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1)作者:御马迎风
字数:9035


          慧黠老闆娘~張麗如(二十一)


  賴俊偉連呼吸都疼痛,雙眼感到了莫名的酸楚,喉嚨如同被一根繩索勒住了一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畫面突然停止不動了!原來是楊野按下了暫停鍵,而畫面正好停在乳白色的精液,從飽遭摧殘的小嫩穴裡,滴下來的一剎那。

  楊野走到牢籠前,微笑著問道:「感覺怎麼樣?精不精彩?」

  「畜牲!她是被你強迫的……我要殺了你……」賴俊偉雙眼通紅,咬牙切齒地怒罵著。

  「哈!哈!哈!」楊野得意的笑道:「難道你還看不出她有多滿足嗎?」
  「混蛋!你不得好死……」賴俊偉一邊掙扎、一邊大聲咒罵.

  「受不了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是個大傻瓜,娶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還自以為是的不緊緊地看牢她,她現在才給你戴綠帽子,也算是對得起你了!我就不明白,當初她怎麼會嫁給你這樣的大白癡!」

  楊野的最後一句話,重重的撞擊在賴俊偉的心口上,是啊,當初,張麗如為什麼會嫁給自己呢?自己在眾多追求者裡並不出色,她為什麼會選擇自己呢?
  賴俊偉無語了,曾經自以為的幸福,曾經自以為的驕傲,到頭來,卻是一生無盡的恥辱!但是,不甘心,他不甘心,他死也不甘心。

  「我看你還是放棄吧!」楊野繼續說道:「簽了離婚協議書,回去另外找一個女人結婚吧。」

  「不,不可能!我死都不會簽……她不走,我也絕對不會走……」賴俊偉發瘋似的喊叫著。

  「哼!隨便你。」楊野無所謂地說道。

  賴俊偉咬緊牙關,猶如一頭發怒的野獸般,狠狠地盯著楊野,彷彿要將他剝皮拆骨一樣。

  楊野微微一笑,說道:「既然不想走,那……你就繼續看吧!」

  話才說完,楊野便按下了遙控器的播放鍵.

  第二段影片開始播放……

  賴俊偉兩眼通紅地看著電視螢幕,死死地盯著裏面那令人血脈賁張的淫穢畫面!

  房間裏的燈光,既明亮又清晰,將其中的曖昧表露無遺.

  偌大的沙發上,只見心愛的妻子張麗如,一雙柔荑正扶住楊野結實的肩膀,跨坐在他的雙腿之上,她婀娜多姿的肉體上,只有一條淺藍色的浴巾,此時已經半掩半露,僅堪遮住那飽滿彈翹的臀肉,而裸露在外的柔嫩肌膚,此刻在燈光的映照下,顯得那麼晶瑩透亮。

  只見楊野一雙粗糙的大手,摟著心愛妻子的細柳蠻腰,不停地來回愛撫著,他的臉深埋在張麗如那對挺拔白皙的豐滿乳房之間,下半身藉由沙發的彈力,正一下接著一下地朝上有規律的挺動著,從電視的音箱裡,忠實地呈現出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柔媚的嬌吟以及肉與肉的碰撞聲。

  畫面中的楊野,突然一把扯落礙事的浴巾,接著他的色手,從張麗如那光滑細嫩的大腿,逐漸撫摸上了柔膩豐腴的雪白臀肉,更時不時地伸出中指,按揉著那朵精緻誘人的小菊花。

  「啊……」每當肛門菊穴遭受偷襲,張麗如都會難以克制地猛仰螓首,發出一聲高亢的媚啼。

  楊野一邊加快了頂送的速度、一邊騰出了左手,握住張麗如那飽滿挺拔的乳肉,不停地撫摸揉捏起來。

  張麗如好似波浪般的長髮,此刻也隨著楊野越來越快的抽插速度,不停地四散飄揚.

