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欲之秀美含蓄的妻】(跨越太平洋的春色)(07)作者: hgu7788
字数:4217


                (七)

  在与W的视频狂乱之后,我曾数次提醒妻,关于W邀请我们去他家乡的事。而妻每每都痛快的拒绝,「老公,如果不是顾及你的癖好,我绝不会让第二个男人……的!现在,你和W是唯二碰过人家身子的,我发誓不会让第三个男人那啥的!你也不要痴心妄想了!」见妻的态度坚决,我明白心急不得,转过天来,发消息给W婉拒了他的邀请。W却不轻言放弃,他振振有辞的说:「既使我妈那样的淑女都能逃不出我二伯的手,而影这样单纯的女人分分钟会让二伯搞定的了。只要你能让嫂子去四明(二伯山庄位于四明山,山庄就叫四明山庄),其他的,就交给我,而你就等着看好戏娄!放心,嫂子还是你老婆,没人抢的走的。」W的话颇让我意动,却并没有完全打消我的顾虑。我回了W「循序渐进」吧。
  我与妻早早的计划了第二年的夏天驾车去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以及天涯海角玩儿。中间要经过W所在的S城市。出发前,我忽然动念,或许可以去W家停一下,就当是休整,没必要一整天都在赶路。跟妻一说,妻也担心我赶路开车太辛苦,同意在W家住一晚再走。W和小如都在电话里热烈欢迎我们去。

  W虽然来美国没几年,但凭着两人的努力,已经拿了绿卡,买了房。W的房是典型的美国大house,上下三层,加车库和庭院。妻见了羡慕不已。我们到的时候,W和小如在门口迎接,两家人见面,互相寒暄并互相打量,就如老友相见。妻那天穿一身长裙,刚刚过膝,倍显柔美。小如则吊带背心加齐B短裤,小腿笔直,美白的大腿如锥形从下往上渐渐变的丰腴起来,直至挺翘的臀,一对34D的大乳果然极具视觉冲击力;加上她开朗的笑声,整个人都散发着撩人的青春活力,与妻的秀美含蓄相映成趣。想起小如这具躯体每年会回国被W的二伯享用,我的阳具在裆里不由得一跳。

  而W也毫不掩饰对影的思慕,他的目光一直跟随妻的身影进到屋里。妻的穿着暴露的不多,仅有白嫩的小腿和前胸较靠上的部分,而W的目光也更多的盯着妻秀美的面庞。小如对W色迷迷的目光仿佛视而不见,与妻有说有笑,落落大方,真是W的贤内助呢。

  W向我介绍他珍藏的红酒,我们两位男士边品着美酒边参观W的大房子。而妻则与小如一起做饭,不时能听到两人欢快的笑声。许是我的错觉,有几次,两人故意压低了声音在议论什么,让我感慨女人真是天生的外交家,初次的见面,小如与影竟已经成为可以分享秘密的好友。

  晚饭时,小如在餐桌上宣布:「今晚小影和我睡主卧,我们姐妹要聊一整夜的。W和耗子你们一人一间客房。」

  「喂,小如,这样把我老婆抢走不好吧?」

  「我的地盘我做主。」小如故作强势的说道。妻则低头咯咯直乐。

  W朝我苦笑一下。

  晚饭后,我简单冲了个凉,来到W家的客房。妻在弯腰为我铺床,看着妻撅着的屁股,我一时有了感觉,慢慢靠近,掀起妻的裙子,掏出半硬的巨炮凑进妻仅着内裤的裆部。

  「啊……」妻惊叫,「别闹!」

  「影,老公想要你。」我喘着粗气说。

  影直起身,靠住我,一只手回握住我的阳具,「要不,把小如给你一晚上?」妻逗我。

  「也行。」

  「啪」的一声,妻拍了我的阳根一下,「想得美,乖乖睡觉休息。」说着腰肢款摆,走去了小如的卧房。

  赶路一天,的确累了,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醒来时,天刚蒙蒙亮。

  「起床吃饭了,懒虫。」妻说着走了进来,一阵刚刚沐浴过的好闻的香气。
  「天还早,让我再睡会儿。」我翻身继续睡。

  「都八点多快九点了。」妻侧躺在我身边,「天阴,要下暴雨呢。」

  「what?shit!」我一骨碌爬起来,拉开窗帘,果然见天要下雨的样子。看来要耽搁一天的行程了。

  「哥,明天再走吧。我跟小如去上班,你们安心在家待着,冰箱里有吃的。」W站在门口说到,「再说,我们也好长时间不见,我和小如都想你们呢。」说着,朝妻看过去,妻低了头。我马上心领神会,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好。

