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78)【作者:小手】
字数:91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八章

  乔三拿着感应钥匙刚想打开贵宾一号,燕安梦碎步跑来:「三哥,你的袋子还没拿,服务员要打扫卫生了。」

  乔三想起了那一袋子的钱,见燕安梦春潮犹在,头髮犹湿,心头涌出温暖,把感应钥匙递还给了文蝶,轻声道:「哦,那我就不进去了,安梦,你跟阿元说我有事先走了。」

  燕安梦娇媚道:「好的,三哥你慢走,有空常来。」

  乔三勐点头:「我肯定还来。」

  四目交接,彼此之间有了一丝情愫,经过两次交合,他们自然有了感情。
  返回贵宾二号,乔三拿手袋就离开了。

  文蝶诡笑:「妈妈,乔叔叔厉害,还是阿元厉害。」

  燕安梦妩媚道:「你想知道,等下次乔叔叔来了,你亲自试一试咯。」
  文蝶撒娇:「妈,你说就行了,我不试。」

  燕安梦轻搂女儿的小蛮腰,兴奋道:「他们父子各有优点,阿元厉害是厉害,但缺少温柔,乔叔叔很温柔喔,我在想,哪天我们母女俩和他们父子俩一起开心的话,我们之间的感情肯定会很好,妈妈在会所的地位就会更牢固。」

  文蝶听明白了,笑容很暧昧。

  燕安梦瞄了瞄贵宾一号,好奇问:「刚才乔叔叔想进去吗。」

  文蝶颔首道:「乔叔叔想跟乔元打个招呼,我让他敲门他又不愿意,怕打扰裡面的人按摩,妈妈,我觉得阿元的妈妈和乔叔叔很不配。」

  「所以他们才离婚,龙申以前不是说了吗,阿元的妈妈嫁给了利叔叔,利叔叔又让阿元做了他的女婿。」

  「好複杂啊。」

  文蝶歎气。

  燕安梦神秘道:「还有更複杂的呢,阿元和他乾妈的关係肯定不一般,他们说话的语气,还是眼神,都很特别。」

  文蝶眨眨眼,表示不信:「乱猜,无凭无据。」

  燕安梦也不多解释,拉起文蝶的小手就走:「我们到办公室去看监视,可能有证据。」

  文蝶惊喜:「妈妈,你什么时候安装好的。」

  燕安梦诡笑:「以前就埋有线路,龙申被人家投诉后,逼不得已拆掉,我叫人重新安装很快的,前天晚上两三个小时就搞定,现在这个监视设备技术更先进,立体3D,多角度,画面和声音更清晰,三个贵宾室都有安装。」

  母女俩飞快来到办公室,关好门,燕安梦马上打开办公桌上的两台电脑,调试了一会,34寸的大显示荧屏上有了贵宾一号裡的图像,高度清晰,声音也很清楚,母女俩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此时,乔元正抱着朱玫的腴腿勐烈抽插,大水管异常凌厉,朱玫靠着沙发,把腿搭在了乔元的瘦肩上,大声呻吟:「啊啊啊,阿元,用力点,用力操乾妈。」
  乔元面红耳赤,一边抽插朱玫的肉穴,一边抚摸朱玫的肉穴:「乾妈,你的穴穴好肥,和妈妈的穴穴一样肥,我喜欢操。」

  文蝶震撼不已:「我的天呀,他们竟然在淫乱,阿元这么说,那他和他妈妈也做了。」

  燕安梦也是大为震惊:「是的,他妈妈光着身子躺在旁边呢,真难以置信。」
  文蝶催促:「妈妈,亮度再调高点。」

  燕安梦摆弄鼠标,监视的画面亮了不少,角度在变化,文蝶惊呼:「妈妈快看,阿元的妈妈和他的乾妈都穿着高跟鞋。」

  燕安梦兴奋道:「好刺激啊。」

  忽见屏幕上的乔元从朱玫的肉穴裡拔出了大水管,转战王希蓉。

  文蝶又是一声惊呼:「阿元上他妈妈了,阿元插得好勐。」

  声音随即调大,监视设备上很清楚地传来王希蓉的销魂叫唤以及乔元的下流言语:「妈妈,舒服不。」

  「舒服,插深点应该会更舒服。」

  王希蓉张大双腿成M型,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大水管凌厉摩擦她的阴道,好粗壮啊,她已经堕入慾海,接受了乱伦。

