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公媳实验】(12-13)【作者:性与情】
字数:5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那一晚林冉被尼莫吸吮了好久,她的弟弟虽然昏迷了,但是持久度很好,或许由于昏迷的人生里感觉比较低,尼莫足足在她弟弟的身上起伏大约一个多小时,才让她的弟弟射出来。

  而这个时间里,林冉不得不「陪伴」

  着尼莫,被尼莫吸了一次又一次,在这个过程中,林冉射精了,就被尼莫吃下去,疲软了继续被朼莫口,口硬了继续。

  等整个过程完成,尼莫的弟弟射了一次,而林冉足足射弓三次,等那两个男人随从把林冉放到地板上,只脚重新站立的林冉已经站不起来了,差一点精尽人亡。

  林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后,就瘫软在床上休息着,恢复着自己的体力,而他的两个睾丸也开始重新产生已经干枯的精液,接下来几天,出奇的是,尼莫竟然没有找他,林冉也难得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每天吃饭,睡觉,还可以看一些书籍,但是心中无时无刻担心着自己的父亲和孟雪,尼莫很变态,他真的害怕见到尼莫这个实验成功的那一刻。

  过了大约一个星期的安稳日子后,林冉再次被尼莫的黑人随从带到了尼莫身边,说实话,刚开始林冉还是比较享受这种安稳的日子,只是日子久了,林冉就有些坐不住了,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荒岛上的情况。

  「好久没有见了,林先生,有没有十分的想念我啊?」

  一见到林冉,尼莫就拿着红酒杯敬了一下林冉,显得十分高兴一般。

  林冉没有回复任何话语,只是安静的站在尼莫的面前,仿佛和那些黑人随从一样,显得十分的麻木。

  「别板着脸嘛,再怎么说咱俩也有亲密过的人,对吗?坐这……」

  尼莫指了指自己前面的沙发,之后给林冉也倒了一杯红酒。

  闻着这熟悉的红酒,林冉已经好久没有喝酒了,林冉其实也是爱酒之人,所以迫不及待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酒很香,有一股特别的腥味,但是与酒的整体味道确实很搭配,让人喝了之后有一股特殊的风情。

  「好喝吗?你要知道,你喝的这种红酒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是咱们基地的独门秘方,你是第二个喝这种红酒的人,连我父母和弟弟都没有品嚐过呢……。。」

  尼莫拿起红酒杯,把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抿了抿自己的嘴。

  「唔……」

  听到了尼莫的这番话,已经喝了半杯的林冉突然感觉到很反胃,不为别的,想到没尼莫特殊的癖好,爱吃人的精液,那么爱喝的红酒是不是也很特殊?难道是人血酿造的?「

  哇哦……千万不要吐出来哦,那样我会十分心疼的,这种红酒的制作量很少很少,而且只有每个月特定的时间才能喝到,而且只能喝到几天,所以十分的珍贵哦……「

  尼莫看到林冉反胃,有些着急。

  「咕……」

  看到尼莫那着急的样子,林冉强忍着内心的反感把嘴里的红酒全部吞了下去,之后呼呼大口喘气,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吐出来了,说不定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
  「嗯,这才乖,看来你应该猜出来了吧?这红酒很补的喔,是我研制的特殊配方,主料除了葡萄之外呢,就是我每个月的经血了,一个月才来一次耶,而且每次流的经血量很少,所以制作的红酒也少了……」

  尼莫脸上带着遗憾和意犹未尽的说道,说的同时还抿了抿自己的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呕……」

  林冉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不受控制的开始呕吐起来。

  他猜到或许是用人血酿制的,但是没有想到尼莫是用自己的月经血酿制的,自己用自己的经血酿制的,而且自己品嚐,这种事情亏尼莫干得出来,林冉在心中对于尼莫的恐惧和认识不由得更深了一份。

  「堵住他的嘴……」

  尼莫一声另外,几个黑人随从来到林冉身边,之后用胶带把林冉的嘴巴沾得严严实,林冉这个时候,那些呕吐物差点从鼻孔喷出,那么他就会窒息而死,所以林冉在临死的压迫下,强迫自己把嘴里的东西又吞了回去。