  ……

  W后来对我讲,小如与影的一夕夜谈,可算得是我和影在淫妻路上的重大转折呢。而妻后来对我说,小如给她讲述的四明山的美景:远处高高耸立的雪山,林荫,小溪和温泉是促成她愿意去一游的原因。而我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如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妻这样含蓄内敛的性子碰见这样热心朋友很容易对对方产生信赖和依赖的感情的。

  在我们佛州之游三个月后,W再次邀我们一起回国,并去他的家乡一游。彼时天清气爽,正是秋游的好时机。

  ……

  尽管W在二伯的山庄给我们安排了住宿客房,但妻和我还是坚持先要去拜见W的父母——作为朋友的应有之义。

  W的父母见到儿子儿媳自由一番喜悦不提,他们对我和妻也热忱欢迎。W的父亲望去就如大多小学老师该有的风度,两鬓虽然已经灰白,但精神仍然健旺,不时的招呼我们喝茶,吃水果。W的母亲对影尤其亲切,加上小如,三人很快欢快的攀谈起来。我偷偷打量面前的三美图:W的母亲果然如W所说,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乍一见,我还以为是年长些的高圆圆!她一头秀发及肩,如象牙般白皙的脸上,淡淡的慵懒的神情象极了照片上的民国名媛;一身裁剪得当的衣服很少暴露,却难掩蓬勃的胸,肥硕的臀部也使她迥异于年轻的二女,她谈话时轻声慢语,绵柔可人,象陈年的酒,沁人心脾。相比之下,小如穿着牛仔,短袖,修长的腿,白的臂,胸前明显地的乳沟,处处都暴露着她的性感与活力。妻则越发的娴静优雅,两手交叠放于膝上,淡淡的笑着与二女交谈。当天中午宾主尽欢,天黑之前,我们告别了W的父母,乘车赶往山庄,入住W提前为我们预定的山庄客房。

  第二天上午,W的二伯匆匆赶来,说要为我们做导游,游览这四明山。初一见面,二伯面庞黝黑,脸上皱纹有如刀刻般,看上去的是猥琐,个头不高,颧骨上一个痦子,并有几个毛须从痦子上长出来,尽显匪气,一见之下,只愿离此人越远越好,我想妻也是如此想的。真是想不明白,小如后来怎会心甘情愿被此人奸弄,还有W的母亲,竟能忍受此人的胁迫与肏弄多年。

  W二伯对W热情的很,「咱们家的大才子回来啦!哦,还有侄儿媳妇。这两位一定是阿浩和夫人吧。」说着主动与我握手,接着去握住了妻伸出的柔荑!我的心一颤,眼角似乎看到二伯对我意味深长的一瞥;妻也触电般的缩回手。
  山上的林荫,溪流和鸟鸣的确让人流连忘返,妻也如飞出笼的雀儿般,与大家有说有笑。

  山顶最高处有一观景望远镜,妻雀跃着奔过去,试图通过望远镜看山下,却嚷道:「怎么是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W的二伯走过去,站在妻的身后,投进了一元硬币,双手握住妻扶着望远镜的手,调整着方向。「呐,再试一下。」此时我站的位置,恰恰能看见两人的侧面:妻微屈了双腿,挺翘起包在瘦身牛仔裤里的屁股,而二伯正在妻的身后,裆部距离妻的翘臀零距离!我的心跳漏跳了一下,分身也不由自主的变的半硬。
  中午在山顶远望山下的人烟,快乐的野餐,这欢乐的时光恍惚让我忘记了来此的初衷。野餐开始之前,二伯接到电话,支吾了两声,便对我们说有事先坐缆车下山了。等到我们四人回到住处,天已傍晚。进入山庄住宿大堂,却见W的母亲刚从楼上下来,W狐疑的看了一下楼梯正对的大卧房,我猜那就是二伯在山庄的豪华卧房了。小如和影迎上去,一人一边搀住了W母亲,嘁嘁喳喳兴奋的说起山上的景色美。晚饭已经备好,二伯领着瓶白酒也加入我们。