  乔元握住两隻饱满硕大的奶子,疯狂抽插:「已经很深了,再深的话,就要插进妈妈的子宫。」

  王希蓉迷离叫唤:「插进去,快插进去……」

  观看的母女俩春心荡漾,文蝶夹紧两条小嫩腿,急问道:「妈妈,声音和图像可以录下来保存吗。」

  「当然可以。」

  燕安梦忽地严肃:「不过,还是不要录下来为好,录下来就等于给自己找麻烦,有些事情我们知道就行,千万别留下证据,要不然我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文蝶理解母亲的意思,也不再强求了,画面裡的激情强烈刺激了文蝶,她越看越难受,眼看着乔元开始冲刺,文蝶颤声道:「阿元要射了。」

  燕安梦轻轻颔首,她也深受着刺激,禁不住伸手摸下体,揉了揉发痒的阴部:「想不到他敢射到他妈妈下面。」

  文蝶撒娇:「妈妈,我好想要。」

  燕安梦怅然:「再想要也必须忍着,不能找别的男人,不能给自己惹事,小蝶你记住,一旦我们母女俩闹出什么绯闻,那我们就完蛋了。」

  「我记住了。」

  文蝶微微点头,两隻大眼睛瞪圆了。

  荧屏上,乔元在嘶吼,王希蓉在尖叫,母子尽情交媾,一同登上了愉悦的巅峰,显然乔元射了很多,他的屁股一直在抖动。

  突然,办公室门有人敲,「笃笃笃。」

  母女吓了一大跳,燕安梦赶紧关掉电脑,文蝶去开门,门一开,文蝶激动得欢呼:「啊,利叔叔好。」

  原来是利兆麟来了,他带来了一套豪华公寓的房契,特地送给燕安梦,利兆麟打算包养她们母女俩,只是利兆麟没想到,文蝶会这么激动,他意外道:「见到利叔叔这么开心。」

  文蝶含羞,主动拉着利兆麟来到沙发坐下,小脸红扑扑的。

  燕安梦笑说:「小蝶真的想你。」

  心儿道,这利兆麟来得真是时候,女儿可以一解慾火了。

  「呵呵,是么。」

  利兆麟满心欢喜,爱意爆棚,他毕竟心智成熟,内心再兴奋,也不像文蝶这么夸张流露,随口问:「阿元呢,他车停在外面。」

  燕安梦道:「阿元帮他妈妈洗脚呢。」

  利兆麟一愣:「啊,他妈妈也来了。」

  燕安梦见利兆麟这表情,内心更是欢喜,这说明利兆麟是特意来看她们母女的,她小心试探:「小蝶,你去告诉阿元,就说利叔叔来了。」

  利兆麟赶紧摇手:「不用,不用跟他说。」

  燕安梦识趣,既然利兆麟是专程来看她们母女的,她就把机会让给女儿:「兆麟,你和小蝶聊聊,外边事多,我出去看着。」

  利兆麟本想母女通吃,但一想到王希蓉也在会所,他有所忌惮,燕安梦说出去看着,实则是给他利兆麟站岗放哨,利兆麟老滑头了,焉能听不出燕安梦的意思,他欣然叫好。

  燕安梦微微一笑,给文蝶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故意在贵宾一号不远的地方等待乔元。

