧尸们突然间像是闻到血味的野兽一般,发出阵阵令人心底发颤的嘶吼声,而这嘶吼声将更远处的同类吸引过来,又聚集在了外面的街道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妈妈也搞不清楚现如今的状况,紫聪明末日降临到现在,她在外搜索物资的时候见过不少的丧尸,可这些丧尸无一例外的都是处于一种游荡状态,漫无目的并毫无规律地在城市中游荡,除非产生什么动静,或者是闻到活人的气息,才会主动出击。

  可现在,这些丧尸竟然在咆哮,用自己的声音聚集起更多的丧尸,而且就在外面的街道上!

  「妈,这怎么办啊!」姓李的大姐姐抓住李阿姨的手,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声音中的恐惧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

  「别慌,这些丧尸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妈妈对李阿姨说道,指着窗外的丧尸们:「你们看,这些怪物虽然越来越多,但他们却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并没有朝我们来。」

  李阿姨一听,这才冷静下来,仔细一看,的确如此!

  外面的丧尸们一边发出嘶吼声将周围的同类吸引过来,一边朝着城市的南方涌去,而四周的丧尸们则是跟随着它们的嘶吼声,一起往南边奔去。

  就在我和李阿姨母女担惊受怕地看着外面的丧尸们这一反常举动的时候,妈妈突然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望着城南方向。

  「你们听见没有!?」妈妈惊讶地对我们问。

  「什么?」李阿姨母女,包括我都没有明白妈妈在指什么。

  「枪声啊!你们有没有听见枪声?」妈妈突然激动了起来。

  「枪声?」李阿姨母女相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我也跟着摇头示意没听见,不过我是相信妈妈的,因为她没有撒谎的必要,更何况,经过了病毒强化之后,妈妈的强化体现在各种方面上,不仅仅是性欲和美貌,就连体力、恢复力、力量、视力、听力、反应力,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提高。
  就在李阿姨母女俩觉得她是听错了的时候,忽然传来了爆炸声!

  「轰!」

  接着又是一道。

  「轰!」

  这两道爆炸声,我和李阿姨母女俩都清楚地听见了。

  客厅里,我们站在窗前看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城南。

  「这……这个声音……」李阿姨似乎也意识到了,脸上泛起了波动。

  大约过了半分钟后,丧尸们朝城南蜂拥而去的势头不减分毫,期间的嘶吼咆哮声也没有片刻停歇。

  可即便是如此,城南的声音,还是逐渐地传到了这里。

  「哒哒哒哒哒!」

  「轰!」

  「哒哒哒哒哒!」

  「轰!」

  「枪声!是枪声!」我和妈妈激动地简直恨不得大声叫出来!李阿姨母女俩也露出了解脱的神情,脸上浮现出许久未见的笑容。

  有如此密集的枪声,就意味着军队到来了!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眼里,军队就是能够保护我们的坚强后盾!

  「得救了!得救了!军队来救我们了!」妈妈激动地抱住我,甚至都流出了兴奋的眼泪。李阿姨母女也相拥在一起,泣不成声。

  终于,噩梦结束了。

  妈妈随后与我一起趴在窗边,眼神迫切地望着城南的方向,期待着军队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李阿姨母女也挤了过来,死死地盯着城南方向,嘴里一直念叨着快点快点。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刚刚腾起的希望之火,被浇了一盆冷水。
  军队!没有朝我们的方向而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难道不是来救我们的吗?!」妈妈呆呆地看着城南方向,密集的枪声给了我们希望,然而现在的事实却告诉我们,这希望不是给我们的。

  我和妈妈所住的小区,是靠近城中心方向。

  军队是从城南而来的,而他们,则去往了城西方向!

  准确的说,是西南方向,稍微靠近城中心的那块地区。

  这就意味着,这支军队会和我们擦肩而过!能够救我们于丧尸包围之中的这支军队,就这样的从我们身边经过!