  「嗯……很好……」

  看到林冉终于吞了回去,尼莫满意的点了点头。

  「呋呋呋呋呋……」

  林冉嘴被封住,他用鼻孔喘着粗气,此时他全身已经发冷汗湿透了,虽然前段时间已经麻木了,但是今天他不得不对尼莫有了新的认识。

  「今天叫你来呢,只是让你看一个画面,因为我终于找到推进实验进程的方法了。」

  尼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小岛上所有的监控画面。

  小岛上的一切情况已经显示在大银幕上,再次看到心爱的妻子,林冉不由得眼中含泪,只是他此时嘴巴被胶带封住,根本无法说出话来,他想对着大萤幕大喊,虽然他知道画面中的妻子根本听不到。

  梦雪此时照例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即使素颜也十分美丽的她,此时目视远方不断寻找着什么。

  此时的梦雪消瘦了许多,因为整日风吹日晒,她的皮肤黑了一些,但是却多出了一丝野性之美。

  而此时的父亲,在离梦雪不远的地方加固两个庇护所,火堆上放着烤鱼,父亲认真的加固庇护所,偶尔眼睛会望向礁石上的梦雪,他的眼中带着一丝愁容,但是他强忍着,他是这个小岛上唯一的男人,也是梦雪目前唯一的依靠,他不能倒下,必须在梦雪面前强壮镇定和乐观,以便於给予两人以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梦雪,吃东西了……」

  父亲弄好庇护后,烤鱼也差不多烤好了,他来到梦雪的身边说道。

  「好的……」

  听到父亲的声音后,梦雪才转过脑袋。

  她最后望了一眼大海,就准备跳下礁石,只是她望了一眼大海后,就再也挪不开眼睛,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海面,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

  「爸,你看那是什么?」

  梦雪突然激动的指着前方,父亲听到梦雪的话后,赶紧也爬上了礁石,此时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穿着一个草裙,他里面只穿了一个四角裤,只是四角裤已经磨损磨烂的不像个样子,勘勘能遮住自己的私密部位,大部分靠着草裙遮掩着。
  在他上礁石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一丝男性器官显露出来的一抺「春色」。
  「好像是一个人,你等着,我去找个杆子来……」

  父亲看清楚后,就赶紧跳下了礁石,之后去庇护所边上拿了一根杆子,那个杆子的顶部有一个钩子,那是在飞机上收集的零件加工来的,父亲重新来到海边,之后慢慢的向海里游去。

  父亲原本不会游泳,但是在小岛上生活的这段时间,他还是学会了,只是学得不够熟练而已,所以他不敢进入大海太深远,他浮着身体钩住那个人,之后慢慢的往海边拉,等快要到岸边的时候,梦雪也走上去帮忙。

  「林冉……林冉……是林冉……」

  当梦雪看到捞上的这个人后,她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之后她颤抖的身体拿起那个人的手臂,又看了他的衣服,之后大声喊叫了起来,之后大声的哭泣了起来。

  而父亲则在一边犹如傻眼了一般,此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演绎现在的自己。

  林冉也看到了捞上来的那个人,那是一具已经被海水浸泡的发福腐烂的尸体,面容和体形已经无法分辨。

  但是那具尸体上却穿着林冉的衣服,手腕上还戴着梦雪送给他的手表,发福粗壮的手指上还带着和梦雪两人结婚时候交换的钻戒。

  同时,那具尸体的手臂上纹着和林冉一模一样的小纹身。

  「鸣鸣鸣鸣……」

  看到这一幕,林冉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尼莫说,如果让父亲和梦雪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那么实验就会最大的可能成功,林冉还害怕尼莫会杀他,把他的尸体扔到小岛上,结果现在一切明了,尼莫根本没有打算杀林冉,而且弄了一个和林冉身形差不多的尸体,还穿着林冉的衣服和其他的一些特征。