  没多久,乔元果然出来了,见他神清气爽,精神饱满,燕安梦不禁佩服,换别的男人一箭双鵰两位熟妇,估计早累趴了。

  燕安梦笑眯眯上前,转告了乔三的话,乔元听说『三锅』这次招式精简了许多,乐得他哈哈大笑。

  燕安梦也没揭穿乔元的『坏事』,只是询问了贵宾一号的情况,乔元叮嘱燕安梦,务必不许打扰他妈妈和乾妈的休息。

  燕安梦自然答应照顾好乔元的两位妈妈,想了想,她还是把利兆麟来了的消息告诉乔元。

  乔元刚和母亲做爱完,怎么说王希蓉也是利兆麟最爱的女人之一,乔元难免心虚紧张,急问道:「他呢。」

  「跟小蝶在办公室聊天。」

  燕安梦挤挤眼,乔元马上会意聊天的含义,就没去办公室找利兆麟了。
  看看时辰已近中午,乔元告别燕安梦,急匆匆开车去市二中见三个小祖宗,临行前,他在会所外的一家小卖部买了一条红塔山香烟,以备急需。

  放学后的市二中一片静谧。

  学校的保安门卫关上了学校大铁门,学生许出不许进,留校的同学一般都是去学校的食堂就餐,那裡的饭菜水准难以恭维,这没办法,只要你留校,就将就着填饱肚子。

  不过,也有例外,常春然经常中午留校,再难以下嚥的食堂饭菜她都吃得津津有味,她从不抱怨,从不浪费,每次从食堂打回来的饭菜她会吃得乾乾淨淨,像狗舔过一样乾淨. 「然然,你真好胃口,我就没心思吃了,下午你帮我请假,我不上课了。」

  做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陶歆陪着常春然吃完了午饭,她自己则一点食慾都没有,除了心事重重外,常春然吃的东西也提不起她陶歆的食慾. 「去哪。」
  常春然合上了自带的饭盒,目光澹然,彷彿吃饱了这一顿,她就很满足。
  「去我表姐那,看看能不能问她借钱。」

  陶歆站起就走,可没走几步,她又折返回头,难为情道:「要不,你跟乔元说说,我也可以去他那家会所做兼职,不是给人洗脚,是做服务台的工作,收收钱啊,招呼客人啊之类的。」

  常春然澹澹道:「这些工作的工资不高,我问过了,三千底薪,基本没奖金,你若想买那部六千的苹果手机,你必须得工作两个月以上,还不能乱花钱,而且你兼职的话,有没有三千底薪很难说。」

  陶歆一听,不禁幽幽长歎,这段时间裡,她每时每刻都想拥有一部苹果手机,可惜她一下子拿不出六千来,见身边好多同学都有了苹果手机,陶歆很鬱闷:「我再考虑考虑,我的手这么漂亮,人这么漂亮,要我帮人洗脚,那我的形象就彻底毁了。」

  做为校花之一,陶歆有理由自讚自夸,她身材高挑惹火,年纪小小就很性感,大大的桃花眼,尖尖瓜子脸,巧夺天工的小巧鼻,每时每刻,陶歆都水灵灵的,不笑也桃腮,不羞也粉颊,她比利君竹小一年,一旦利君竹毕业离校,陶歆就替代利君竹,成为市二中的性感校花。

  常春然翻翻白眼,语气冰冷:「你意思说,你比我漂亮,你的手比我好看。」
  陶歆咯吱一笑,马上改口:「我可不是这意思,在我们学校裡呀,我只认为然然和我最漂亮,我们一样漂亮,好不好,可是,叫我帮人家洗脚,我实在干不了。」

  常春然不说话了,她也不愿意给人洗脚的,只是她更不想欠乔元的钱,洗脚挣钱快,这是无奈之举。

  「对了。」

  陶歆眼珠一转,诡笑道:「你这么漂亮,乔元对你不动心么。」

  一抹澹澹羞红爬上了美丽清纯的小脸蛋,常春然故作镇定:「他对我动心不动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对他不动心。」