  因為張麗如是背對著鏡頭,所以賴俊偉根本看不到心愛妻子的表情。只能從她激烈扭動著如水蛇般的纖腰,抵死逢迎著楊野的動作,在淌血的內心深處,勾勒出他們此刻肉體的感覺……

  而此時,楊野早已經悄悄地離開了……

 *********************************
  張麗如獨自坐在床沿,一顆芳心早已經紊亂不堪……

  這種感覺就像她的心,被人用利刃狠狠地剜出來一樣,曾經,賴俊偉是她的一切,是自己託付終身的男人!可是以後……以後自己該怎麼辦?

  突然房門打開了,只見一個男人意氣風發地走了進來。

  「你到底還想怎樣?」張麗如明媚的雙眸,含著淚水,對著走進房間來的男人質問道:「你已經把我從他身邊奪走,我已經是你的人了,這還不夠嗎?」
  「是他自己不放棄,關我什麼事?」楊野若無其事地回答道。

  「你就直接把他趕回去!」張麗如腦海裡早已經亂成一片,對著男人吼道。
  「那怎麼行!」楊野淡淡地說道:「萬一他想不開跑去報警,怎麼辦?」
  「我到底該怎麼辦?」張麗如閉上了水靈柔媚的雙眸,淚水終於無聲地滑落下來。

  楊野走到了床邊,在美豔人妻的身邊坐了下來,摟住了她纖細的小蠻腰,說道:「辦法是有,就看妳願不願意配合了?」

  張麗如拭去香腮上的淚珠,急忙轉頭問道:「什麼辦法?」

  楊野搖了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太麻煩了,直接挖個坑把他埋了,比較快。」

  「不……」張麗如淒厲一叫:「別……別傷害他,我什麼都答應你,只求你別殺他。」

  「妳還有什麼本錢跟我談條件?」楊野斜睨著美少婦,問道。

  張麗如聞言不由得一愣,臉色淒然地想著,「是啊!我還有什麼資格跟他談條件?」想起自己的身子,早已經被他玩遍、玩爛了,還能怎樣保住丈夫的性命呢?除非……

  腦海裡突然靈光一閃!隨即,張麗如一臉下定決心的表情,堅定地說道:「只要你答應不殺他,讓他平安離開……我就答應你!」

  「答應我什麼?」楊野勝券在握地問道。

  張麗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面無表情地說道:「嫁給你!」

  「真的?」楊野欣喜若狂地問道。

  「嗯!」張麗如輕輕地點了點螓首。

  「哈哈哈哈……」楊野仰頭大笑,一把將張麗如的嬌軀摟了過來,在她吹彈可破的香腮上,吻了一下,「妳不是說過怎樣都不會嫁給我這個二世祖嗎?現在呢?還不是乖乖就範了!哈哈哈……」

  羞愧無比的張麗如,一聲不響,只是緊閉著那雙美眸,任由楊野將自己的身子摟在懷裡.

  直到楊野的笑聲停止,張麗如才開口問道:「你……答不答應?」

  「當然答應!不過……」楊野接著說道:「要想讓他死了這條心,乖乖離開這裡,妳得完全聽我的,一定能讓他對妳徹底死了這條心……」

  「我需要怎麼配合你?」張麗如疑惑地問道。

  楊野一邊舔舐著張麗如的耳垂、一邊小聲的說道……

  聽完楊野的話,張麗如的嬌軀猛然一顫,否決道:「不!不可以,這麼做對他太殘忍了……」

  「那就算了!」楊野一臉無所謂,說道:「妳自己考慮清楚。」

  張麗如不由得六神無主,一雙嬌嫩的小手,緊緊地糾結在一起。

  「其實……他受的傷害還少嗎?」楊野平靜的說道:「他看了那麼多妳被我幹的鏡頭,妳那淫蕩的表情、淫婦的模樣,對他的傷害還不夠嗎?長痛不如短痛啊!」

  張麗如默默地承受著楊野言語上的羞辱,思緒紛亂無比,「我自己做過的事情,我自己必須承擔,不能讓俊偉為我承受這一切……」

  她曾經以為自己只要默默地忍受楊野的姦辱,等到時間長了,他對自己的身子膩了、厭了,一切就會平淡下來!就算自己受到再不堪的屈辱,那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現在的她,一心只想保住丈夫的性命!因為張麗如明白,自己帶給賴俊偉的傷害,已經太多了。