  而且,他们也并不是刻意的,因为军队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也没有办法向他们发出求救信号。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啊!」李姐姐的表情从希望变成了绝望,难道说要眼睁睁地看着唯一的希望从身边路过吗?!

  「好不容易……盼来了救星……结果……根本就不是冲我们来的……」李阿姨愣愣地看着窗外,听着愈发明显的枪声,她也没有办法。

  这时,一直沉默的妈妈脸上露出绝决。

  「小君!」妈妈俯下身子,双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双眼与我的眼神对视:「告诉妈妈,你愿不愿意和妈妈一起离开这里!?」

  「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李阿姨却先开口了:「苏妹妹,你的意思难道是……从这里冲出去!?你难道没看见外面的丧尸多的连好几条街都被挤爆了吗!?」
  没错,李阿姨说的没错,外面的丧尸太多了,整条街道都被挤满,如果要硬塞一个人进去,绝对连一步都走不动,因为根本无处下脚!

  多!太多了!想象一下,从窗外望去,整条街道上除了丧尸还是丧尸,一眼望去全是丧尸们沾满了血污和碎块的头颅!

  而且此时军队在城南制造出了不小的动静,四周的丧尸都被枪声所吸引狂奔而去,现在外面街道上的丧尸至少也是平日里的十倍!

  妈妈没有回答李阿姨的话,而是眼神中充满了绝决的望着我。

  「妈妈……你真的是……打算……冲出去吗?现在?」我看着窗外的尸潮,额头冒出了冷汗。

  妈妈的脸上也露出犹豫之色,但最终,她咬了一下嘴唇,用力地抓住我的肩膀说道:「小君!就算家里还有这么多的食物,可总会有吃完耗尽的一天!如果那时候到来该怎么办?妈妈不可能凭空给你变出食物来!」

  「而现在!正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逃离丧尸的包围,去军队的面前!我们就可以得到保护!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安全了!」妈妈激动地说着。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心中直打颤,我知道妈妈说的对,不管她搜集多少的物资囤积在家中,总有耗光的那一天。

  这时,李阿姨插话了:「可是外面的丧尸太多了!你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呢?」
  妈妈没有正面回答李阿姨的问题,而是看着我的双眼,语气紧张地说:「小
君,妈妈最近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你是知道的,现在的我比以前更有能力保护你的安全!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说完之后,妈妈接着问道:「小君,告诉妈妈,你愿不愿意和妈妈一起离开这里?」

  「太冒险了,这实在是太冒险了啊,你没必要拉上孩子和你一起去冒这么大的危险!反正还有这么多的物资,再坚持一个月也没有问题!」李阿姨觉得这太过于冒险,不停地劝说,就连李姐姐也在一旁附和。

  「我……我……」我看着窗外仿佛无穷无尽的丧尸,脑中回想起了之前所看到的那个被分尸的幸存者……

  「妈妈……我……」

  此时此刻,面临着如此重大的抉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在此时,妈妈握住我的双手,她那温柔而又坚定的眼神正看着我。

  「别紧张,小君,只要告诉妈妈你是怎么想的就好。」妈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庞,柔声说道:「你如果答应,妈妈就带你一起离开这里,妈妈一定会拼了命的保护你,如果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妈妈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照顾你。」
  「妈妈……」我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妈妈一直都是这样照顾我,将我当做最珍惜的儿子,而在末日降临之后,她又将我当做最爱的爱人。

  一直都保护着我,照顾着我,体谅着我,安慰着我。末日前偶尔对我发一两次脾气,那也是因为我闯了大祸。

  这么温柔的妈妈,将我当做挚爱的妈妈,又同时将我当成了爱人,情人。
  我突然意识到,抛开那掺杂着我龌龊思想的肉体缠绵,我从未给过妈妈任何东西。

  那么,就起码在这个时候,我要给予妈妈一个我唯一能给的宝贵之物。
  信任!

  「好!」我拿出了全身的勇气,答应了妈妈。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看着妈妈的眼睛,大声地说道。

  「你们疯了吗!?」李阿姨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母子二人,不敢置信。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