  陶歆信以为真,少了个劲敌,她有点儿兴奋:「眼角很高嘛,我就挺喜欢他,以前对他没什么印象,没想到他是这么大一家洗足店的老闆。」

  常春然很不爽,心儿想,敢情你以前对人家没印象,如今知道人家是老闆了,你就喜欢上人家,哼,好势利。

  常春然泼了盆冷水:「别胡思乱想了,乔元和利君竹,利君兰,利君芙的关係很好的,我不能确定谁是他的女朋友,我猜是利君兰。」

  陶歆气鼓鼓道:「是又怎样,难道天下的男人都属于她们利家的么,只要我喜欢,我就去争取。」

  「人家比你有钱。」

  常春然一句话就浇灭了陶歆的『憧憬』,她黯然神伤:「哎!走了,走了。」
  校园的扁桃树结出了果实,微风吹过,一茬一茬的,很吸引人。

  陶歆却没心思欣赏校园美景,她慢慢地走向校门。

  就在校门口,陶歆意外地看见一辆宝石蓝法拉利,超酷的豪车,这种豪车即便在大街上也不多见,门卫老头更觉得稀罕了,他瞪着宝石蓝法拉利,法拉利的主人也瞪着老头:「这位老哥,行个方便,我给高二A班的利君兰送午餐。」
  「不行。」

  门卫老头摇头。

  「就一会。」

  乔元就是法拉利的主人,他低声下气恳求老头。

  然而,门卫老头的态度很坚决,就是不放行。

  乔元无奈拿出杀手镧,他打开车门,将一条红塔山香烟递了过去,笑眯眯道:「利君兰同学已经很饿了,再不吃东西的话,她会晕倒,你看……」

  老头两眼发亮,迅速接过香烟,迅速打开校门:「身体重要,身体重要,你快进去吧,开慢点啊。」

  乔元连连说好,返回车裡,一边开动车子,一边暗骂:「骂了隔壁的,幸好我有准备,收了我的礼,还不许我开快么,反正校园没几个人,我就开快点。」
  「呼」

  宝石蓝法拉利呼啸着驶入了校园,乔元显然发现与一位身材高挑的校服小美人擦身而过,他马上认出那是校花陶歆,暗叫好漂亮。

  陶歆也认出了乔元,她暗暗惊呼:「乔元来学校找谁,难道是来找利君兰么,哇,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了,车子好棒。」

  紧急想了想,陶歆改变主意,她转身返回校园,朝法拉利的方向跑去。
  高二A班裡. 三位绝美校服小美女正围着一张课桌用餐,她们嘴刁惯了,学校食堂的饭菜哪合她们胃口,没吃多少她们就不吃了。

  利家三姐妹以前经常留校,只为了去健体室排舞,利君芙没资格练舞,却也不想落单,就陪着两位姐姐,久而久之,利君芙对跳舞也有心得,她怕两位姐姐笑话,经常私底下偷偷练舞,其实她的舞技已经娴熟高超,这是她利君芙的秘密,这秘密没其他人知道。

  「我好想打电话叫阿元买匹萨来。」

  利君芙的建议迅速得到了二姐的支持:「好呀,我好想吃意大利茄汁意粉。」
  可惜,大姐姐利君竹的意见才是决定性的,毕竟她才是乔元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现在打电话给他,他会觉得我们找借口催他来,他会认为我们急着想和他做爱,我们是人见人爱的校花,怎能让他知道我们很想跟他做爱呢。」

  两位妹妹深以为然,都觉得姐姐的话有几分道理,然而,利君兰说出了心裡话:「可事实上,我们确实很想跟他做爱呀。」

  「君兰,矜持点好不好嘛。」

  利君竹很嗲的,哪怕跟妹妹说话也很嗲,过于紧身的校服被老师批评好多次了,胸部鼓鼓的,有碍观瞻,很影响校园风气,可利君竹就是不改,她跟老师哭穷,老师不信也拿她没办法。

  利君芙少有的赞成利君竹:「大姐说得对,不能让这傢伙太得意了。」
  利君兰从书包裡拿出小镜子瞄了瞄绝美容颜,幽幽歎气:「上第三节课时,我就想他了。」

  这话听在大姐和么妹的耳朵裡完全变了味,她们齐声批评:「淫荡。」
  利君兰也不介意,澹澹一笑,目光深远:「你们不淫荡,等会你们不做,看我做嘛。」

  婴儿声带的娇嗲有别于姐姐的嗲声,利君兰梳理了一下她那头如瀑如缎的柔滑秀髮,这是她的优势,时不时用手去梳理,将长及小蛮腰的秀髮搁在胸前,巧妙地遮住了高高耸起的部位,她比大姐姐低调得多。