  「他說的對,長痛不如短痛。」張麗如終於下定了決心,對楊野說道:「那好,就依你的意思。」

  楊野心中狂喜,站起身來說道:「那從明天開始,我們就進行排練,妳可要乖乖聽話,越早完成,他就越早脫離苦海!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張麗如連連點頭,眸底閃爍著異樣的悲傷,但是她極力的克制自己,她不想哭出來。

  楊野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對著嬌滴滴的美人兒招了招手,隨後向地上一指。
  張麗如明白了男人的意思,輕移蓮步來到楊野的身前,盈盈地跪了下去,將螓首緩緩地靠在楊野的大腿之上,婉如一隻溫馴的小貓咪!

  面對楊野的羞辱,她沒有任何辦法反抗,因為對手實在太過強大了。

  「乖乖的聽話,才是妳唯一的選擇啊……」楊野微笑地說著,接著伸出了手臂,撫摸著跪在腳邊人妻少婦的秀髮,然後輕輕地將她的螓首,移向自己的兩腿之間……

  飽經調教的張麗如,隨即明白了楊野的意思,忍不住望了男人一眼,隨即伸出雙手,解開了他的腰帶。

  楊野也配合著略微挺起那自己的屁股,方便張麗如脫下他的褲子,然後再褪掉他的內褲……

  那曾經帶給自己無數屈辱、無盡高潮,讓自己生不如死的猙獰巨棒,近距離地躍進自己的眼裡!略一遲疑,隨即張麗如將螓首埋入了楊野雙腿之間,盡可能地張大自己的小嘴,將那隻巨大的肉棒,溫柔地含進嘴裡.

  「呼……」一陣舒爽傳來,楊野這才露出勝利的笑容,伸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髮絲,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張麗如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命運,自己是屬於他所擁有的女人,命中註定無法抗拒這個男人,唯有順從……

 *********************************
  接下來的幾天,身處牢籠之中的賴俊偉,雖然沒有再遭受虐打,但是他依舊是度日如年。

  他不知道自己這幾天的平安,是妻子的犧牲換取而來的,更不知道愛妻正遭受到最不堪的『訓練』。

  這幾天楊野與妻子都不曾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賴俊偉心急如焚,只想再見到張麗如!每每想起妻子與楊野茍且的錄影鏡頭,他的整個心臟,就彷彿被千萬把利刃狠刮猛刺,那揪心剔骨般的劇痛,漫延著每一條神經,幾乎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難道妳就這樣背叛我們的婚姻,傷害我們的愛情嗎?」賴俊偉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心裡吶喊著。

  想到本應自己『獨享』的一切,如今,『所有權』已經屬於另一個男人,他的心中就塞滿了憤怒、嫉恨,以及濃烈至極的不甘心。

  「我深愛的妻子回不去了?我的愛情失去了?我的家庭破碎了?我的世界毀滅了?」賴俊偉痛苦的在心中哭嚎著,全身早已失去了力量,順著倚靠的牆壁,轟然橫倒。

  那熟悉的感覺,牽引著賴俊偉的心,他在心裏呐喊著,妳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將妳搶去,妳只屬於我,只屬於我一個人!

  可是……就算將妻子奪了回來,自己真的能夠與她重新生活嗎?妻子在楊野的胯下婉轉承歡時,那淫姿媚態、那嬌聲浪吟,一幕幕湧上心頭,自己根本無法阻止。

  賴俊偉感覺到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彷彿有一雙無形的魔手,緊緊地扼住自己的咽喉,使他的呼吸困難異常!他很想去問問蒼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而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還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不管未來如何,先將妻子奪回來再說,否則,自己死也不甘願!