  「呵呵,林先生,我是不是很聪明?在决定让他们认为你已经死了的时候,我就找了一个和你身形差不多的随从,把他杀了之后浸泡海水里,造成了淹死而且死了得很久的假像,同时也把你全部的身体特征摸了一遍,制造的了一切,怎么样?是不是很满意?咯咯……」

  尼莫一边解释道,一边捂嘴笑了起来。

  看着梦雪儿和父亲那悲痛欲绝的样子,听着梦雪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林冉被摀着嘴,之后鸣鸣鸣的发出闷声,他的身体被黑人随从按住,根本无法动??弹,他对着萤幕使劲的摇头,急得流泪流汗,他想告诉父亲和梦雪,那个人是假的,只是父亲和孟雪根本看不到林冉在萤幕跟前摇头的一幕……

               第十三章

  林冉在密室里和画面中的父亲梦雪、一起哭着,只是林冉除了哭泣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他被黑人随从紧紧的按在地上,他也发不出哭声,因为她的嘴被胶带贴的死死的,他只能看着萤幕中的父亲还有心爱的妻子哭成了泪人。

  梦雪哭得最厉害,她不顾尸体的腐烂和恶臭,抱着尸体号啕大哭,撕心裂肺。
  而父亲也老泪纵横,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心脏病会随时发作一样。
  林冉看着伤心欲绝的父亲和妻子,心都已经碎了。

  到了最后,心灵较为脆弱的梦雪哭晕了过去,原本就伤心无比的父亲不得不压住心中的悲痛给梦雪施救。

  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如果梦雪在没有了,在这座小岛上父亲真的就成了孤家寡人。

  父亲赶紧给梦雪掐人中穴,但是掐了半天梦雪也没有反应,最后不得已的父亲没有任何的考虑就趴在梦雪上方,用嘴吻住梦雪的嘴巴使劲往梦雪的嘴里吹气,同时双手按住梦雪丰满的胸部压着。

  梦雪现在没事在家的时候,教过林冉和父亲这种心肺复苏的急救措施,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派上了用场。

  父亲用了两次心肺复苏后,梦雪终于清醒了过来,她感觉到了父亲在给用心肺复苏,但是她没有什么介怀,应该说她是没有心情去介怀这种事情。

  看到梦雪终于醒了,父亲松了一口气,梦雪醒了之后就再次看着尸体哭了起来,而父亲只能在一旁哭泣和摇头,两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人就这么默默坐了两个小时,哭了两个小时。

  「你老婆和父亲对你真的情深意重啊……」

  尼莫一边看着监控画面,一边说道,眼中带着一丝感动,只是不知道这种感动是不是装出来的,林冉知道尼莫的铁石心肠。

  「光这么等好无聊啊,咱们还是做点别的事情解闷吧……」

  尼莫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林冉的身边,她让随从把已经安静如死人一般的林冉翻了一个身,让林冉躺在地板上,林冉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萤幕,和萤幕里的父亲、妻子一起流着眼泪。

  父亲和梦雪正在接受林冉已经死去的现实,而林冉也在接受着父亲和妻子认为自己已经死了现实。

  尼莫手解开了林冉的裤子拉炼,露出了林冉软塌塌的阴茎,尼莫看着林冉绝望的样子,眼中掩饰不住的兴奋。

  她没有嫌弃林冉的阴茎脏,之后弯腰蹶起丰满的屁股,嘴巴快速叨住林冉的阴茎,开始津津有味的汲吮了起来。

  「滋滋滋……」

  尼莫吸吮的很用力,仿佛是饥饿了很久一般。

  林冉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犹如活死人一般任由尼莫折腾和索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视频中的梦雪和父亲慢慢收住了哭泣,他们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两人期盼已久的人终于出现了,但是却已经死了。