  「我怕被同学看见。」

  利君芙羞笑,其实,上第三节课时,利君芙就满脑子想大水管了,春情一旦放纵,再想收回已很难,想到要在教室做爱,利君芙又是紧张又是兴奋:「隔壁三班那个南宫蕴好像也留校,万一给她看见了,怎么办。」

  利君竹不以为然:「何止南宫蕴,五班那个陶歆也留校,刚才在食堂外,我还见到她和第一校草聊天,也不知道他们聊什么,君芙,你害怕有人看见的话,就帮我和君兰望风啦。」

  「你个二姐帮我望风。」

  利君芙白了一眼过去。

  二丫头利君兰很是新奇:「姐,你好像不喜欢陶歆,为什么呀。」

  利君竹撇撇嘴:「确实不喜欢她,没见过这么十三点的,整天说自己是处女,好像本校的女生就她一个处女似的,我看呀,她准不是处女了,才到处宣扬她的处女。」

  利君兰掩嘴:「所以你嫉妒方志航跟她聊天呀。」

  利君竹呸了一口:「我才不嫉妒呢,那方志航就一个娘娘腔,那是君芙喜欢的类型,不是我利君竹喜欢的类型。」

  利君芙无辜被扯上,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喜欢上娘娘腔了,利君竹,你再污蔑我,我告诉妈妈去。」

  利君竹吐了吐小舌头,讥笑道:「哎哟,整天把妈妈挂嘴边的小天使受委屈了。」

  利君芙气不过:「那我告诉阿元去,说你喜欢第一校草。」

  利君竹很不屑的样子:「你去告呀,阿元信你的话,他就是大蠢猪。」
  话音未落,一位公子哥人物走进了教室,他手裡提着食品袋,语气冰冷:「我如果不信君芙的话,我才是大蠢猪。」

  「阿元,说话算话喔,还以为你不来了。」

  二丫头利君兰激动得从课椅上蹦了起来;利君竹见了爱郎,也开心撒娇:「老公,我怎么会喜欢那个方志航,真是鸡巴大没脑子。」

  乔元暴怒:「你不喜欢怎么知道他名字,我都不知道他名字,你打听很清楚嘛。」

  有人咯咯娇笑:「真想不到,有匹萨?。」

  利君兰一看妹妹从乔元手中的食品袋裡搜出了新鲜热烫的匹萨,她也翻找,很快就听到她尖叫:「哎呀,有茄汁意粉,我太爱你了,阿元。」

  利君竹冲了过去,很遗憾,食品袋空空如也,她瞪大眼珠子问:「我的呢。」
  乔元哼了哼:「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可能那姓方的傢伙知道,要不,你叫他帮你买一包快餐面。」

  教室有笑声。

  利君竹没笑,她黑着脸,眼圈一红,小嘴一扁,泪花儿落了下来。

  原以为姐妹们同心,两个妹妹会过来安慰,没想到利君芙幸灾乐祸,举着香喷喷的匹萨娇笑:「太开心了,阿元,我觉得你比第一校草还要帅一百倍。」
  利君竹一听,更是哭得梨花落雨:「呜呜……」

  乔元没敢玩得太过份,他心疼小媳妇,只见他嘻嘻一笑,勐拍大腿:「想起来了,好像还有东西放在教室外边,等等哈。」

  说完,转身飞跑出教室,眨眼间就跑了回来,手上多了一个食品袋。

  利君竹眨眨大眼睛,将挂在眼睫毛上的泪珠儿甩掉,看着乔元从食品袋裡掏东西:「这是草莓味的芝士,这是慕斯蛋糕,芋头百合糕是新产品,你们一定没吃过,还有三个冰皮酥,三杯果汁,就这些了。」