  「我不會放棄……我絕不會放棄……不會……」賴俊偉覺得自己好疲倦,意識漸漸不清,在喃喃自語中,昏睡過去……

 *********************************
  夜已深,四周顯得寧靜非常,又靜得令人害怕。

  一道淒婉的身影,赤裸著纖美的雙足,踩在冰冷的高級地磚上,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曼妙仙子,緩緩地接近囚籠……

  張麗如的身上,僅僅穿著一件楊野的長袖襯衫,遮掩住她那飽受開發調教的誘人肉體,長袖襯衫的下擺,勉強到達膝蓋,堪堪遮住了她那白皙迷人的大腿,而下半身卻是不著片縷.

  昏暗的燈光,照射在她令人窒息的嬌靨上,細嫩水潤的肌膚,泛著淡淡的柔光,那一頭黑亮濕潤的秀髮,微微地披散在張麗如的右肩上,使得整個畫面看上去,十分的唯美動人!

  來到了囚籠前,張麗如原本平靜無波的臉色,立刻變得黯淡下來。

  柔若無骨的婀娜嬌軀,依靠在那一根根比她小腿還粗的不鏽鋼管上,張麗如的身子緩緩地向下滑去,直到整個人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冰冷的寒意,從她佈滿指痕與吻痕的臀肉上傳來……不冷!張麗如一點也感覺不到寒冷,因為她的心更冷,甚至冷到了失去知覺.

  張麗如伸長了藕白纖弱的手臂,從兩根柵欄中間穿了過去,想要觸摸一下牢籠裡的男人!可是不論她如何的努力,卻總是差了一個手掌的距離.

  一扇柵欄,阻隔了曾經相愛的兩個人。

  雖然近在咫尺,卻是咫尺天涯!

  張麗如淒然一笑,覺得自己真笨,她已經是那個男人的『擁有物』,楊野又怎麼會讓自己去接觸到別的男人!

  「從來不曾想放手,卻怕再也握不住。」螓首斜倚著柵欄,無聲的淚水滑落,張麗如痛苦哀戚地說道。

  她深情凝望著結縭三年多的丈夫,一雙手抓在不鏽鋼管上,從發白的指節看來,就知道她抓得有多用力!她好恨,恨這些冷冰冰的鋼鐵,生生地阻斷了自己與丈夫的聚首。

  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接近,但是……此時卻又感覺到如此的遙遠!

  張麗如心痛猶似刀割,她不明白蒼天為什麼如此殘忍,讓一對相愛的夫妻,彼此的距離那麼地接近,卻又讓他們無法觸摸得到。

  一陣傷悲之後,張麗如拭去了臉蛋上的淚水,對著人事不知的賴俊偉,不管他是否能聽見、能明白,娓娓地低訴著這段時間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別再為難自己了……俊偉,放手吧!」張麗如的美靨上,散發著從未有過的溫柔,「學會了遺忘,你才能從新開始……」

  話一說完,張麗如覺得自己的心,被撕了開來,血淋淋!她努力地深呼吸了幾下,接著說道:「全新的開始,才是真正的未來……而我……已經沒有那個未來了……」

  現實無情的世界,究竟是現實無情,還是世界無情?

  張麗如無法理解,更無法抗拒,唯有承受……

  「今天,你還是我的丈夫,而從明天開始,你我再無任何瓜葛,因為……我將成為別人的妻子……就讓我再喊你一句……」張麗如忍著盈眶的淚水,那好比白玉般的小貝齒咬著下唇,咬出了細小、整齊的齒痕。

  張麗如撫平了情緒之後,輕聲地喊道:「老公……」

  聲音雖輕,卻是那麼的驚心動魄!兩個字,飽含著滿滿的愛意與不捨、心痛與糾葛,令聞者動容、見者淚流。

  「夜,好寧靜、好深沉……夜,能去拭我的淚,能否化去你的恨呢?俊偉啊……」喃喃自言、淒美動人,張麗如難受地閉上深邃瀲灩的美眸。

  那絕美的嬌靨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卻是流下了一顆淒楚的淚珠!

  淚珠滑過她的俏臉,在細嫩水潤的肌膚上,留下一道淡淡的水痕,使得她原本精緻無瑕的臉蛋上,憑添了幾許唯美的柔感。

  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讓她得到了很多的想法。

  這幾個月來,張麗如一直都在反覆地思考著一個問題!如果當初不是因為楊野,她可能還不會意識到自己對賴俊偉,原來已經有了這麼深的感情!