  「我们把他弄到岸上去吧……」

  父亲此时的声音已经沙哑,他没有嫌弃尸体的腐臭,直接用尽所有的力气,把泡已经浮肿的尸体抱了起来,之后向着岸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去,此时的梦雪已经忘记了帮忙,死寂的跟在父亲的背后,一点一点的回到自己的庇护所附近。
  「我去把他埋了,你等我一会……」

  本来已经把尸体抱到庇护所附近,但是父亲看了一眼尸体的腐烂程度,不得不和梦雪说道,准备把尸体埋掉。

  「不,不要埋,让我多陪陪他……」

  只是梦雪的声音已经变了,仿佛没有任何的生气和色彩一般,她摇头带着坚决说道。

  父亲最后叹了一口气,把尸体放在庇护所附近,尽量让尸体远离庇护所远一些,毕竟尸体的味道太大了。

  梦雪跟着父亲来到稍微离庇护所远一点的地方,之后看着父亲把尸体放下。
  父亲放下尸体后就走到了庇护所,之后在庇护所门口坐了下来,他此时还需要时间慢慢平复自己。

  而梦雪直接在尸体旁边坐了下来,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那具腐败不成人形的尸体。

  父亲偶尔看看大海,偶尔看看梦雪和尸体所在的方向,不由的再次流下了老泪,他虽然一直坚强的挺着,但是背对梦雪的时候,他此时也快要垮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过着,而另一边,尼莫口交了很久很久,林冉别说射精了,甚至都没有勃起。

  此时林冉伤心欲绝到了极限,哪还有心情享受这一切,身体的机能都暂时停息了。

  「真扫兴……」

  以尼莫的功力,给林冉口交了半个小时,最后发觉林冉也没有勃起,尼莫最后也不得不放弃了,只是看着林冉的表情,她也就了然了,尸莫没有在刺激林冉,她知道什么时候都该有一个限度。

  只是此时的尼莫的情欲上来了,林冉不行,还有别人。

  尼莫一个手势后,一个黑人随从就来到尼莫的身后,之后跪到尼莫的屁股后,尼莫自己用手拉开了自己胯部的拉炼,肥硕的阴唇和浓密的阴毛就显露了出来。
  此时尼莫的蜜穴早已经湿润无比了,那个黑人随从种即掏出的自己硕大无比的大黑阴茎,用一只手扶住阴茎,另一只手扶住尼莫的细腰,龟头抵在了尼莫的阴唇上。

  「噗呲……」

  「哦……」

  随着尼莫的一声娇吟,黑人随从野蛮的一动熊腰,硕大的阴茎一下子就尽根没入,那根阴茎的尺寸快要赶上尼莫的小臂粗细了,尼莫的阴道能够承受这么大的阴茎,根本是无法想像的。

  「啪啪啪……」

  黑人随从插入后,木然的开始前后摇动自己的胯部,跪在尼莫背后使劲的日着尼莫。

  「啊啊啊……」

  尼莫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舒爽,放开喉咙大声的呻吟起来。

  整个基地被肉体的撞击声和尼莫的大声呻吟所充满。

  林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迷失的声音太大,已经让他听不到监控中的声音了,不过也无所谓,因为监控中的父亲和梦雪都各自安静的坐着,梦雪貌似在回忆着一切,父亲等了一会后,就开始准备了晚上的食物,不管怎么说,日子还得继续,梦雪挺不住,他作为岛上唯一的男人,他要挺住,只要两人的性命要靠父亲一个人来救。

  「啪啪啪……」

  「啊啊啊……」

  尼莫和黑人随从继续疯狂的交媾着,这个黑人随从连续不间断的干了尼莫四十多分钟后,终于把精液身射进了尼莫的阴道后,尼莫的阴道像喷泉一样涌出了大量的精液。

  但是还没有满足的尼莫根本没有停止的打算,她又用了一个手势,另一个黑人随从跪在尼莫背后,拉开自己的拉炼,露出不亚于刚刚那个黑人的阴茎,之后借着尼莫阴道里精液的润滑,尽根没入到尼莫的体内。

  本来消停了一会的林冉,不得不再次承受监控中画面和密室中尼莫的双重刺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