  利君竹乐了,这些几乎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大花脸顿时变成了大笑脸,乌云尽散,雨过天晴,只见她开心娇笑,一屁股坐上了课桌,拿起一块芋头百合糕,居高临下地看了两个妹妹一眼,张嘴就咬一口,美美的咀嚼,嗲嗲的喊:「阿元,快来亲亲老婆的脚丫子。」

  利君兰和利君芙不干了,丢下自己手上的东西,都冲过来抢芋头百合糕,一尝之下,纷纷对乔元大抛媚眼。

  乔元顿时心猿意马,不过,利君竹更娇媚动人,她坐在课桌上,故意小露美腿尽头的蕾丝边,乔元不禁心神激盪,刚想上去吃她的玉足,旁边的利君兰撒娇:「说好是来学校给我赔罪的,先吃我的脚。」

  哪知她吃得急,美丽的脸蛋上刚好粘了一点茄酱,整个人可爱又滑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吃完了再……」

  利君芙羞羞地吮了吮手指头,那块芋头百合糕已然吃了一大半。

  乔元受不了利君芙吮手指头的动作,生理反应不是一般的强烈。

  利君竹看在眼裡,妒在心裡,哪裡还顾得上什么少女矜持,嗲嗲道:「我等会给你吃奶子。」

  乔元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他来学校就是为了操三个小美人,不可能只亲奶子玉足,只是学校不比在家裡,乔元张望了一下教室窗外。

  利君竹急了:「你到底吃不吃嘛。」

  乔元点头,却也有所忌惮:「对了,我刚才好像看见常春然从南楼那边上来,她看见我了,我现在是她老闆,她有可能过来。」

  利君竹冷下了脸:「过来就过来,正好让她看到你操我,我操你,让她死了勾引你的心。」

  乔元一怔,这下他知道厉害了,女人野蛮起来是很可怕,很不讲道理的,乔元察言观色,赶紧陪笑脸:「吃奶子,吃奶子。」

  双臂一张,将坐在课桌上的利君竹抱紧,下体很猥琐地顶动:「有没试过一边吃一边插。」

  少女的下体很敏感,哪受得了被爱郎戏弄,脸红红的利君竹咬了一口蛋糕,娇娆道:「你敢的话,我就试一试咯。」

  乔元色胆包天,他有什么他不敢的,听小媳妇这么说,他立马当着三个小美人的面掏出大水管,校服短裙一掀,露出半透明的蕾丝小内裤,乔元顾不上娇柔的毛毛,一把扯开小内裤,漂亮可爱的小嫩穴粉红粉嫩,香蜜晶莹。

  利君竹刚感觉到凉意,大水管随即粗鲁插入,强力扩张小嫩穴,利君竹还没来得及舔掉嘴角的蛋糕沫,大水管已插到了最深处,利君竹张嘴就喊:「啊,插这么深,大鸡巴阿元好厉害。」

  乔元凶狠地吻了上去,把利君竹嘴角的蛋糕渣吃掉:「别这么说了,大鸡巴阿元很难听的。」

  「咯咯。」

  三个小美人放声大笑。

  没想到,一条校服丽影兴冲冲而来,一下子就窜进了教室,乔元和三位小美女大吃一惊,丽影脆声道:「乔元。」

  乔元瞪大了眼珠子:「常……常春然。」

  他和利君竹正拥抱着,姿势很不雅,常春然却看不出乔元和利君竹正在交媾,只是她终于解开了心中疑惑:哦,原来乔元的女朋友是利君竹,不是利君兰。
  「乔元,我看见你来了。」