  婚前兩年的交往,加上三年的婚姻,在這段堅持了五年的愛情裡,她一直都認為,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賴俊偉愛她,更勝過了自己愛他,所以,她一直主觀的以為,丈夫對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更是他應該做的。
  曾經的她,是那麼地高傲、那麼地強勢!對家裡的一切事情,都是頤指氣使,在賴俊偉和她的生活之中,她一直都覺得,他應該是多遷就自己的那一方!
  她的事業心重,所以一結婚後,在短短的三年之間,完成了生兩個孩子的任務,就急匆匆地拋下家庭的一切,重回工作崗位。

  可是自從被迫『出軌』以後,她才深深地覺得,婚姻是需要兩個人共同來經營的,並不是一個人無條件的忍讓和付出,她一次次的想過將這件事儘快結束,然後重歸家庭!只要能回到過去平靜、幸福的生活,她願意放棄一切,包括她的事業!

  可是現實總是那麼不盡如人如意,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怎樣就能怎樣的,那個充滿掠奪、獨佔慾望的男人,對自己肉體痴迷的程度,是絕不可能放過自己的。

  滿滿的愧疚、滿滿的不捨、滿滿的悔恨,佈滿了張麗如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她覺得自己好累、好累!她多麼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卻又害怕這一切的結束。
  腦海逐漸渾沌,張麗如慢慢地進入睡夢之中,嬌豔欲滴的嫣紅櫻唇,發出了款款夢囈:「明天……希望明天永遠不會來……」

 *********************************
  終於,不願到來的明天,還是到來了!

  一大早,楊野的手下們便忙碌起來,只見他們將一組精美的大床,搬進囚禁賴俊偉的房間,然後忙碌地組合起來;接著又搬來一口箱子,放置在床邊。
  賴俊偉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感覺到隱隱地不安……

  而此時,在另一個房間裡面,身穿浴袍的張麗如,正端坐在化妝台前,兩位年約四十多歲的女人,一個正在為她梳頭,另一個正在為她化妝.

  「夫人,妳的頭髮質地真好,又柔又順。」髮型師一邊做著造型、一邊讚嘆道。

  「是啊,妳看,夫人的膚質也是,又白又嫩。」彩妝師更是讚不絕口。
  「謝謝……」張麗如雙眸依然輕闔,敷衍了一句。

  「是真的!」彩妝師一邊上著粉底、一邊說道:「我在這行也做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皮膚呢!」

  「沒錯、沒錯,夫人真的是國色天香、貌美如花……」髮型師忍不住說道。
  「……」張麗如彷若未聞、未發一語.

  「夫人,妳的眼睫毛根根分明,而且向上微翹,比裝假睫毛好看得太多了,我看就別用假的了。」彩妝師一邊端詳著、一邊問道。

  「嗯!」張麗如根本心不在焉。

  「夫人,妳的唇膏想用什麼顏色?」彩妝師接著問道。

  「隨便!」張麗如早已經有些不耐,但是又覺得自己有些無禮,於是接著說道:「妳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吧!我都沒有意見!對不起,我的頭有點疼,不想說話。」

  「喔!知道了。」彩妝師有些自討沒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完成了妝扮。

  「國色天香……貌美如花……呵!」張麗如緩緩地睜開了美眸,看到了鏡中的花容月貌,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喃喃自語著:「美麗……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罪孽……」

 *********************************
  楊野早就西裝畢挺地來到這裡,面帶微笑地看著牢籠裡,身上一絲不掛的賴俊偉。

  賴俊偉毫不畏懼地怒視著楊野,雖然一言不發,但眼神裡流露出來的殺氣,卻是無比的熾熱。

  雙方一直這樣對峙著,時間也在無聲的流逝著……直到開門的聲音響起。
  房間的大門打開了,在悠揚的結婚進行曲伴奏之下,一位嬌艷欲滴的新娘子,由門外緩緩地走了進來。

  新郎的長相普通、乏善可陳!新娘就完全不同了,那豔光四射的美,使得在場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呼吸!