  「妈,您啥时候来的?」W边给母亲夹菜边问。

  「哦,我刚来~ 」:「你妈中午来的。」母亲与二伯同时回答道,但答案却有俩个。母亲又羞又急,红了脸。

  还好,二伯满不在乎的打岔。大家觥筹交错间,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尴尬。
  我与W酒量一向很好,席间白酒很快被喝完,继之喝起了啤酒。每人三瓶下肚,我,W,二伯开始频繁的跑起厕所来。中间W与二伯出去抽了根烟。

  我与W一起去厕所的时候:「我跟二伯说了」W悠悠的道。

  「。。。」我默然,并没有追问他对二伯说了什么。

  「他说,看到影就像看到当年我妈。他说很喜欢——影。」

  我似乎听见自己嘶的吸了口凉气。

  「他不会用强的,他要让影自己心甘情愿的爬上他的床,只要你不阻止。」
  我犹豫着,二伯腻味的脸,影甜美带着羞意的脸在我的脑海轮番交错的闪烁。
  「我不会阻止。」说出这话的同时,我的心口似针扎一般的疼了一下。
  「放心,二伯人虽渣,却从未食言,也不会犯浑的。回美国的时候,影一定毫发不少的。可是没有接触机会,二伯就是神仙也碰不着影的半片衣袖的,你就稍稍配合一下,比如说——-今晚来我们房间一起玩儿斗地主吗?」

  我神游万里,木木的点点头。

  ……

  四人在W的卧房一直轮流的玩儿斗地主到半夜12点,我们四人玩儿了一晚上斗地主,却越发的有精神,大家谁都不主动提出去睡觉。不知怎么开始的,好像是我去厕所蹲大号,听着外面扑扑腾腾的响动,接着是妻叫:「小如,你个死人,快松手啦。」出来的时候,就见W笑眯眯的看着小如只穿了内裤和文胸在跳艳舞,双手揽住妻,试图揭开妻裙子的系带。见我出来,小如美目流转,将妻推坐在W的腿上,双臂缠住我的脖子上,扭头冲着影说:「今晚浩哥是我的了,我老公让给你了。」

  妻的脸红的像块红布。

  W颤抖着手轻轻的将妻的上衣脱下,妻今天罕见的没有穿文胸。一双白兔哗的跳了出来,妻慌忙欲遮掩,却没有W手快,他快速的一手一只将一对乳儿握住。这边我也用手将小如的丁字裤撇开到一旁,细细的揉弄她的肉丘。

  突然,W做出嘘声的动作。隔壁传来说话的声音。

  「以后我跟儿子说话你少插嘴。」W母亲的声音。

  「你本来是中午来的嘛。」

  「W会猜出来的」

  「猜出什么?」

  「哼!」W母亲羞怒的声音。

  「你以为不说实话,W就猜不出我一下午都跟你在床上吗?好不容易W来山庄,你也可以找借口过来。小曼,你还是那么……我怎么就肏不够。」二伯说着粗鲁的摸上了W母亲的臀,大力的揉捏起来。

  「住手!我儿子在,不许你欺负我。」

  「嘿嘿,我侄儿喜欢看呢。我这当伯伯的教他做男人呢。再说他今晚」
  小如已经蹲下,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吞吐起来。而W则站在妻的身后,一只手捉住妻的手腕,将妻的双臂背到身后,一只手则端着巨大的肉棍在妻的腚沟里磨蹭,不时的将紫黑巨大的龟头捅进妻的肉屄里,每次牵连出一些蜜汁,不久就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妻压抑的声音响起来了,洁白的身子也随着W的插入和拔出而颤动,妻柔美的奶子甩出一阵阵的波浪。

  我想起W说过有暗门通向二伯的卧房,W与我心意相通,四人变缠绵边挪向那道带有小窗的暗门。W母亲醉人的呻吟逐渐增大,「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也清晰起来。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