  常春然笑了笑,逐一跟利家三姐妹打招呼:「君竹,君兰,君芙,你们刚吃啊。」

  利君芙笑眯眯的,酒窝儿深陷,她指了指另外一张课桌上的食物:「然然,有好多好吃的哟,你吃吗。」

  「我吃过了。」

  常春然很客气,很有礼貌:「我想问问乔元一些事儿。」

  她示意乔元是否能出教室谈。

  乔元骑虎难下,总不能当着常春然的面拔出大水管,无奈之下仍然紧紧抱住利君竹,尴尬道:「想问什么,就在这裡问吧。」

  常春然怯怯道:「下午放学,我就去你那家『足以放心』会所上班了,请你多多关照。」

  说完,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

  利家三姐妹都在面面相觑,利君竹笑道:「好客气?,你跟谁学的。」
  常春然掩嘴,咯吱一笑:「我从电视上学的。」

  大家一听,都哈哈大笑。

  乔元叮嘱道:「我们会所管员工晚饭,如果你不回家吃晚饭的话,可以在会所吃,不用花钱。」

  利君竹看出乔元关心常春然,心裡发酸,口不择言:「那以后,等然然你学会了洗脚,我就找你洗脚咯。」

  常春然脸色微变,乔元心中暗恼,利君竹的话看似普通,实则刺激了常春然的自尊,乔元用下体用力一顶,大水管前端狠狠地戳中了利君竹的花心,她触电般娇吟:「哎哟,你顶那么用力干嘛。」

  粉拳打了乔元两下,乔元傻笑,他也不好撕破脸。

  常春然轻轻颔首,脸色迅速平静:「嗯,等我学会了,我就给所有客人洗脚,也包括你们。」

  利君芙吃完了匹萨,啜了啜手指头,赶紧打圆场:「然然,你一个人住在西门巷怕不怕。」

  常春然轻声道:「一开始有点怕,后来就不怕了。」

  利君芙眼珠子一转,若有所思,她拿起了一块冰皮酥,酒窝儿深陷:「乔元经常买冰皮酥给你吃吧。」

  常春然本来想承认乔元买过冰皮酥给她吃,关键时刻,她灵机一动,轻轻摇头:「他没买过给我吃。」

  乔元一听,暗鬆了一大口气。

  利君芙笑得很灿烂,大方地将手中的冰皮酥掰成两半,把其中一半递给了常春然:「然然,我们一人一半,好好吃的,你尝一下。」

  常春然坦然接过,咬了一小口,微笑颔首:「嗯,好好吃。」

  乔元暗暗讚赏常春然处事得体,她身上的校服合身整洁,肤如凝脂,两条大辫子乌黑发亮,乔元心底裡的爱恋如浇上汽油的火苗,飕飕地烧了起来,大水管本能地加粗加硬加粗,利君竹敏锐察觉,禁不住呻吟:「啊……」

  「怎么了。」

  常春然讶异。

  利君竹咬了咬娇艳红唇,媚眼如丝:「阿元顶我。」

  常春然瞧出了有点儿不对劲,可什么地方不对劲,她一个纯情少女也说不上来,正狐疑,教室外竟然又走进一位校花级别的长髮小美女,她热情奔放,活力四射,惹火身材跟利君竹有得一比,似乎和利君兰的关係不错,陶歆一进门就脆声喊:「君兰。」

  「陶歆。」

  利君兰很意外,她在学校的朋友不多,校花之一的陶歆算是其一,但即便如此,利君兰也很少和陶歆腻在一起。

  陶歆很吃惊,因为她看见乔元公然抱着利君竹,而利君竹坐在课桌上,修长双腿也夹着乔元的身体,陶歆不禁脸红:「你们这么亲热呀,大家都传你们三姐妹中的一个跟乔元是女朋友,看来传言是真的了。」

  乔元傻笑着,一见到校花就傻笑似乎都是男生的本能。

  利君竹反击:「大家传言,你跟方志航好上,是不是真的。」

  陶歆用力摇头,长髮飘动:「他配不上我,根本没这回事,是方志航喜欢上利君兰,他求我,要我问利君兰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

  利君兰刚好吃完茄汁意粉,她优雅地收拾着,优雅地回应:「他既然配不上你,更何谈配得上我了,你告诉他,我已经有了男朋友。」

  陶歆听出了利君兰揶揄,不高兴道:「你男朋友是谁呀,说来听听。」
  利君兰拿起一张纸巾,优雅地擦了擦樱唇,略有唇珠,明亮迷人的大眼睛深情地瞄向乔元,柔柔道:「我男朋友就是乔元。」

  「啊。」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