  這個令所有人垂涎的絕色新娘,嬌媚無雙的俏臉上,化上了精緻的新娘彩妝,在嫩白的香腮上,滲透出淡淡的暈紅;一雙美眸半開半闔著,細長向上微捲的睫毛,正輕輕地顫動著;秀挺的小瑤鼻下,點綴著薄巧嫣紅的誘人櫻唇,那潤澤的鮮紅唇色,勾動著每一個男人,急欲品嚐的衝動。

  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高高地向上綰起,一只高貴脫俗的后冠,將白色的新娘頭紗,固定在螓首之上。

  修長雪白的粉頸上,戴著一條名貴的白金鑽石項鏈;完美無瑕的耳垂上,更是帶著一對圓形的大耳環,耳環上鑲嵌著兩個明顯的大字~『楊野』。

  露肩無吊帶的純白色低胸婚紗,將一對傲人的雪嫩乳房,溫柔地托起,高挺無瑕的酥胸上半部,裸露著令人目炫神馳的白嫩乳肉!而且除了遮住嬌嫩乳頭的位置之外,酥胸的下半部,全是細緻的鏤空設計,彷彿能透視到那彈手的嫩肌滑膚,整套婚紗帶給人們的感覺,有著說不出的高貴、大方、性感與魅惑。

  婚紗的下半身,更是讓人拍案驚豔,前半部彷彿是迷你蓬裙的設計,材質更是半透明的薄紗,主要是為了展示出那修長嫩滑的一雙完美玉腿!精巧的細跟高跟鞋,將裹著透明吊帶絲襪的雙腿,襯托得更加直挺柔美;而婚紗的後半部,則是拖曳在地的長襬紗裙。

  薄紗就像是一層淡淡的霧氣,完全遮擋不住新娘子的下半身,透明的絲襪美腿以及豐腴彈挺的雪膩臀肉,強烈地挑逗著男人的視覺神經;更令人鼻血直流的是,嬌滴滴的新嫁娘張麗如,竟然沒穿內褲,隱隱若現的一簇墨黑色,在潔白婚紗的遮掩下,顯得格外地誘人、格外地淫靡。

  豔麗無儔的新娘張麗如,就穿著這套絕無僅有的白色婚紗,戴著白紗長筒手套的一雙柔荑,輕捧著一束華貴高雅的新娘捧花,蓮步輕挪地走到『丈夫』楊野的身畔。

  楊野立即伸出手臂,緊緊地摟住『愛妻』張麗如那纖細嬌美的小蠻腰。
  一個已經有丈夫的人妻少婦,穿著這樣的婚紗,在自己身陷囹圄的丈夫面前,和另外一個男人舉行神聖的婚禮!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幅情景?

  為愛而嫁、所嫁非愛!這對張麗如而言,又是何等的折磨、何等的煎熬。
  莊嚴的婚禮進行曲,彷彿穿腦魔咒一般,令賴俊偉頭痛欲裂;而當自己的妻子,盈盈走來的時候,高跟鞋碰撞地板的聲音,每一聲都重重地敲擊在他正在滴血的心臟上。

  思緒不由自主地回到當年,自己與張麗如結婚那天……

  妻子一襲白色婚紗,雖然保守但絲毫不減其驗豔色,她緊緊地依偎在自己的身旁,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是那麼的美麗動人!她的眼眸,明亮的就像是鑽石一般,炯炯有神、深情楚楚!不斷地正朝著自己溫柔地笑著。

  突然,腦海中的回憶一變,浮現出自己的妻子,神色嬌羞地躺在自己身下,深情地凝視著自己,然後伸出如藕的雪白雙臂,用力摟緊自己的脖頸,而自己壓在她的赤裸裸的嬌軀上,一點一點地輕啄著她的薄唇,然後緩緩地將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她的私密處,在妻子的嬌聲呼痛中,與她合為一體.

  風雨過後,留下的是一床的凌亂,那床單上的斑斑乾漬與幾許暗紅血跡,在在說明了自己已經完全地擁有了她,他將成為男人們嫉妒的對象,那心中不知所謂的虛榮感,膨脹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麼地優越、那麼地驕傲、那麼地自豪!

  當她一進門,看到牢籠裡赤身露體的『前夫』,那雙冰冷地毫無感情色彩的眼神,使得張麗如的芳心,感到一陣無比的刺痛。

  美豔無儔的新娘張麗如,緩緩地閉上絕望的雙眸,在心中對著賴俊偉說:「俊偉,請你原諒我,這是唯一能讓你死心,能讓你活下去的辦法,我不能再連累你了,因為我不想你遭遇生命危險,楊野實在太可怕、太強大了!我不能讓你有一點閃失,我們的孩子還需要人來照顧!他們已經註定要失去母親,我不能讓他們再沒了父親!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吧!即使因為這件事情,必須以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在所不惜!我愛你!俊偉,請你好好活下去!答應我,好嗎?」

  「老婆,妳還有話要對他說嗎?」楊野得意地問道。

  「嗯,請……請夫君允許……」張麗如羞不可遏地輕聲道。

  「沒問題!」楊野吻了一下新娘子暈紅的香腮,大方地說道:「但是要長話短說,我已經快忍不住想要跟妳洞房了。」

  「多謝夫君允許!請夫君……忍耐一下。」張麗如聲如蚊蚋地說道。

  「去吧!」楊野放開了嬌滴滴的新娘子。

  張麗如向前邁出了第一步……

  「俊偉,我能感受到你的痛,緊緊按住你的心窩吧……」對著眼前的丈夫,張麗如在內心裡悲苦地說道。

  張麗如接著走出了第二步……

  「一個女人能被一個男人深愛是幸福的,但是……命運卻註定讓兩個男人深愛著我,讓我屬於這兩個男人,卻不允許我有選擇的權力……是悲哀……是不幸!」張麗如悲痛地繼續在芳心深處,對著他泣訴:「你溫柔的愛……他霸道的愛……對我有著兩種不同的意義,但……都是愛,都是我無法承受的愛……」

  千言萬語,只能在心中低吟,是不願更是不能,她知道自己雖然苦,但是……丈夫比自己更苦!

  終於,來到牢籠前,張麗如深吸一口氣,平靜地開口說道:「你現在應該死心了吧,我已經是楊野的妻子,我已經不再愛你,也請你忘了我。」

  賴俊偉咬牙切齒地問道:「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的愛情就這麼脆弱,妳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我只想得到一個答案。」

  張麗如心如刀割,淒然笑道:「你不是想得到一個答案,你只是想得到一個理由,一個保住你最後一絲尊嚴的理由……」

  「不!」賴俊偉冷靜下來,說道:「只要妳跟我回去,我什麼都不問,一切都當作沒發生過,好嗎?」

  「不可能!」張麗如粉頸低垂,語氣冷淡地說道:「就算你可以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我卻不行!更何況,我不相信有男人會不介意這種事,你現在會這麼說,只因為你不甘心,不甘心有人將我奪走。」

  「不,不!我沒有不甘心。」賴俊偉連忙說道:「妳跟我回去,我陪妳去醫院將肚子裡的孩子拿掉,我們就可以恢復從前的生活。」

  聽見要她拿掉孩子,張麗如驚慌地退了一步,「好了,不管你有沒有不甘心,那是你的事情,不關我的事!但是我肚子裡的孩子,是我丈夫楊野的骨肉,留不留只有他能決定!」

  「麗如,為了我們的孩子,為了我們的家,我們可以重頭再來。」賴俊偉苦苦央求道。

  「不可能的。」張麗如表情淡漠,眸裡卻充滿了悲傷。

  「我不能沒有妳,孩子也不能沒有妳!麗如,跟我回家吧。」賴俊偉依舊不願死心。

  「別再說了,簽了協議書,你快走吧!」張麗如一邊說著,一邊走回了楊野的身邊。

              《未完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